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虽长,只争朝夕。谢冰、冯斌的人生却像过山车,由低谷走向高处,而今又从高处跌至谷底,身陷囹圄,并由此而牵涉众多家庭陷入困境,令人扼叹,足以为后人鉴。

他们俩多么能干的人,可惜还是倒下了。

当地人都知道他们的故事:一穷二白,做批发生意起家,几经波折,成立达州市第一家连锁超市公司——汉唐集团,最多的时候,他们旗下的超市有30多家。

冯斌、谢冰夫妻俩是这个故事的主角。1997年11月,谢冰成立了四川汉唐实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她的丈夫冯斌。汉唐超市的成功,带动了当地连锁超市销售模式的兴起。

十年间,汉唐的产业涉及商超、房地产、旅游开发等领域。超速的发展让汉唐一直处于财务紧张状态,于是由最初向供货商借款,到专门成立投资公司,向社会公众集资。

2007年9月,汉唐集团的债务危机公开化。2008年下半年,汉唐集团负责人冯斌、谢冰相继被抓。他们的倒台让当地许多家庭的保命钱血本无归。集资户愤怒地骂他们是骗子,但也不忘当初每月定期收到高额利息的幸福。

他们的倒台,有人说是因为民营企业融资难,有人说是因为经济不景气。也有人说这是一场“涉水很深”的闹剧,迟早要收场。

 

迟缓的崩塌

病来如山倒。2007年9月初,达州市宣汉县富苑酒店非法集资案爆发。宣汉县政府帖出公告,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顿时,惊醒了原本仍享受高利贷美梦的汉唐集资户,他们陆续来到汉唐总部要求归还借款。

宣汉县位于四川东北部,毗邻重庆,幅员4271平方公里,人口达117万。宣汉县经济落后,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实业投资的机会不多,“放水”(即放高利贷)为生的人却不少,许多人渴望一夜暴富。

在集资户的眼中,宣汉县近年来有3家比较大的集资企业:汉唐、富苑和华仕。相比把钱放在银行里,放在这里的利息高得多。以汉唐为例,利率一般在5分至1角之间,也即存入10万元,一个月即可获得5千元利息。

汉唐的服务也让集资户很放心。每个月,汉唐公司都会派专人专车送利息上门,如果集资户不在家,在菜市场、或者公园里,只要在城区,汉唐的人电话联系确定地点后,马上会出现集资户在面前。

集资户还记得,在汉唐总部张家湾办公室,墙壁上挂满了谢冰的各种荣誉奖章,冯斌会热情地接待每一位送钱来的人,兴致勃勃地介绍公司的实力——老婆谢冰是创业带头人、慈善家、全国人大代表、达州市十大经济人物;公司有30多个超市,还投资了房地产、高速公路,现在建铁山宾馆,暂时缺资金搞集资。

为了吸引更多集资户,冯斌表现得特别豪爽,碰上中饭和晚饭的时间,集资户来了,公司有专人请集资户吃饭。集资户送来的现金,十万、二十万,他数都不数,直接给集资户开借条。

汉唐在宣汉县的集资是以四川正和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开展。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5日,注册资本3千万,法定代表人是郑争,融资经理为林代树,据称两人分别是冯斌和谢冰的亲戚。正和投资公司的成立是汉唐大规模融资的开始,并最终让集资这把火烧到了自己。

富苑集资案爆发后,来汉唐取款的人越来越多,汉唐终于无钱支付。集资户们开始聚集起来,他们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在汉唐存钱,许多人之前都是默默地存完钱就离开,不愿意让外人看到。

冯斌最初向集资户解释,只是短暂周转不畅,答应次日将调拨多少万的现金过来,让他们去找财务部门领钱,但次日总是兑现不了承诺。任凭冯斌如何解释,集资户再也不相信他。

其实,类似于这样周旋于债权人之间的情形,冯斌已经习惯了,超市的急速扩张多数是依靠向供货商借款。一位早年的汉唐员工清楚地记得,2004年9月,一位汉唐的供货商向冯斌要到期的货款,冯斌很热情地接待,并充满信心地告诉他:“我刚刚打了80万现金到公司账户上。你去财务处领钱。”可一到财务处,财务处的人就告诉他,“不好意思,冯总刚刚把这笔钱划走了。”

