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发在2008年3月的《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现为旧文重发。)广州南沙洪奇沥水道两边的村民的生活都因一个大石化项目而改变。东边红湖村的村民已经拿到了政府给的拆迁费,正在拆掉自己的旧房,准备搬家。西边三民岛上的民建村“控规”已经3年了,村民们盼望着项目早点开工,然后搬到新垦住上新房。

这两个村所在地都是临港石化产业基地的中心区域,蓝色的“项目概况”牌早已立在离红湖村不远的地方。项目牌显示,工程名称是广州石化加工科威特原油南沙厂址,项目承建单位是保定新星石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开工时间一栏为空。

2个月来,这一项目引起了珠三角地区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有关专家的激烈争论,他们在讨论——建,不建,或缓建。

项目引进

“从项目开始洽谈起,就有两种意见。”一位知情人士说,这位知情人士曾参与1993年国家设立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作。

南沙大规模开发始于2002年8月,广州市成立南沙开发区指挥部,在指挥部的揭牌仪式上,总指挥张广宁说,“南沙未来肯定会一年一个样!”

广东科学院广州地理研究所资源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陈俊鸿还记得,2002年,广州市在到处找大项目,但没有明确的洽谈对象。次年,他参加了《广州市南沙万顷沙地区产业发展环境可行性研究》,研究是为引进大项目做准备。当时市政府交给他们的任务是:在万顷沙镇同时建500万吨钢铁基地和100万吨乙烯基地,行不行?万顷沙镇在南沙最南面,靠海,大石化项目就在这个区域内。

当时可行性研究的假设条件是:采用最先进的生产工艺,空气质量要达到国家二级标准,“也即天气预报中的‘空气良好’的标准。”陈俊鸿及同事们根据南沙区提供的环境监测数据,得出的结论是:可以建。

2004年左右,大石化项目被提出来,最初是由中石化和科威特方面谈,中国的油田多在北方,要合作,肯定放在华南。几位专家都同时提到南沙的优势:深水港口,产业配套,离珠三角各城市都很近等等。

“当时考虑的选址还包括珠海、湛江等,但都因为条件不如南沙而放弃。”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副教授关智生说。

据另一位曾直接参与南沙建设的知情人士介绍,广州对这个项目志在必得。他告诉本刊记者,南沙开发区指挥部成立的次年,为了引进一家日本的企业,提前5个月,把大约2平方公里的土地平整,把荔枝砍掉。后来,来的企业多了,砂土(用来平整土地)的价格都涨到五六十元一方,还要从中山、珠海等地运来,最低的地方填的砂土有8米高。

2005年底,国内媒体转述科威特媒体的报道称:科威特和中国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拟在广州附近建设一座原油提炼及化工厂。当时,投资总额还没有详细披露。

此后,项目详情逐渐被公开,项目投资总额达50亿美元,被称为中国“最大的中外合资项目”,投产后年炼油能力将达1200万吨,乙烯产能达11万吨。

环境之争

为推进项目实施,南沙区专门成立了石化园区管委会。广州市副市长、南沙区委书记陈德明在2007年1月份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说:“争取2010年开始炼油。”

对项目的争论,起初只是在政府内部。一些专业意见则被反映到负责广州市石油化工产业发展规划的清华大学环评室,这份规划把南沙列为临港石化产业基地,属于广州三大石化基地之一。环境专家说,南沙的发展方向为原油变汽油,是产业链中的上游,污染最大。清华大学环评室副主任杨卫国说,他收到的意见主要是反映南沙的生态问题。

刘奕玲是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环资委委员、省环保技术中心主任,她在今年1月广东省人大会议上的发言使对这个事件的争论公开化。她发现“2008年广东省重点建设的新开工项目目录”中,南沙大石化项目赫然在列,“环评都未审批,怎么能开工?”

