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对中国经济最乐观的论调中,城镇化始终是个支撑点。十一假期,回到农村,便可以顺路探寻城镇化未来可能的增长空间、前景和问题。

我的老家位于赣北农村,从广义上属于鄱阳湖平原,但老家村子所在地并非平原,而是丘陵地带,三山六水一分田是当地的口头禅。这里也是典型的中部小农经济景象。这些年来,每次返乡都有许多对于乡村的思考,却未一一记录。下面以微博体来记录这次所见所闻:

1在我回村的路上,我竟然看到了一台小型收割机,自动割禾、脱粒,我非常好奇。去台湾时,我反复向台湾的农民描述家乡是如何收割水稻,对方却不能理解,因为他们早已实现了机械化。而在这里,人均不足8分地,整块土地平均大小不到1亩的丘陵地带,竟然也开始实现了机械化耕种。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回到家里,我细细打听才知,原来不少人家已经开始雇佣收割机进行收割,一亩地90元,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小时候的印象,收割水稻是最辛苦的日子,被称之为“双抢(抢收抢种)”,学校会专门放农忙假,我们戏称为“流氓假”。我作了一个简单的计算:依靠过去的方式,完成一亩田水稻的收割、脱粒和运送回家,需要3个劳动力2天时间完成全部工作,而且非常辛苦。因此,过去有钱人家双抢期间会雇佣劳力帮忙收割。

而现在,90元就可以买到相当于三个劳动力两天的服务,以现在每日劳动力日工资100元计算,相当于600元的人力费用。由此看来,农村将有更多劳动力被机械所替代。

后来,我向一个承包了100亩地的初中同学请教,他告诉我,他自己有一台收割机就可以满足100亩地的收割任务,不用另外请工人。国产的收割机只需要三四万元一台,进口的要十几万。我想,如果这种机械得以推广,未来农村需要转移出去的劳动力不可想象,估计整个村庄只需要几个农户就可以了。我问那个初中同学,种田政府提供什么帮助、有什么风险,他称,除了保护价、种田补贴外,政府并无特别针对种粮大户的帮助,他最担心的是水灾。去年过年,我曾听说过这个同学种田的故事,村里人也对他采用的强光灭虫法饶有兴致。他完全依靠种田和养殖的收入,买了一辆小汽车。这或许是未来农民的样本。再靠一亩三分地的小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致富,更不可能让年轻人留在土地上。

但是,要实现机械化耕作最大的难题在于土地的平整,只有土地能大块平整,农业生产的规模化效应也才能产生。我听说,在我老家附近的一个乡,国家已经投资进行了农田平整工程。可这是个失败工程,因为平整不达标,产生了纠纷。不过,我好奇的不仅仅是土地平整,而是平整之前土地的产权是如何整合的。

对于广阔的中国农村来说,在东北、河南、安徽等粮食主产区实现农业机械化并不奇怪,可如果这个趋势已经发展到了中部的小农生产地区,那么意味着中国非粮食主产区的农业生产形势可能面临大的改观。

未来的农业生产制度设计,如何顺应而又不急躁地推进新技术,这是个难题。如果土地的交易制度设计得过于便利交易,可能导致非常多的社会矛盾。但是,如果过于阻碍交易,可能延缓本应推进的新技术。而农业生产技术改进,必然会对城镇化进程和速度带来直接影响。

2,农村公共工程的腐败触目惊心。农业税免除之后,无论是村级,还是乡镇或县域的公共治理,都无任何进展。因此,虽然农民个人的住房卫生、居住条件都有较大改善,但是公共领域的卫生、环境、公共工程几无任何改善。

政府层面的腐败体现在公共工程建设。从县城到乡、村的柏油马路,才修了几年时间,现在已坑坑洼洼,这条乡村公路几乎没有什么货车运行,也不是什么交通要道。如此严重的质量问题,只能说明这是豆腐渣工程。在我们村还出现农网改造的高压线路工程出现严重质量问题,导致附近整个工程段重修。

在村级层面。村内曾要求每户缴纳390元安装自来水,可是水管入户了,水还没用几天,水却出不来,原因是劣质水管在冬天都爆了。村民纷纷要求退钱,可是没人理会。我曾一度拍照留取了村账的凭据,并且通过省水利系统的一位人大代表进行督促,村里人却通过我的亲戚找到我,让我不要插手此事。考虑到家人尚在村中居住,我也未进一步跟进。

各种腐败公共工程的产生,因为这些工程大多数仅仅对上负责,也未向村民收取费用,因此村民只叹息而无动力去监督。相比于苛政猛于虎的上世纪90年代末,大多数村民还是觉得现在政府不错。至于腐败工程,反正浪费的也是国家的钱。

此外,另一重豆腐渣工程可能更令人担忧。我曾去云南地震灾区采访,一些花园小区的业主拉我去看他们的房子,才入住一个月,二层以上的房子全部移位数公分,主承重梁柱交接点水泥脱落,钢筋外露。

近年来,县城的房地产业亦如火如荼,外表美观时尚的房屋耗费了许多人一辈子的积蓄,可是如果真有类似地震灾难,哪个房屋可以达到当地地震烈度标准的设计?

