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62010   相比于调查性报道,会议采访总是被新闻研究所忽视。在国内,会议采访多为政府召开的会议,会议报道显得枯燥而无味;在国外,对会议采访的研究主要是从会议新闻的写作角度来教导,即让新闻报道中在会议中寻找精彩的东西。

可与调查性报道相魅比的会议报道

    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 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眺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 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对记者这一职业如是要求。

    其实,记者不是上帝,更不是掌握国家命运的政治家,多数时候,他并不比别人聪明。他能看得更远,是因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同时他深入社会底层,得到更真实的信息。因此,他能知道前方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

    而会议,则是最大的资源和思想聚集地,而且这种聚集是一种自发聚集,即都为某一个目的、关心某一问题的人汇聚在一起,他们一般是专业人士,或是专家,或是了解这一领域的政府官员,或是 NGO 领域的资深人士。记者通过会议,站在”专业人士(巨人)”的肩膀上。

    有记者常常认为,会议采访是最枯燥无聊的,不是充满官腔,就是高深的理论,总是让人昏昏欲睡。而其实,一个高质量的会议采访,其难度甚至不亚于一个调查性报道。

    为什么这样说?

    第一,会议凝聚的多是某一领域内的专业人员,而记者如果非行内资深,他要采访这些专业人士必须迅速充电,即补充新的知识,了解新的动态。因此,采访一个专家或专业人士事前所做的功课可能是采访一个农民、清洁工的几倍,甚至上十倍;

    第二,会议凝聚着一大批圈内人士,那么你仅仅完成采访是远远不够的,你必须盯住每一个人,必须为积累这个领域更多的资源而努力。积累资源可能是额外的任务;

    第三,如果会议时间超过一天,甚至还包括晚上都有会议安排,那么你全程听会的结果可能是头脑混乱,因为听了一天的观点,却忘记了自己的思考,被专家牵着鼻子走。你要成文,反映行业的动态,如果不是几百字的消息,而是宏观把握,你必须首先自己有观点,还要知道不同专家的观点,就如采访事件,你必须自己先了解清楚事件,才可写出好文章。

    闲话少说,下面说说鄙人的一点采访的体会和攻略。

 

(1)装备

 

    装备对会议采访相当重要,许多调查报道在野外可能不必的工具都可能在会议上用得着,比如笔记本电脑、录音笔和相机。这是必备的工具。笔记本电脑用来上网查资料和写稿,录音笔用来做访谈的时候录音,相机用来客串摄影记者或微距拍摄文件资料。

    会议采访本是常规采访,但如果会议出现明星人物,则必须盯防。既然要盯防,就必须抓住一切间隙——时间、地点,比如自助餐厅、厕所等等。当某个重量级人物答应利用间隙接受采访时,就等于出现了一个突发事件,必须在对方要求的时间内把最尖锐的问题抛出来,如果这时候录音笔或其他什么的出了问题,那损失就大了。

    因此,不仅要有这些装备,而且要保证电脑能上网,录音笔有电池,相机能拍照。笔者有一次很尴尬的经历,一次会议的间隙采访某重要官员,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本以为录音笔已经备好,开机即可录,谁知从报社借的这种新录音笔并不能使用,于是只有靠手记,记录一些要点,稿子发给对方审阅时对方发现许多话的语气都不像他的。

 

(2)签到处

 

    一般来说,会议都有个签到的程序,不管嘉宾还是记者都要写下自己的大名。签到其实就是采访的开始,这时候你已经开始接触到会议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会务人员。为什么说会务人员重要,因为他们是内部人员,一般有许多你所不知道的信息,如果能在签到时与几个人熟悉那将能给你提供极大的便利。

    这些你可能不知道,但工作人员知道的信息可能包括:

    1,通讯录。有的会议不会给每个参会人员发通讯录,而通讯录和名片是会议的“重要成果”之一,因为这是不断积累资源的前提。如果你能在报道时获得会议人员的 email 或其他联系方式,你可能会在会后获得独家的通讯录,以弥补会议期间的不足;

    2,重要盯防人员的房间号码、报道时间、离开时间。许多会议可能都会专门请一两个重量级的人物参加,而这些人员一般都不“与民同乐”,甚至是拿着会议方写好的发言稿念完就走,那么你必须提前知道这些人物的“下落”,有些人物可能就是你来参加这次会议编辑给你的全部目的。

    3,其他事情的便利,包括会议中可能碰到的小事情,而你却必须获得当地人员的帮助。

    总之,给这些签到处人员友善,你收获的将是加倍的回报。

 

(3)准备与盯防

 

    任何采访,如何强调事前的准备工作都不过分,而会议采访更是如此。不打无准备的仗应该是会议采访的一个原则。比如,你的采访目标中已经有几个重要人物,而你却对他的东西一无所知,你提的问题甚至被认为是“幼稚”,那么即使给你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采访,那么采访过程中他也不一定很配合。

    当然,有些人是乐于接受记者采访的,或是一些内容希望透露给记者,希望记者把某种声音传出去,只要不是太坏,这个时候就应该帮忙。因为你帮一次忙,可能会收获更多的回报。当然,所有的报道都必须与报社沟通,与编辑沟通,否则答应发表的承诺兑现不了,这对你的信誉是个损失。

    有了准备才有盯防的基础。盯防主要是对对方不愿意接受采访,而你却必须要采访到的人而言。盯防只是其中关键字之一,对这样的采访对象,必须坚忍不拔。

    一是在会议当中,寻找一切与他接触的机会,甚至是对方上厕所、乘电梯的机会,当然最好不要让人太讨厌你。一般来说,无论是再忙的人,在热闹的会议中也有“孤独”和“打盹”的时候,那么这就是你乘虚而入的好机会,这时候往往对方都愿意接受你的采访;

