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读几本研究社会群体心态的书,这次算是现场观摩。群体行为和冲突是门学问,中国的个案不少,却鲜有公开研究分析。我想到了采访台湾的立法委员邱毅讲述冲撞法院的举动,那时同样是人潮汹涌。人潮汹涌常规化的时代迟早要到来,如果政府还不能自觉地意识到这一问题,社会暴力冲突将会急剧增多。

昨天不到5点我就到了北土城西路,北三环往北靠近德胜门的一个路口就开始实行交通管制,我刚好早到一会。北土城西路和北辰路交界口离鸟巢不到一公里,可以直视鸟巢边上的大屏幕建筑。我在这里观察。

(一)无聊的人群需要挑逗
起初人不多,稀稀拉拉,警察和保安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边上的人也不算多,不断有大巴车队驶入。但从北土城西路东边过来的人源源不断。
不愿离去的人群滞留在这里,他们不愿往西走,希望晚些时候看烟花.人越聚越多.警察开始感到有压力,因为车队每次都被东边来的行人堵住了道路。一些警察被增派过来,但维持秩序仍主要靠几名志愿者拿着喇叭喊:请不要在这里停留……他叫得太频繁,声音太大了,有些人有些反感。
东边来的人越来越多,看不到尽头,而每一次车队通过要阻碍行人通道上十分钟。滞留的人越来越多,无聊,没事干。一个全身红衣服的婴儿骑在父亲头上,拿着小红旗招摇,像是领导人向大家问好“同志们辛苦了”一般,照相机先对准了他,人群欢呼,拥簇。马路对面高处的摄相头开始转头,跟着人群的焦点移动。
人群需要挑逗,否则会散去,而任何人的哗众取宠的动作都可以引起众人的关注,或是三三两两的人在一起拍照,喊加油,大家的目光也会移向此处。我观察了一下,人群中带国旗或奥运旗帜的表面上很多,其实只有一半,还有一半人什么也没拿,但拿了旗帜的人当然叫喊得厉害。

(二)他们可以在这里欢迎各国来宾也算是发挥了一些作用
武警,保安都不断增派过来。
每辆车经过,人群就自发地欢呼喊叫,握着国旗挥手。这倒是让人群避免寂寞和无聊的办法。于是众人便在等待车队,只要有车经过,就要呼喊,而车内的人一般要挥手致意。他们来到这里看不到鸟巢,不过却可以在这里欢迎各国来客也算是发挥了一点作用。人群中一阵阵欢呼骚动。
一个外国的记者扛着摄影机在人群边上拍摄,大家都对着摄影机欢呼。这个记者也有些兴奋了,于是干脆让司机把车开到人群前的十字路口中间,站到车顶上拍摄,这时人群彻底沸腾了。之前志愿者叫喊让人群散去的地方已经被人群占据,车辆几乎难以从这个路口驶入。
这名记者被警察叫停,武警,保安都不断增加。两个警察和保安拿着一尺左右长宽的蓝布向人群劝说,上面写着请不要在此停留……,中英文对照。一个老外在人群后边买了一面英国国旗,警察和保安靠近了他们,什么也没说,他把旗帜收了起来。

(三)分段截断人群
车队仍然不断进入,而路口已被东边过来的行人和这边拥堵的人群塞住,虽然武警和警车就在身边。我前一日到鸟巢时就担心,如果这样的人群出现在剪票口附近将不堪设想,是一大危机,只要有任何好事者在其中怂恿作乱,整个人群就可以暴发无人知晓的力量,无论你有多少警察。
警察采取的方式比较有效。一是礼貌劝说,这很重要,任何不礼貌的行为都可以激发冲突;二是技术得当,一,首先截断东边过来的人群,没有人员,这边就像断了水的河流。一度在边上有人冲过了警戒线试图往里走,但增派的武警直接与人群面对面站立才制止住。二,分段截留。警察分几个队伍,把人群一段一段截开,把后面的人群往出口赶,这样很快,人群被分割,前面的警察开始到十字路口中间往后劝说人群。这一过程约三四十分钟,人群稀散,新的警戒迅速拉起,人只能在北土城西路的人行道上横排,连车队也看不到,而此时天也开始黑下来,人群逐渐离去。

我在7点25分左右离开。最近读几本研究社会群体心态的书,这次算是现场观摩。群体行为和冲突是门学问,中国的个案不少,却鲜有公开研究分析。我想到了采访台湾的立法委员邱毅讲述冲撞法院的举动,那时同样是人潮汹涌。人潮汹涌常规化的时代迟早要到来,如果政府还不能自觉地意识到这一问题,社会暴力冲突将会急剧增多。
附文说明:
奥运会开幕第三天我专门去了离我住处不远的紫竹院公园,因为这里是奥运期间开放的游行示威点之一。
紫竹院观察:这里的上午静悄悄
北京下起了小雨,薄雾绵绵,昨天没有来紫竹院,今天一定要去。雨中骑车,9点多到达。
门口没有警察,甚至没有保安,也没有安检。一切如常。我从左边往里走,希望遇到示威的人,虽然下雨,我觉得总应该有一些吧,北京才开放了三个公园。
 
可什么也没有,一派祥和景像。虽然下着小雨,“小妹妹歌唱郎奏琴”的舞曲一直没停,老人,中年人,年轻人雨中浪漫地起舞。傍边一个亭子,坐了一些人。
公园里,每隔几百米就有治安志愿者,都是年轻人,耳上别着耳机线。他们与大街上的“首都治安志愿者”穿的衣服不一样,没有燕京啤酒的广告赞助,T-shirt白色主色调,蓝领子。园内没有见到警察,直到我转了一圈出门时才发现两个警察。门口没有一辆警车。
公园内荷花正盛开,很美。荷塘边上,一对夫妻在唱白毛女等曲子,歌曲时而悠扬,时而如行云流水。
我努力在每一个角落寻找可能的示威者,或外国人,依然一无所获。几个治安志愿者告诉我,昨天的情况也一样,没有任何人来这里示威。
不知道为什么,是外国人不知道,还是从未想过躲到公园抗议?是本国人没有申请,还是申请没有批准?新京报上,也无任何关于三个示威公园的消息。
如果怕冷了场,提前告诉我,我过去举个什么牌子顶一顶也行。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