农村休养生息,富裕起来的农民个人生活条件都有改善,可是基层治理的缺失导致所有公共领域的失败,村庄规划缺失、环保观念淡薄、建筑错乱,这些影响长远,却无人能管。我所在的村子,保留了许多清末风格的江南瓦房,早年的照片仍可显现像云南丽江般的景致,可现在面貌全无。

而今,村子不少空置破败的房屋,但是村子的边界已大幅扩展,许多人占用了基本农田建房,虽然按照政策不允许。这导致了土地资源的浪费。可能也是土地买卖和租赁交易不活跃所致。

3,在家期间,我两次去了县城,道路比早年好,但是交通成本昂贵且不便,一趟班车要等上个小时才凑满一车人出发,而且下午早早地收班,16公里的公共汽车收费6元。一位从景德镇来的客人与售票员吵了起来,说本地就是坑人,这么点路程竟然这么贵。

我的分析是,一是农村人口大规模进入县城之后,农村常住人口减少,导致农村公共运输的规模效应降低,于是剩余的农村生活人口出行更加不便。二是部分农村的生意人或城里人已经购买了自己的运输工具,如货车、小汽车或摩托车,这进一步挤压公共运输的需求量。三是汽油、人力等成本上涨导致了价格上涨。

我未专门调查农产品运输的物流成本,下乡收棉花的一般有自己的货车。未来,农村人口如果进一步下降,这一趋势还会加剧,对于偏远地区的公共服务,政府应当采取补贴政策,对乘车人或者运输企业(个体户)进行补贴,以保障基本公共需求。

4,农村野外的生态环境有较大改善。小时候,去村后面的山上砍柴,还要担心被人家发现,因为柴草是宝贵的燃料,每个生产小队有固定的区域,有些人为了砍到好的柴草,炎炎夏日的中午去其他生产小队的山上偷柴,这被认为是严重的偷窃行为,如果偷砍树木则更为严重。

而今,山林已分到户,柴火已不再是宝贵的东西。过去光秃秃的山,现在已经绿油油,这并不是分林到户的结果,而是农村主要燃料的改变。煤和燃气的使用替代了柴草,虽然还有不少依靠柴火为主,但农村常住人口减少导致需求减少。

现在,村民们最担心的问题不是柴草,而是野兽出没,把庄稼给吃了、毁了。多年不见的野猪越来越多,花生地、红薯地到处是它们的踪迹。还有其他各种野禽。去年年前,村里有个猎人打了野猪,可漫山遍野却找不到,最后听说邻村的人发现了一头被打的野猪。最近,我们村有个人放的火药被野猪吃了,炸死了一头野猪,最近野猪吃庄稼的事少了一些。

但是,农村的生活垃圾、村区的环境没有什么改变。而且农药的污染,仍没有得到任何遏制。

5,县城建设如火如荼。这次回家,一个初中同学结婚,顺便同学聚会,去了鄱阳湖边上的南山上游玩。这座山上有一首苏东坡的诗句,诗句里有两个字就是现在县城的名字。

站在南山上登高远望,县城已远非前几年的样子。老城区只占整个县城的一小部分,过去几任将县城往反着鄱阳湖的方向发展,陆续盖起了一排排政府大楼:一个局一栋。然后,汽车站也再三东边搬到西边,西边又搬回东边。现在,这边已经发展起来,商城也有一些人气。然后,这几年,又开始建设鄱阳湖边,县中已经盖了一排排红色的楼房,新楼边上还建了一个球状建筑,据说是体育馆。在南山脚下,以苏东坡诗句中的四个字,盖了几个仿古建筑,依山旁水,大概是未来达官贵人的静谧幽会之所。

县城附近还建设了宁波工业园区,但我未前往考察。据说主要是一些裁缝厂。因为县城地处鄱阳湖边,交通不便,前几年才通高速,至今未通火车。县城近年来的建设,据说近年是因为获得了环鄱阳湖经济圈的国家投资,但是无论如何,估计地方的投入不少,过去盖楼堂管所的债务消化了吗?仅仅依靠卖地能支撑这么高速的建设吗?

