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德国社会民主党著名理论家、《新社会》(Neue Gesellschaft)杂志主编Thomas Meyer教授在北大国关学院作的小范围讲座记录。
Thomas Meyer在全球政治力量的比较视野下,简略介绍了社会民主主义的基本理论,并且讲述了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新近进展。Thomas Meyer(右)和他的翻译。2008年5月30日

1987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以后多次来中国。
我的这个讲座应当是经验交流,因为我不相信欧洲人是其他人的老师,今天到这里只是进行经验交流。另外,我是从理论的角度谈,而非政党干部的角色介绍。

一、全球三种政治力量
在欧洲,很多人忘记了自己的历史,花了250年才建立民主制度,从经济发展到稳定的民主制度,这个过程。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有谈话的基础。
大家可能都知道,1989年,苏联解体后,美国的一位学者说,自由民主已经在世界确定,制度竞争已经结束。这个观点在当时比较有名,很长时间影响了西方对这一问题的讨论,但我认为这是错误的理论。
如果我们看一下今天的世界,全球有三种政治力量在争夺影响:
首先是自由民主制度,自由民主制度包括种,一种是以美国的新自由主义,一种是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这两种制度体系,看起来是一样的,基础的制度框架都是自由的。但两种制度经常相互冲突。
新自由主义尊重市场的力量,却忽视政治因素对市场进行良性引导。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趋势。这个方案从上世纪70年代后逐渐被各国实施,背景是全球化。
第三种力量是宗教极端国家。正是由于市场在当今世界的绝对主导地位,市场导致了一些价值丧失,导致贫困、失业,很多人想找到这两种制度的另外模式,也即第三条道路,宗教极端模式。当然,市场极端和宗教极端都很不好。
欧洲社会民主主义与这些不一样,更强调社会参与。社会民主主义是在长期的工人运动中形成,在理论发展中形成,在一些国家已被完全采用。这是完全不同于美国的制度。
现在,全球有这样一项研究,宗教极端的形成原因,是社会不稳定性和不安全性所致。而社会民主主义既屏弃市场极端,又屏弃宗教极端。

二、联合国基本权利宪章的两种权利
联合国在1966年通过了联合国基本权利宪章,很多方面是社会斗争发展的结果。中国已经旅行了第一部分“社会经济与文化公约”,也正积极准备参加第二部分公民政治权利公约。
“基本权利”的第一部分,首先是社会权利,一个人权利的实现,必须建立在物质的保障基础之上,比如就业,获得报酬等等,合理工资等等。我不想就这个公约内容进行理论探讨。这些已经在国际法层面被实施。
第二部分是公民权利,言论,集会,参与本国政治的自由等等。还规定了思想自由,但思想自由也同样要有物质方面的自由为保障,如不被随便逮捕等等。
这个公约已经被一百四十八九个国家批准。

三、新自由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
但是,新自由主义者们认为,只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才是最重要的权利,只有实现了这些权利才能实现民主制度。在这个理论里,财产权是最重要的权利。在这样的理论里没有社会公民权利,即要保障所有公民,所有社会成员,对社会的参与,对人的尊严的维护,没有社会公民权利,就难以谈得上真正的社会民主。
市场是最重要的分配手段,决定机会均等和社会物质财富的分配。另外,在国际层面,保障已形成的世界市场体系。华盛顿共识,世行对贷款的一定条件,都是新自由主义的实践。在理论界,称这样的民主是新自由主义。把形式的自由凌驾于资源分配的自由之上。
与新自由主义相对的,是社会民主主义,主要是欧盟,其他国家也得到一定程度实现。社会民主主义认为,民主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公民政治权利,二是社会权利。两者结合起来才能保障自由,另一方面保障平等。
这个首先在德国建立的思想体系,不断发展,被固定下来。这是对美国新自由主义的反映,针对新自由主义造成的贫困、失业和社会不公。通过这个模式,让很多人重新融入社会。

