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国务院才要求试编社保基金预算,可是各地进度不一,公开程度更是不一。不过,这本书很好地弥补了缺憾。标价198元的《2011年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因为此类报告及公共信息的缺乏,这本书显得弥足珍贵。这本书系统介绍了中国养老金的“一个支柱两个辅助”的制度变迁和现状,并从全球养老金问题的视角提出了一些改革问题。可以作为一本很好的手边资料参考。此外,从这些数据也可以印证许多此前的判断,比如其他经济类型企业参保人数占企业总参保人数的比例,浙江比广东要高将近33%,可见两地经济发展模式和劳工待遇状况。

不过本篇读书笔记的好奇之处却在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010年竟然有高达64.61%的全国最高制度赡养率,当年兵团基本养老基金的支付能力不足1.8个月,资金严重不足。制度内领取养老金的人数与制度内交纳养老保险费的人数之比,这说明,兵团的养老保险虽然资金不足,但却相对较高地满足了兵团成员的养老需求。

据他人引述《兵团统计年鉴2010卷》显示,兵团人口257.31万人,比2005年增长了0.33万人; 2006—2009年迁入38.96万人,迁出39.22万人,人口发展趋势是迁出大于迁入; 2009年人口总量仅较上年增加了60多人,有3个师的人口出现了负增长,人口总量接近零增长。

从产业分布来看,2009年兵团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人口分布依次为48.77万人、19.66和35.54万人,属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发展模式。

2011年8月,兵团颁布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办法(试行)》,对城镇居民和农村养老保险合并实施。而上述数据是2010年的,故不受这个试行办法影响。2010年,由人力社保部提供的数据显示,新农保中还不包括兵团。

那么,影响赡养率的主要来自企业的指标。

以国有企业参保人数占总参保人数的比例来看,兵团和西藏分别高达98.47%和95.72%,占据前两位。可见,该两地区基本上只有国企缴纳了保险。与之对比的是,国企占比超过70%的包括甘肃、黑龙江、河南、贵州和江西,但是浙江和广东分别只有8.40%和17.75%。国企参保人数占比高,拉高了制度赡养率。

另外一方面,集体企业方面,兵团和西藏又呈现特别之处,仅仅分别只有0.07%和0.75%。在港澳台和外资企业方面,西藏为0,兵团为0.01%。

由此可以看出,赡养率高是因为当地的参保人员主要仍是国企占比过高,而且在其他几个省份也具有普遍性,但是其他几个省份集体企业或其他类型企业参保占总人数较多。

那么,为什么国企参保占比高导致赡养率高,这可能是因为国企职工的年龄构成造成,相对于民营企业,国企中的年轻人相对较少,老人较多,参保人多,领取的人也多。比如,当年广东的赡养率最低,只有11.81%,浙江只有15.12。

从这些数据看出,中国的市场经济建立仍任重道远,从全国总体水平看,国企的养老保险参保远远高于民企,而民企吸纳的就业人口最多,那么意味着,大多数并没有享受到养老保险的好处。

此外,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正逐步转轨,但公务员的养老保险转轨少之又少。比如,北京没有任何一名公务员参加养老保险,全部走财政特权通道。北京的坚冰何时打破呢?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