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1日晚上9点多,“10·5”湄公河惨案在昆明市中院庭审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

这是一起不同寻常的案件——13名中国公民在国外被集体杀害。船只被劫持发生在缅甸,船员被杀在泰国,主犯糯康则在老挝被抓,犯罪嫌疑人最后被移交到中国进行审判。去年10月5日,发生在湄公河泰国水域的这起惨案举世关注,成为考验这一地区跨国刑事司法合作的标志性事件。

澜沧江-湄公河国际水道通航以来,受益于中国和东盟各国贸易的增长,这一国际黄金水道的货物和人口运输量亦不断增长。去年惨案发生之时正值一年中的航运旺季到来,航运由此被迫中断了两个多月。

安全问题成为这条航道不得不面对的突出问题。“10·5”湄公河惨案的处理和四国联合巡逻执法机制建立,为湄公河次区域的刑事司法合作探索了一条新路,但要建立区域性刑事司法合作组织则任重而道远。

惨案还原

40岁的黄勇是贵州赤水人,在2009年独立制片人刘波拍摄的纪录片《湄公河之中国船家》中,脑门贴着创口贴的他,坐在“中华平安号”的驾驶舱接受采访。

在纪录片中,他讲述了跑船途中的艰辛。澜沧江-湄公河的中老缅泰(中国、老挝、缅甸、泰国)航段处于崇山峻岭之中,河道时而狭窄时而宽广,船舶驾驶需要高超的技巧,以应对不断变化的航道状况,有时还不得不聘用小船帮忙测试水位深度再前行。他的一位同事离婚不久,在纪录片中感叹因为常年在船上漂泊,和家人聚多离少,影响家庭感情。

黄勇是“10·5”惨案的遇害者之一,以河道为生的他,来不及和妻子说一声再见就离去了。

庭审基本还原了惨案经过:2011年10月5日早晨,根据糯康的授意,在桑康·乍萨的指挥下,翁蔑带领温那、碗香、岩湍、岩梭等人,携带枪支驾乘快艇,在湄公河“梭崩”与“散布岛”之间的“弄要”附近,劫持了中国船只“玉兴8号”、“华平号(全称中华平安号)”,捆绑控制了船员,并将事先准备的毒品分别放置在两艘船上。

扎西卡、扎波、扎拖波接到翁蔑等人通知后赶到“弄要”参与武装劫船。两船被劫至泰国清莱府清盛县央区清盛-湄赛路1组湄公河岸边一鸡素果树处停靠,翁蔑、扎西卡、扎波等人在船上迅即向中国船员开枪射击后驾乘快艇逃离。按照与依莱、弄罗的约定,在岸边等候的不法泰国军人随即向两艘中国船只开枪射击,而后登船继续射击,并将中国船员尸体抛入湄公河。

庭审现场并未明确多少名中国船员是被糯康集团人员所杀害,多少名是被泰国军人杀害。庭上,检方认为糯康集团和泰国军人是共谋作案,糯康集团要承担全部责任。

接受黄勇家属委托的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耿国平告诉《财经》记者,他向法庭提出了三个请求:判处被告人死刑、要求被告人通过公开网络道歉、赔偿214万元。

在法庭上,糯康称只有3000万泰铢(约600多万元人民币)的财产用来赔偿。即使如此,这桩案件若判决,要获得对方的民事赔偿,还须被告人财产所在国认可并协助执行,获赔之路漫长。

此外,涉案泰国军人的案件至今尚未开审,是否会引渡尚不明确。

此次庭审,检方还将发生在2011年4月,由糯康犯罪集团所策划实施的绑架中国公民勒索赎金的案件同案起诉。据昆明市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糯康被以劫持船只罪、运输毒品罪、故意杀人罪和绑架罪提起公诉,其他同案人也分别被以若干罪名起诉,但检方没有给出量刑建议,而是要求法院对被告人作出罚当其罪的判决。

糯康的辩护律师、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律师林丽则从“共犯过限”和“属于牵连犯应从其一重罪而处罚,而非数罪并罚”两方面进行辩护。此案目前尚未宣判。

刑事司法合作

船只被劫持在缅甸,船员被杀在泰国,主犯糯康被抓在老挝,“10·5”湄公河惨案的侦查和审理是个艰难的过程。

“10·5”湄公河惨案专案组组长刘跃进对央视称,抓捕糯康过程一波三折,两次精心策划的抓捕行动都告失败,最后在老挝波乔省敦棚县孟莫码头抓获糯康及其两名手下。

惨案发生次日,泰国媒体曾不实报道这一案件称,泰国军方接到毒品走私入境线索,并与船上的武装分子交火,部分贩毒者被击毙,其余跳水。

同一天,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公安局即启动边境警务合作机制,派出工作组赶赴事发地区,走访调查了解案情,协助打捞遇难船员遗体。通过走访目击者,他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泰国媒体上述所言,中国船只曾被武装人员劫持,进入金三角泰国水域后,在枪响之后再遭遇泰国军人的扫射。中国方面初步得出结论,案件存在重大疑点。

10月17日,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在泰国警方及中国驻泰国使馆领事官员的陪同下,对湄公河惨案的事发水域现场进行勘察。多国合作的侦查、情报搜集、抓捕工作渐次展开。

金三角地区地处老挝、缅甸和泰国交界地区,在这三国中,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的只有泰国,签订刑事司法合作协议的有老挝和泰国,中缅之间既无引渡条约,也无刑事司法合作协议。