此后的广州市及周边城市的“两会”上,这个问题成为热点。深圳市的多位专家画了一份地图,标明了南沙距周边城市的距离,他们认为在这样的城市群中心,不应上石化项目。中山市政协委员吴桂昌还建议中山市政府向省里反映,让这个项目暂缓。

广州市及南沙区政府有关人员做出了回应,“越是规模大,污染越小。”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也认为,只要控制好南沙污染物的排放总量就可以——“上大石化,规模大,技术先进,关掉那些原有的小炼油厂,实际上总排放量还是减少了。”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副教授关智生则引用国外的例子,“日本和新加坡也有化工厂,他们的企业与住宅距离也差不多。污染问题,关键是靠技术解决。”

2月28日, 陈俊鸿在《南方都市报》发表评论文章《广州南沙大石化项目应缓行》,文章指出:以珠江三角洲目前的大气环境质量状况,南沙地区的确不宜布局建设大型炼油石化基地。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他表示“如果做单个项目环评,通过的可能性很大,但若是做区域环评,就很难说了。因为单个项目的环评不考虑平行项目或后来项目。”陈俊鸿更担心的是事故——泄露,爆炸,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同日,国家环保总局下属的中国环境报刊登署名刘效仁的评论,文章指出:这个“最大中外合资项目”环评未批就圈地动迁,最后将被有关部门如何处置,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追问一直持续到3月初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两会”。广东省环保局副局长陈敏在北京对广东媒体表示,“广东省环保局将广泛综合民众意见,不排除召开听证会征求民意。

“环评数据,广东省环保局有数,改不改,看他们,科学技术也是为政治服务的嘛。”一位知情人士说。在他看来,关键的一环是广东省政府的表态,而不是环评。

定位之争

在南沙的地图上,南北各有一个化工区,北面叫小虎岛化工区,企业多已投产;南面就是正在争议之中的大石化项目。大石化项目旁边分别是钢铁基地、船舶制造业基地等。

大石化项目引起的争议不仅在项目本身,还包括南沙的定位之争。“南沙应建成什么样的南沙?这样的问题需要认真考虑。”一位曾参与广州开发区兴建的专家对本刊记者说。他认为,“南沙不仅是广州的南沙,而且是广东省的南沙。”

2000年,时任广州市长林树森提出了“广州城南拓”战略。对于南沙的优势,林树森曾说,“现在我们想把重工业南移,是想将南沙变成‘水海工业区’,大家都知道用轮船来运货物比用火车运便宜很多。”

广州市政府近年还提出了化工企业的搬迁计划,对危险化学品企业提出了搬迁时间表。在今年广州市两会上,广州市长张广宁还在劝说市中心的企业搬迁,“不搬就要改造,改造不行就罚,罚到你搬为止,其实政府这样做的目的是逼企业进行技术的升级改造。”他举例说:“广纸之前很犹豫,我2005年去时就说‘你们搬吧’,现在搬去了南沙,已经投产了,设备非常先进。”

无论大石化项目上不上,南沙作为广州市的重工基地雏形已显。在另一些人看来,这始终是不恰当的。他们引用最早来南沙做开发的霍英东的说法:霍英东希望把南沙打造成像香港尖东一样的地方。霍英东1989年开始开发南沙,投资数十亿,被称为南沙的发现者。

广东省科学院一位环境专家提到广州市城建的教训,“黄埔,当时看来选址也是很正式的,有码头,离市中心远而又远,现在呢?是广州的一个瓶颈。”

一位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前高级官员提到当年开发区的“错误决策”——引进的一家台湾不锈钢企业,“现在看来,土地、电力资源耗费都很大”。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副教授关智生不赞同“尖东”的定位,“毕竟,南沙不是像香港一样的国际中心城市,发展金融、房地产,也需要相关产业作配套。500多平方公里,是广州老八区的几倍,人住在那里干嘛?从哪里赚钱?”

按关智生的理解,霍英东早期对南沙的发展规划与政府是有冲突的,“从会展业来说,广州已经很好很发达,南沙再建会展中心就会重复。”

“霍英东的地也归,农民的地也归啊,都要归政府统一规划啊。他只不过是香港来的投资者之一。”南沙区规划国土局的一位官员表示。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