地方债务是个抽象的话题,但只要到每一个县城去走一走就再具体不过了。未来,这些基建还能持续多久?负债几何?未来怎么办?这可能是县级政府迟早要面对的大问题。

6,如果说城镇化是拉动中国经济的引擎,那么城市的房地产则是引擎中的核心部件。可是,县城的房地产前景几何呢?以我所在的村子来看,稍微有些钱的外出打工者已经颇具眼光地在前几年投资房产,起初是被迫在城市租房,让下一代获得城市优质教育资源。后来,越来越多的主动买房,甚至有些买了二手房转手获利巨大,卖掉后再买新房。

只要有人接手,再贵都不是问题。小县城的平均工资只有1000多元,房地产的每平米最高价格却达到4000多元,而平均价格也要3000多元。初中同学聚会,不少人也聊到房子,他们大多在当地或附近城市做一些生意,算是同学中“混”得不错的一群,大多已经购房。

我个人的判断是,80后及更早一批农民工的住房“刚需”其实大多已经解决,剩余的是有需求没有购买能力的人群,而90后人群则属于完全飘荡在城市的一代,无心为房子苦心工作,也无购买力,或部分90后的父辈已经实现了进城购房的梦想。因此,指望城镇化提供中国经济未来20年高速发生的内生动力说法相当不足。

除非人为再次创造激烈的城市化,即土地兼并。否则城镇化拉动经济增长潜力有限。而且,真正的需求是(无论是乡村,还是城镇)公共设施的改善,这些改善投资,周期长,回报率低,并非一日之功,冒进反而问题更多。急速土地兼并是大忌,将导致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并最终影响经济增长。

目前,县城的物价已经高企,超市里不少商品的价格和大城市不相上下。未来,不仅仅是北上广存在挤出效应,小县城也是如此。年岁稍长的进城农民可能重新返回乡村生活。

7,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是,除了公共设施(硬件)的改善之外,农村的最大需求是什么?如果抛开尚在大城市打拼的农民工而言,农村未来的主要生活需求可能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以人为中心的需求,即健康、养老、环境、医疗、文化等等;

另一方面是制度需求,即公平、高效的基层治理,对乡村、城镇进行良好的规划、土地管理、环境管理等等。这种治理一定是参与式,行政主导的必定会产生严重问题,而如何将已垂死的自治制度和整个国家行政体系对接,是个考验。台湾的经验值得借鉴。但发育乡村社会、重构民主的县域治理机制是当务之急。

对城市居民而言,这些需求尚未满足,对农民更是如此。而且,因为农村地域广阔、生产水平低下,因此要实现规模化运作并不容易。一些公共需求必须依赖于政府补贴或其他方式的帮助,才能维持基本的运转。但在一些领域,私人服务应仍有相当的前景,需要的是政策放开、提供优惠的税费条件、土地政策,并进行公正且严格的监管。

政府之手,如何帮助市场运作,却又不干预市场,这是关键。

当然,并非说上述需求就立马会成为现实的主要需求。目前,近年来重新进行住房改造的仍然是小部分的先富农民,大部分仍住在老房子里,对这部分人而言,更好的住房条件仍然是主要的需求,建材、家居市场仍有相当的发展空间。

此外,生产方式的变革,也会带来农业机械的新需求。



  1. 说点什么呢?针对粗体字浅析1. 这种机械化从我们大学时代已经开始,05年左右,我们小时候放牛的时代在10年前已经终结,我10岁的侄子就从未放过牛!2. 目前农村的富裕都是假象,富裕来自打工的外钱,自身经济并无起色,至于农村的建筑无序,还是小农意识在作祟!3. 中国未来10-20年还将城镇化,偏远地图的配套很难得到保障!4. 基建还将持续至少10几年!5. 80后的刚需没有解决,政府会把80后一代牢牢栓死,记住,政府是来圈钱的,不是为人民服务的!6. 未来10-15年,中国的房价是稳中有升!

  2. 我们乡村生态环境好转,这个倒是事实,兔子和野猪泛滥。 不过田地荒无,见不到几个青壮年人。 村小学早已经关闭,条件好的,一般在镇上买了房子。

  3. 在我们镇上,组成“镇-县城”线路的中巴公交车车队的车主们,每年可以领到一万多元的补贴,具体是燃油补贴还是三农物流补贴我忘记了,可以算作一种政策补贴,但是经营这样一辆中巴车,一般需要有关系的人,或者在当地有势力的人。车子在什么地方上客,几点几分发车,都有严格的秩序。

  4. 对于城镇化,我们那里的农村青年结婚,以前多是在老家盖一套房子,当然,现在要是在老家盖房结婚,一般都是盖两层楼房,耗资16万左右。不过,如今结婚的青年,根据我们村及附近村的情况,约有一半左右的女方,要求男方去附近的镇上买门面房,以备将来做生意用,或者将来可以转手赚钱,甚至有不少在附近工厂上班的女青年,要求男方在县城小区买一套房,坐班车上下班,未来打算的是过城市的生活方式。

