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城投债又称为地方融资平台的新宠,旧债未还,新债不断,在经济滑坡的情况下,一切让位于增长,地方债再次迅猛而起。

因为地方债在地方政府体外运行,很难对其监控。虽然温家宝曾在记者会上称,都要纳入人大监管。可是,这又产生了新问题,一来财政账本的公开尚且不够,更勿谈人大监督;二来,地方债的融资主体本来就是企业,而如果纳入人大监督,是否人大要对这些企业的债务兜底呢?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将相当危险。

最近的报道显示,海南省、甘肃省、上海市、广东省、深圳市已先后启动试编政府资产负债表工作,河南省焦作市也早已将地方政府债务报告作为预算报告的一部分进行编写并提交人大审议。

对于企业而言,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都是不可缺少的财务数据,而对政府而言,目前的预算报告只能算是现金流量表,反映每年的收支,而且即使这张现金流量表仍是不健全的——预算内、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的、社保基金的——这四张表尚不完备。

然而,即使目前的这些表格,如何界定其属性呢?比如政府性基金,这种收入方式,纳入公共财政的非常少,那么是否应当由政府控制来管理?是否应当取消呢?

下一步编制政府资产负债表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什么是政府的净资产?哪些资产是可以用来融资的?哪些资产是不可以用来融资的?哪些企业是融资平台,哪些债务是政府附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哪些资产可以证券化?哪些不可以?哪些债务可以向公众出售,哪些不可以……这些界定不明确,资产负债表的作用大打折扣。当然,有比没有好。

财政系统的专家对此寄予厚望,他们认为政府资产负债表可以监控地方的负债状况,监控地方政府的风险。但是,如果仅仅是一张表格(况且表格中可以隐藏的秘密太多了),恐怕并不难,只要财政部和审计署共同下个文件,在去年审计数据的基础上,将各类债务进行分类,纳入政府负债的范畴,先行上马。可是,连个预算公开都做不好,还指望政府资产负债表能做成什么样?

关键是对地方政府的真约束,编制了表格若不公开,对负债的担保或连带责任不明晰,对政府和企业(哪怕是融资平台企业)的权限职责不明,资产负债表有何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