这位熟知冯斌的人说,“冯斌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表面还是很平和,很热情,好象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甚至还会与你拉家常,谈业务。”

可是这次危机超过以往任何一次。集资户给冯斌打电话,先是没人接,后来根本打不通,找不到人。他们开始砸公司的东西,后来公司关门了。他们去政府上访,政府并没有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复。他们去法院起诉,法院不受理他们的案件。

后来,他们去围堵汉唐集团的各个超市,有些超市还发生哄抢。当地公安部门为此多次派出警察维持秩序。集资户说,最初他们拨打110,几分钟便有警察赶到,后来半个多小时都不见警察来,“他们知道是汉唐集资的事,都不愿意来了。”

在危机越来越重的情况,冯斌似乎仍然可以度过这次危机,因为他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有力支持。2008年3月3日,集资案爆发已有半年,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达州市人大代表名单中,谢冰列入其中,这已是她第2次当选。

   随后,3月20日,四川省政府公布的《省政府选拔的504名火炬手、189名护跑手名单出炉》中同样有谢冰的名字。当时,能成为奥运火炬手是无尚的光荣。

当地一些集资户甚至觉得又出现了一线希望,以为冯斌真的没事,就如当初他们相信他是“政府的红人”一样。

为了维持北京奥运会期间的稳定,5月份左右,达州市政府公安局和银监会约请部分集资户到达州市信访办公室座谈,承诺每个月按0.25%的比例偿还本金,直接转账到集资户的银行账户。

北京奥运会结束的次日,8月26日,达州市公安局迅速采取行动,冯斌等人被抓,汉唐超市被查封。此时,宣汉富苑酒店集资案侦查已接近尾声,1个多月后,富苑酒店集资案被移送到宣汉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集资户们知道,冯斌这次彻底完蛋了。

 

多面谢冰

谢冰和冯斌在公司扮演不同的角色。谢冰年近四十,但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在外风光无限,是当地媒体的热门人物,并活跃于官场。而冯斌的名字几乎从来不出现在报纸上,冯斌也几乎从未接受过电视台采访。当地人称他们为:女主外,男主内。

与集资户打交道的一般是冯斌,只有少数集资户偶然在公司碰见过谢冰。多位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2005年以后谢冰很少负责公司具体事务,她大多数时间都在成都或北京。冯斌则挑起了公司日常管理的大梁。

谢冰的名字似乎只有一次不那么招摇,而且是被故意去掉。这也可能是危机的先兆,但大多数集资户得到了实惠,却没有意识到风险。

2006年春节期间,集资户陆续接到了汉唐公司的电话,让他们去公司领取礼品。存款多的,每人发两瓶五粮液或茅台酒;存款少的,每人发一箱牛肉干。集资户当时都不知道其他人也得到了礼品。同时,他们的借条也被更换,去掉了“谢冰”的名字和汉唐集团的公章,冯斌的解释是:谢冰是全国人大代表,写名字不太好。

接触过谢冰的多位当地媒体记者对她的印象几乎一致:喜欢面对记者侃侃而谈,喜欢谈人生、谈理想、虚荣心强。

谢冰生于1970年,达州市通川区新村乡人。父母曾是民办教师,上世纪70年代转为公办,其父担任新村中心学校校长一职20多年,在当地颇有威望。

谢冰小学、初中就读于新村中心学校,高中前两年就读于蒲江中学后一年就读于达县一中,是达县一中招收的第一届学生。1989年,她考入当地的达州师范学院(现为四川省文理学院),3年后,从该校毕业。

毕业前,他认识在学校补习英语的冯斌,冯当时从阿坝洲工作返回家乡,准备考研究生,研究生没考上,却认识了英语系的谢冰。新村乡的人说,谢冰和冯斌在1994年就走到一起,但举办婚礼却是2001年。

毕业以后的经历——下岗女工、借钱创业、多次失败。这些,她多次对媒体讲过,也对四川文理学院学生演讲时讲过。

谢冰在当地获得许多荣誉,从“创业带头人”到“慈善家”。从1998年开始,抗洪救灾、扶助贫困大学生、资助2001年北京申奥等活动中都有她的身影。

但在另一些人看来,她获得荣誉是因为她擅于炒作自己。2007年,达州市电视台将她选为“达州市十大经济人物”,组委会颁奖词说:“柔嫩的双肩,担起的是民企繁荣的重担……左手积攒财富,右手雪中送炭。”而知情人向本刊记者透露,这一活动与谢冰有经济关系,谢冰有一同学在该电视台,关系颇好。