  5. 我老家的交通设施状况与你们那边完全不同,村与村之间全部修起了双车道的柏油路或者水泥路,大点的村子,村里面的道路也都是水泥路。这跟农村的机动车和电动车保有量急剧增加有关,比如我家,父母管理一个果园,妹妹在附近一家食品公司上班,家里机动三轮车一辆,电动三轮车一辆,电动车三辆。很难说清楚,是交通工具的升级,带来的道路的升级,还是道路的升级催生了交通工具的升级。从我们村到镇上,从镇上到县城,都有类似公交车的车队,一般是20分钟一班,坐车的人比较多,车价也不算贵(从我们镇到县城,30公里,4块钱,春节期间会涨到6块),往来县城与村镇非常方便。至于公共设施腐败,我们那边也有一例,90年代后期,镇上修了一条所谓的“环镇路”,双向四车道,中间和两侧各有宽阔的绿化道,但当时这条路几乎是修在了野地里,鲜有人走,多是群众农忙时用来晒晒粮食,奇怪的是,这条几乎没车经过的道路,没几年就坏掉了,石子飞扬,坑坑洼洼,质量不是一般的差。今年再回去,路两边陆陆续续盖起了门面房,空着的那种,但是路面早已不成样子,几乎看不出曾经修过柏油路的痕迹。一条耗资不菲的道路,活活浪费了。

  6. 呵呵,楼上的速度很快。我这次回家就割禾,脱粒,推谷。一般夏天都是早晨出来,中午11点就收工,下午4点多出来,晚上七八点收工。中午太热很少在外收割,这样计算出两天。如果一天到晚不休息,当然是可以做完的。当然,这次收割的是一季水稻。我们这边过去一般种两季,收早稻的时候夏日炎炎。

  7. “超市里不少商品的价格和大城市不相上下。”这个有问题,因为物流中转等因素,同类工业产品小城镇一般都卖得比大城市贵,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8. 完成一亩田水稻的收割、脱粒和运送回家,需要3个劳动力2天时间完成全部工作,~~~~~~~~~~~~~~~~~~楼主没干过农活,如果是壮年劳动力,2人一天如果工作10个小时,可以完成2亩田的收割,除非你搬运回家的时间很长。我小时候,和姐姐、弟弟3个人,弟弟很小,干不了多少活,早上5点钟去,到9点可以割下一亩多地水稻,然后下午父亲过来脱粒,大概也就3、4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一家小孩凑数的劳动力一天可以很轻松的收获一亩田水稻。当然比起机器差得远。

  9. 80后、90后进城大学生已经成长起来,农村回不去,城里容不下,30不结婚,40不生子,这可能是将来一个问题!农村好歹还有口饭吃。真正激荡30年刚刚开始。年轻人进城后,农村问题已演变成城市问题。要有牺牲两代人的准备。

  10. 土地的整合流转如果不是政府强制推动的话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农村公共领域的治理还依赖于财政的投入以及基层自组织的发展。公共领域的改善和农业的转型升级应该蕴含着不少就业机会。你说的”基层治理的缺失导致所有公共领域的失败“不会又是说乡村干部的问题吧?这个矛头指的也不一定对。

  11. CHOY:其实,这些地方的农村人口已经在90年代开始就充分释放,大部分南方和江浙打工人群,都是这些小农产区省份的农民工。这些村落,年轻人基本上在外打工,种田的只是中老年。机械化之后,不会有大量可转移人口,但会让这些中老年生活更舒适,还有打牌赌博等风气可能会更浓,呵呵。

  12. CHOY:这种改变也许很有限。中国农业最主要产出集中在东北华北新疆等地,南方江西湖南重庆等这些丘陵地带小农生产区,产量很低,基本是自给自足而已。因此,不会带来大格局的改变。

  13. 谭一飞兄的观点我赞成,其中问题可能在于,对基层公共建设,在农村空洞化后,基层民主化尚未上路,农民等利益相关者并无主导甚至仅是制约建言的能力和机会。

  14. 推荐阅读,文中说到了农村公共工程的低质量,我有感触。前阵子去老婆老家住了几天,那边门前小河,现在是自然河道,有成荫的大树,风貌不错,水质也还行,有村民垃圾直排,也可以设垃圾站、垃圾分类回收等解决。但听老人说,乡里准备把河道开挖,砍掉树木,以混凝土密封,如此一来。且不说靡费公帑,河水无法通过湿地溪流自我净化,恶臭难免。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