于2005年试水的信贷资产证券化,近期传出重启消息,虽然额度只有区区500亿,但仍值得警惕。

在中国当下,金融资本成为一股重要的力量,推动改革措施的制定。无论是混业的金控,还是现今的信贷资产证券化,都是如此。这些本来早已被驱动的改革,因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而一度停滞,但现在,人们已经忘记了金融危机的伤痛,各种此前被叫停的改革又开始兴起。

银行本来有自己完备的风险管理机制,贷款审核、旁大款旁垄断、旁政府,还有连年的股市增发融资,况且还有利差养育他们,而他们显然不满足于这些,他们要的更多。这就是信贷资产证券化。

据报道,央行、银监会、财政部已于近日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有关事项的通知》。

新规鼓励国家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贷款、涉农贷款、中小企业贷款、经清理合规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这意味着,这些老少边穷,可能会出问题的贷款,将可以通过信贷资产证券化打包再卖一次。

虽然新规也增加了一些貌似审慎性规定,如强制发起机构风险自留,信贷资产证券必须进行”双评级”。但显然,这些不能根本制约信贷资产证券化以转移银行风险为主要目的的企图。

过去,银信合作是银行开辟不受表内业务监管的新业务,通过卖信托产品获取更高的利润。而今,资产证券化则是把风险较高的贷款装进资产池,再重新卖一遍,从而转移风险。好处均被银行占尽,他们还要口口声声反对利率市场化。哪有如此道理?

不过,目前的重启根本制度无大改,也即并未大规模推行。如资产支持证券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上发行和交易。如,信托投资公司所有者权益项下依照规定可以运用的资金以及信托项下委托人不为自然人的信托资金,可以投资于资产支持证券。信托投资公司所有者权益项下资产支持证券的投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50%,自用固定资产、股权投资和资产支持证券的投资余额总和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80%。

银行间债券市场参与者和银行机构的法人委托相对是风险识别能力较强的人士,范围相对较小。但是,如果一旦扩展或者变相扩展到普通散户,那么未来风险不可估量。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