谢冰的众多荣誉中,最有分量的是全国人大代表。当地人说,“这个职务,每年都要跟当地最高领导一起坐飞机,一起开会,没有地位也有地位。”

达州市辖5县1区1市,幅员1.66万平方公里,总人口650万,共有5名全国人大代表名额。除谢冰外,其他4位分别是当时的达州市市长罗强、达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廖继康、达州市委常委杨娟、达州钢铁集团董事长江善明。

2003年,谢冰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当时的达州市人大主任是谢天刚。当地盛传谢冰与谢天刚关系非同一般,但没有人能拿出确切的证据。

谢天刚,1945年生,早年为达州市市管企业万福钢铁厂厂长。后曾任达川地区行署专员,达川地区改为达州市后,任达州市市长。2005年3月至2008年3月,任达州市人大主任一职,此后退休。

汉唐超市与达州市政府的关系非同一般。知情人透露,汉唐超市还担负着达州市政府的平抑市场物价的功能。如,猪肉价格局高不下时,达州市政府通过汉唐超市投放储备肉,导致当时其他超市每市斤猪肉价格高达十二三元,而汉唐的只需八九元,那时,许多市民天不亮就在超市门口排队买肉。

因为谢冰是全国人大代表,达州市政协委员、国家一级作家宋小武曾与她有过一次交锋。当时四川省的一个调查组找达州市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座谈,调查组的人问他们为什么达州容易出现腐败现象,谢冰回答说:因为公务员的工资太低了。宋小武反驳说:宣汉的一位干部拿1万块钱去玩处女,这是工资太低吗?你这个全国人大代表根本不能代表人民!

宋小武言毕,谢冰并未反驳。后来,谢冰、冯斌邀请宋小武等当地文化名人参加铁山风景区开发座谈会,宋小武因为上次交锋,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而谢冰仍落落大方,好象以前的事没有发生一样。

2008年10月28日,谢冰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次日,即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谢冰的老父亲为此伤心落泪,只有给女儿女婿写信,让他们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祸起何处?

在达州市商超行业中,冯斌和谢冰是位有眼光的企业家。火腿肠市场还没有启动时,他在达州独家代理双汇火腿肠业务,积累了第一桶金;超市经营的模式还没有开始时,他在达州创办第一家超市,并发展成连锁经营模式。

冯斌,1965年生,宣汉县胡家镇人,据称他从小与母亲居住在宣汉县城。

达州市地处川东北,在当地发现油田之前,经济相对闭塞。当地缺少具有长远眼光和事业心的企业家。冯斌是个异数,许多与他有接触的人都记得他拼搏、进取的精神,他被认为是达州难得的人才。他不嫖不赌,不好吃喝,心思都花在事业上。

起家的时候,他和谢冰一起做批发生意。当时做批发生意的人普遍文化水平不高,谢冰和冯斌都具有大专学历,他们从这个群体中脱颖而出。

2004年,宣汉县发现普光油田,冯斌马上意识到其中的商机。据知情人透露,他在普光油田附近投资建厂房,但没有成立自己的建筑公司,而是挂靠在其他公司名下,投资额有上百万。此事在当地被传言为挪用资金在不毛之地搞商品房建设,亏得一塌糊涂。而事实是,至今该项目仍未决算,盈亏未定。

冯斌和谢冰的滑铁卢之战是铁山旅游风景区项目。铁山位于达州市的西郊,距市中心20多公里。相对旅游资源丰富的四川省各市,达州市旅游资源非常贫乏,辖区内只有真佛山、百里峡漂流等几处2A或3A级景区,没有5A级景区。

在当地政府近年的工作报告中,建设国家5A级铁山国家森林公园是达州市政府发展旅游产业中的重头戏。达州市酒店业也一直不发达,至2008年5月才有第一家四星级酒店,五星级酒店至今也没有。达州市规模较大的会议,参会人员一般分住在几个酒店住宿。冯斌希望将铁山宾馆建设成达州市第一家五星级酒店。