不过,最终六名犯罪嫌疑人均被移交给中方,并在中国法庭受审。

司法管辖权是首要难题。检方起诉书对此案的管辖权部门引述了中国《刑法》、《联合国打击跨国组织犯罪公约》及《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的规定。其中依据中国《刑法》的是属地管辖和保护管辖原则,即案发地为中国的船舶,被害人为中国公民。

因为被害人为中国公民而依据保护原则将外国人移交至中国审判,此类案例较为少见。

近年来,中国的国际刑事司法合作有较大进展。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秀梅对《财经》记者称,“10·5”湄公河惨案从立案到判决的整个过程,都是国际刑事司法合作的范畴。因为案件侦查阶段就需要较多的国际合作,所以公安部发挥主导作用。而在一些贪官外逃的案件中,可能是最高检察院为主导,另外一些涉及到国外判决的认定,最高法院则是主导。

此前2011年11月25日至26日,中老缅泰四国执法安全部门代表在北京举行了“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部长级会议”,四方共同签署了《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联合声明》。随后12月9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和四国联合指挥部在西双版纳州关累港挂牌。

对于联合执法,一开始周边国家有所顾虑,在积极沟通协调进行增信释疑及各方努力下,联合巡航不断取得突破和进展。目前,第六次四国联合巡逻执法任务及首次联合查缉行动已经结束。

区域合作前景

自1994年开始历经七年六次事务级会谈后,中老缅泰四国交通部长于2000年4月20日在缅甸大其力签署了中老缅泰四国《澜沧江-湄公河商船通航协定》,依据该协定,中老缅泰澜沧江-湄公河商船通航协调联合委员会成立。

该委员会在今年9月12日召开第十一次会议,共同关注这一区域的国际行船安全问题。

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公开发布的信息显示,会议上各国代表团就修改完善四国现有的国际航运突发事件处置协调预案以及水上搜救和沉船打捞管理办法、在国际航行船舶上强制安装甚高频无线电话、进一步整治上湄公河国际航道等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并达成了有关共识。

航运的安全问题,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如果进一步地联合执法合作,会涉及到进入对方一些区域,还包括信息交换、情报交换等问题,各国有不同的考虑。”中国驻缅甸大使馆一位官员对《财经》记者表示。

澜沧江-湄公河国际河道通航始于1992年。当年,在亚洲开发银行的倡议下,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内的六个国家共同发起了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机制,以加强各成员国间的经济联系,促进次区域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此后,这一区域被称为大湄公河次区域。

其中,以缅甸、老挝和泰国交界处的金三角地区的安全形势最为复杂,面临地方非法武装势力、暴力犯罪猖獗等严重问题。这里复杂的雨林气候还滋长了毒品种植,成为继阿富汗之后,全球最大的毒源,并且直接导致了该地区的高犯罪率。

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2012年6月的最新报告,2011年缅甸的非法罂粟种植达到4.36万公顷,老挝为4100公顷,共占全球的23%。地方武装冲突、贫困与疾病,不但让这里成为毒瘤,也让它游离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湄公河委员会等多个区域治理框架之外。

因此,金三角地区国际治理也发展成以缉毒为核心的多边安全与稳定机制,以及跨界水域的治理与航道管理机制。

中国与该地区的司法合作也是建立在缉毒的工作框架之上。根据缅甸官方报纸《新光报》报道,湄公河惨案主要嫌疑人之一、糯康武装犯罪团伙4号人物翁蔑于8月28日在景栋的掸邦警察厅移交时,掸邦警察厅副厅长觉吞与中国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共同出席。

缅甸方面也在加大缉毒力度,并希望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今年3月28日,缅甸中央肃毒委员会在首都内比都举行会议,制定打击毒品的国家战略和15年规划,并邀请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美国缉毒局等组织代表参加。随后的4月25日,缅甸与中国、老挝和泰国四国合作抓获了贩毒集团头目糯康。

此次抵达昆明的缅甸方面军警联合工作组,组长为缅甸国防军总司令部军事情报部少数民族武装事务处处长左奈吴中校。该工作组专程提审了“金三角”特大武装贩毒集团及“10·5”案件主犯糯康等犯罪嫌疑人,并与中方交流通报“10·5”案件工作进展情况。

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共同打击跨国犯罪的合作有三个途径:一是在联合国框架下的多边合作机制;二是区域间的多边合作机制,如中国和东盟在安全领域的合作;三是双边合作机制。

中老缅泰四国所建立的联合巡逻执法机制正在探索一条区域内合作的新机制,但目前尚处起步阶段,离常态化运作尚有距离。

一些学者建议,应当在中老缅泰执法安全合作联合声明的基础上,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国家区域刑事司法区——由各国授权的执法机关组建统一的执法机构,设立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区警察组织,建立该区域的统一逮捕令制度等。但因为涉及各国主权问题,建立这样的机构并不容易。

“10·5”惨案发生后,澜沧江-湄公河国际河道一度停航。

据西双版纳州港务局码头管理科统计数据,2011年1月、2月,景洪港每月的货物吞吐量都超过2万吨。案发后水路运输受阻,勐腊县的陆路口岸排起了长龙,随后陆路运输运费增加导致物价上涨,严重影响了这一地区的正常国际贸易。

受多方面因素影响,今年以来,以景洪港为代表的澜沧江-湄公河河道的进出港货物流量持续下降。今年1月至8月,景洪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6.4万吨,同比下降64.4%。

如何保障该地区安全、促进贸易增长,成为各国不得不共同面对的问题。

【作者:《财经》记者 谭翊飞 王宇 】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