    二是一些人物,在没有关系资源可动用,一次会议根本不可能接触到,那么你所要做的就是坚韧,切不可一次做不到就放弃,那么将一事无成。有时,机会总在不经意之间,这次会议没机会,保持联系,下次总有,下次没有,下下次总有。天下没有 100% 拒绝记者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诉说和表现的欲望,只是他不知道表现的后果或害怕表现的后果,消除了对方的疑虑,采访机会也就来了。

 

(4)会议中的小会——圈子很重要

 

    圈子很重要,甚至可以说一个人一生就是活在自己的圈子中。对每个会议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圈子,有的是社会学上说的“机械团结”组合成的圈子,有的是参与者共同的愿意“有机团结”组成的圈子,不过是哪类圈子,只要他来参加会议了,那么他就有他的目的,就是这个圈子中的一员。

    记者按理不应是任何圈子的一员,尤其是观念、观点出现严重冲突,记者应保持中立。记者必须深入圈子之中,但又必须保持距离——因为你毕竟是记者。

    圈子首先体现在会议参与者之间的关系上,如果你经常参与某一个领域的会议,你就会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小”,因为你发现你认识一个新朋友,就有一个老朋友是他的朋友,有的甚至是非常熟悉的朋友。这就是圈子,任何领域都有自己的圈子,加入了圈子才能深入其中。

    一般来说,如果会议时间超过一个白天,晚上圈中人都要互相拜访和问候,单独的,几个人的,或者是一群人,这个机会记者最好能抓住,他不同于采访,但能比采访更能了解到圈中信息。当然,记者熟悉的话也可以组织一些你所知道有兴趣聚会的一聚,一些朋友,你必须在会议期间拜访。当然,有些聚会他们并不愿意记者也参与其中,你必须有非常铁的关系,让他们知道你不是拿到什么料就随便写稿的人,而是遵守一些原则,不轻易随便透露在私下场合获得的信息,要写稿,应当在聚会之后继续跟进,即使在聊天时你已获得足够信息,你也必须在事后作补充。

 

    多数时候,会议是不同城市和地区圈中人的party ,但不一定这个城市的所有圈中人都参加了会议,而参加会议的人一般会抽空去拜访没有参加会议的同城人,或者是去做报告,或者去做私下的交流,如果这个人恰好是你要盯防的人,那么这个极好的机会你一定要抓住。

 

(5)及时“充电”,及时休息

 

    既然会议采访是如此的紧张,而每个人不可能是机器,那么你就必须学会及时充电,及时休息。当你拿到第一时间拿到会议议程,你就应当明白哪些人是你必须盯防的、哪些人是你必须听的,哪些人可能要听(听会),哪些人你完全了解完全可以不听。

    这些属于完全可以不听的时间你就可以抓紧时间“充电”或休息,这样才能保持充足的战斗力。

 

(6)会议结束,你的开始

 

    如果会议较长的话,那么会议结束就如打了胜仗的士兵一样马上就“瘫”了下去,而记者的工作这时才刚开始,这时你必须向重新听到号角的士兵一样向前冲锋。因为会议期间,你最多是采访了原始资料,甚至有的采访你连立意都没定,这时你必须迅速与后方沟通,开始精神抖擞地炮制大稿,如果时间急,你必须按照后方的要求完成既有深度、有卖点,又可读的好稿。

    如果稿子时效性不强,我建议结束及时总结或写稿,至少要记下自己的思考或写作提纲,如果不能及时一鼓作气而上,很可能会议过完了几天,编辑催稿,你却发现头脑一片空白,什么也写不出来了。

当然,有的时候报社并不要求你采访,但可能同样你应当去参加会议,会议开始和结束都没有采访写稿任务,这是非常轻松和愉快的事。

 

(7)助人者天助

 

    无论是同行朋友还是参加会议的朋友,“乐于助人”应该是记者的天性,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都可能在应急时需要帮忙,如果你能帮助别人,那么你一定也能获得别人的更多帮助。对同行更是如此,过于封闭信息,甚至连同行要求某些人的联系方式也不给的人肯定不会有好的资源,因为任何领域的资源都不可能属于某一个人,他是属于包括记者和这个网络中的所有人,只要你深入,你就能得到。

    当然,这有例外,如果某些特别重量级的人物,而且对方又不愿意被其他记者打扰,那么你应当尊重别人的意愿。

    当你经常帮助别人,你会发现帮助的人也会同样的多。

 

(8)采编沟通是好的会议报道的基石

 

    任何报道的出炉都不是记者个人的作品,还包括编辑的立意——编辑不改代表他完全同意你,改动则是编辑的想法。许多记者和编辑的冲突是因为双方沟通不够,记者不满编辑改稿往往是编辑改变了稿子立意,而事先却未与记者商量,而编辑没有掌握一手采访,随意做大面积修改肯定会出问题。

    会议采访更是如此,记者采什么,不采什么,从什么角度采,编辑都必须事前,或采访中给予答案(不包括豆腐块的会议消息),否则极容易出现记者采写稿子编辑不满意,编辑改的记者不满意。如果记者未与编辑沟通就做采访,而且采访对象是办事认真的老同志,或者采访对象非常重视你的采访,那么稿子未能见报则影响很不好。

(原刊于《采·写·编》2008年第一期)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