冯斌对集资户宣传铁山宾馆项目时,莫不讲到它的三大赢利点:一、今后市政府的重要会议全部在这里召开,搞会议就能赚钱;二、中石化在普光开采油田,今后往来的客商越来越多;三、红色旅游是达州旅游的特色,铁山宾馆将成为最重要的接待点。

然而,如果没有政府支持,这些赢利点将不复存在。有一位当地老板称,是疯子也不会把钱砸到那上面去。

按照规划,铁山旅游风景区项目总体规划投资5亿元,从2006年4月至2010年5月,分三期投入。冯斌在集资过程中,一直宣称,政府将帮助他通过土地抵押获得4亿元贷款。结果,贷款受阻。一位接近冯斌的人士说,冯斌从一开始接手铁山宾馆项目就处于困难之中,而且对政府支持不足颇有微词,最后不得不通过集资来运作。

然而,让外界不明白的是,政府为何将一个总投资额达5亿元的项目交给资金实力薄弱的汉唐?

虽然如此,仍有冯斌的朋友为他哀叹时运不济,认为如果富苑酒店集资案晚一两年爆发,冯斌可以就筹到足够的钱开发铁山旅游风景区项目,冯斌的事业就可以成功了,甚至很快就可以实现他把汉唐做成上市公司的梦想。

然而历史不能假设,铁山旅游风景区项目本身就与当地政府有密切关系。

知情人透露,汉唐与当地政府的紧密关系始于2000年左右,当时有一笔数额达上千万元的扶贫贷款项目。

一位当时参与该笔贷款项目竞争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当时市政府给的条件是,接收一家国有企业;将当地的名优品牌——“灯影牛肉”做起来。最后,汉唐通过种种公关手段,获得了这笔贷款。

冯斌接受了这笔贷款,但做出来的项目却是一大败笔。获得贷款的具体细节外界尚不能知晓。冯斌后来没有用“灯影牛肉”这个商标,而是成立了四川妙达饴美厨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妙达”)。妙达成立之初从灯影牛肉厂购买技术设备、专利产品,引进管理人员。最红火时,同时在中央电视台3个台做广告,全国各地建办事处。该厂2006年已停产。

对于失败的原因,各有说法。一说是因为他的经营管理不善,将大部分资金用于营销而不是生产,结果产品质量上不去,导致失败;另一说是,这笔贷款并没有真正用妙达饴美厨这个牌子上,而是用在了当时急需资金扩张的汉唐超市上。

妙达的厂房是租来的,妙达没有什么固定资产。2008年11月底12月初,妙达的机器设备、办公、生产用品及产成品等和“妙达”商标使用权两次在达州市金诚拍卖行拍卖,两次均流拍,第二次拍卖参考价仅为108万元。

冯斌的倒台让当地人想起了“志强核桃粉”,达州的民营企业在央视做广告的很少,志强核桃粉一度也在央视做广告,但也已倒掉了。当地人议论:为什么达州出不了全国名牌?

冯斌、谢冰相继被抓后,当地专门“吃利息差”(即从社会低息吸纳资金,存入汉唐,获得利益差收入)的资金掮客许多也破产了,有一些变卖家产仍不足抵债,只有逃往外地。以往依赖于汉唐超市而生存的供货商也元气大伤,与其他超市做生意变得异常谨慎,几乎改变当地商超行业的行规,超市很难通过向供货商延长账期的形式获得资金支持。

接近谢冰和冯斌的当地商界人士在评价谢、冯时,仍不免几分敬佩和惊叹:他们是英雄好汉,敢做敢干,自己闯出了天下,他们的成功是因为他们的勤奋和智慧。但也不免惋惜:他们的失败在于野心太大,扩张过速,而且与官员走得太近了。

现在,距离汉唐的债务危机爆发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这一集资案至今仍没有侦查终结,但汉唐的16家超市及一家配送中心已被拍卖,价值只有区区几百万元。

当地警方还没有公布资金去向据传涉案2亿多元的资金至今仍然去向不明,愤怒的集资户质疑说:2亿多元,难道他们俩吃到肚子里了不成?

十年虽长,只争朝夕。谢冰、冯斌的人生却像过山车,由低谷走向高处,而今又从高处跌至谷底,身陷囹圄,并由此而牵涉众多家庭陷入困境,令人扼叹,足以为后人鉴。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