四、社会民主主义实现目标的途径
这也是社会民主主义的目标,把所有人纳入社会中,尽可能避免失业、贫困和社会不公。为实现这些目标,社会民主主义有一套机制。
第一,经济领域,财产作为生产物资必须有社会责任,必须有社会监管,如果放弃这些是不行的。在德国宪法中有这样的表述,国家保护私有财产,但财产必须受惠于社会所有人。市场本身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只有通过这个手段达到目的。市场本身不会承担社会责任,让其承担社会责任必须对其实行监管。
当然,如何对市场进行监管,有不同的道路,即使在欧洲各国也各不相同,经济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提供服务的工具。
第二,为市场设定框架条件,应在福利国家的条件下。社会福利国家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另一个标准。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得到社会的保护和国家的帮助。公民除此外,还有受教育的权利,从很小的时候,到成人,等等。还有获得健康,获得社会保险的权利。只有具备以上各项权利的人,才称得上自由公民,才能成为民主社会的组成部分。
但在政治经济学中,不仅是单纯地提供福利,还要保证生产功能,两者是合二为一的。如果你关注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坚持社会福利原则,又发展好经济,这是社会民主主义理论和实践中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

五、汉堡党纲
刚才,我是作为一个学者中立地讲述这个问题,下面请允许我介绍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情况。
德国社会民主党最近在汉堡会议上通过了“汉堡党纲”,提出了“预防性的社会民主主义理论”,在保护社会成员免受贫困的同时,力求让个人获得能自主生活的能力。这个党纲的基本理论是,在全球化时代保障全民的参与,等等。其中写了这么一条,21世纪的社会政策,最重要的是教育,从2到3岁,而且一生都能获得教育,失业的人应当通过学习找到工作岗位。
现在面临全球化时代,市场全球化,社会民主主义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使市场具有协调性,成为有规制的市场。当然,社会福利国家有不同的标准,有中等,有高等。在欧洲就有斯洛文尼亚半岛(音,不准确),英国,欧洲大陆,地中海模式等等。但宗旨都是相同的,保证人有尊严地生活,并参与本国政治。

六、社会福利水平测评,美国倒数第一
1966年的联合国权利县长,也规定了保证公民的基本经济权利,但没有规定保障到多大程度,只是指明了一个方向,国家有义务保障公民经济权利。
通过世界经济合作组织的数据,社会民主主义设计了一个衡量各个国家社会福利水平的指标,等级上分为好,一般,差等等。评价指标包括,这个国家是否在宪法层面上确定了社会福利国家方向?国家是否保障了公民的政治参与?是否有完善的市场规制制度?在公司中,是否有集体的决策……。此外的指标还有,贫困率,就业率,受教育程度,收入差异程度。
当然,要说明的是,这些比较都直接依赖于世界经济合作组织的数据,只包括具有数据的国家。
经过评测发现,瑞典、荷兰和奥地利,我们称之为社会福利程度最高的国家。但可惜的是德国不在其中。德国、日本、法国是中等国家。还有一些刚刚达到标准,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另外,一些几乎不能得分,美国和爱尔兰。美国,只有就业率得分,恰的所有领域,如不均等,贫困率都几乎不得分。所有参与的国家中,美国和爱尔兰排名最末尾。
如何解释这种现象,美国得分靠末。因为他不想这样做,不想靠前。(笑)其他国家,想做,但因为资源等原因而达不到。美国为这种发展模式付出了很大代价,美国千人在监狱的人数是欧洲的17倍。在美国的一些州,许多人因犯罪失去选举权,他们已不是完整意义的公民。美国在宗教方面是虔诚的,90%的基督徒,40%十分虔诚。
当然,在美国也存在积极的力量,可能改变这一状况,美国历史上的罗斯福总统,和60年代的一位总统做过努力。
总之,社会民主党既保障公民权利,又对市场进行规制协调。

七、提问阶段的简单记录:

1, 为什么叫社会民主主义而不叫民主社会主义。
Thomas Meyer说,因为有东德及其他社会主义失败的教训,如果说目的是实现社会主义,那么要跟人解释2个小时。而实质上,两者没有区别,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形式的区别。
2, 比较共产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共产主义重视社会经济权利,但却抹杀公民政治权利。
新自由主义重视公民政治权利,但却忽视社会经济权利。
而社会民主主义却能取两者之所长,避两者之所短。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