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c66c7844e61419372f7&690映秀镇救援的最后时刻。

5月20日0点50分,映秀湾电厂职工马元江在废墟下度过了7天7夜后被成功救出。马被抬出洞口的那一刻,等待的人群爆发热烈的掌声,闪光灯记录着创造奇迹的那一瞬间。

尹春龙孤独地从废墟中走下来,水泥渣和灰尘让他的头发恍惚发白、定型。他已经忘记了穿着自己标准性的装束:红色的“中铁五局”的帽子、橘红色的救生衣。现场几乎没有人记得他,他有些茫然。

参与救援上海消防队在接受某电视台的采访,灯光明亮。尹成龙被一名志愿者推到镜头前:“你们也应该拍拍他,他也做了很大贡献!”上海消防队的领导给他一个拥抱说:非常感谢你!你的贡献很大。

持续了十几秒钟,人群散去,所有的消防官兵也走了,又只剩下他,连晚上住的地方都搞不清楚在哪里。

 

艰难救援

救援的地方原是映秀湾电厂办公楼,原本7层高的楼房,震后的废墟不到2层楼高。

18日,距地震发生已经有6天6夜,人能活下来就是奇迹。这里的救援已经进行了2天,但没有什么进展,多个方案开挖的洞穴都因为余震而前功尽弃。从废墟的顶部往下打洞是最后的方案。

中午1点,尹春龙第一次下到洞中。洞中出现难题,一具男尸背部弯曲,挡在虞锦华身边,这具尸体已经僵硬、发臭,被压得不能动弹,不移走尸体就没法救出虞锦华。

尹春龙个子瘦小,没戴安全帽,也没有戴口罩。他凿宽了洞,挤过尸体,爬到里面,然后穿着那个黑色雨靴使劲把尸体往外拽。下午4点,他和消防兵一起把尸体搬出了洞穴。一个小时前,他第一次用管子给虞锦华递了水。

搬出尸体后,挡在虞锦华身边的是铝合金框。到晚上8点,锯掉铝合金,医疗人员进入洞中,对虞锦华进行了双腿截肢手术。尹春龙在洞中抬出第一把手,救出了虞锦华。

洞中还有一个活人叫马元江。虞锦华被截掉的脚仍压在石板底下,逐渐腐烂,洞内充满刺鼻的尸体腐臭味。专业救援队员在晚上10点已经撤离。

这时,尹春龙孤身下洞,安慰马元江。他在洞下坚持了3个小时。

看不到马元江,尹春龙隔着断壁残垣喊:马先生,你坚持住,我们已经安全把虞锦华救出去了。

马元江说:兄弟,你搞快点,我想喝水。

水递不过去。

“你用蓝色的PVC管子插进来。”

于是,一根长4米的管子被找到,矿泉水瓶盖那么粗。尹春龙把管子在缝隙里插了进去,把管子斜起,往里满灌矿泉水。

“你看到管子没?”

“看不到,没有到我嘴里。”

“你听到水响没得?”

“听到了。”马元江说出这三个字时很激动,虽然没有喝到水,他仍然说了三个字:谢谢你。

在洞里,尹春龙拣了一瓶酒,他打开酒,洗手消毒,这个味道被马元江闻到。

“兄弟,我闻到酒的气味很舒服哦。”

尹春龙于是每隔一会就倒出一点酒,直到听到里面微弱而平静的呼吸声,他也困了,离开了洞穴。

他来到救助站的桌子上躺着休息,心里反复回忆刚才的对话:马元江的确切位置到底在哪?

第二天清早,他去找这个电厂的吴书记,上午没有找到。上海消防队的营救人员上午开始营救,他们开始挖辅洞,这个洞在一个倒塌的楼梯下面,后来证明这条路是错误的。

中午1点左右,吴书记回来了。尹春龙向他保证,12小时内救出马元江。通过吴书记,他找到上海队救援队的一位负责人。

尹春龙问:你们24小时能不能救出马元江?

对方说:如果在上海就能,有50吨的吊车就可以,但这里没有。

尹春龙说,他保证在15个小时内救出马元江。

下午3点,他楼梯上方开始凿新的洞。这个洞很小,瘦小的身子钻进去,正好把洞塞满,里面没有空气流动,则极度闷热,不戴口罩,腐臭味会让人作呕。而且,一旦发生余震,很可能自己也会被牢牢地压在底下。凿洞更是件困难的事,匍匐在地,手无法用力,而稍大一点的工具也排也不上用场。

3个小时后,尹春龙隐约看到了马的脚和腰部。这时候,他出来休息了。消防官兵下去继续凿这个洞。

晚上8点左右,尹春龙又下去了,这次他把盖在马元江手、胸、头部的大瓷砖清掉,头和手都看到了。

他通知上面拿葡萄糖,用管子往马嘴里灌。马元江喝完了一袋医用葡萄糖。只要马元江的生命能够维持,救援就成功了一半。尹春龙继续凿洞,并锯掉挡住马元江出路的钢筋。

2个小时又过去了,晚上10点,尹春龙被叫到下面来休息。在快出来的时候,尹再一次爬到废墟顶上,要求下洞,但救援队员让他休息。

次日0点50分,创造奇迹的洞穴再一次创造奇迹,马元江被抬出洞口。

 

成功之后

持续了十几秒的拥抱过后,尹春龙接受了一家国外媒体的采访。这让他兴奋不已。他猜想中央电视台的直播节目已经让他扬名世界,他对一起参加救援的志愿者刘润全说,“有些歌星奋斗十年才达到我们今天的成就。”

那天晚上,他没有马上去找住的地方。他听说某个地方塌荒埋了18个人,没有人去救,他想去。他觉得如果救出了那18个人,“成都军区司令就要来接见我了。”

他在为这次救援寻找有用的资源,一个是某医疗队的负责人,刚来的时候他见到这个医疗队背的东西比武警还多,他想说服这个医疗队负责人明天协助他去救人。他还要找电厂的吴书记,是吴书记对他的信任,他才有机会下第二次下到废墟中救人。

可是太晚了,他谁也没有找到。

在指挥部的营地附近,他见到两个官兵在啃一只烤鸡,官兵见到他后马上说:这个人我认识,救人的志愿者,快过来,吃鸡。

这时候他想起来,自己饿了。但他没有留下来吃鸡,去救助站找了一盒方便面。有人听说他刚救了人,给他专门烧了开水,这是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

他钻进一个充满脚臭汗臭尸臭味的帐篷里休息,仍然睡不着。他担心自己的那身标志性装束——红色帽子和橘红色救生衣搞丢了,他说如果有人戴了那个帽子就是冒充他。那两件装束,分别是他14号在都江堰网吧救人和15号在离映秀镇3公里的码头维持秩序,人家送给他的纪念品。

第二天清晨,天刚亮,他就坐在镇上的桥头,恢复了那身装束。但他没有去救那18个人。有记者告诉他,那地方比房子倒塌的废墟更危险,因为塌荒的地方都是松土,一挖就滑坡。而且,在石头底下的人有可能存活,而在泥土底下没有空气,不可能存活。

他跟着某媒体的车回成都。到了都江堰,他买了份当地的报纸,看到后非常愤怒:你看这个报纸,怎么写的?!

那份报道出现了他的名字,但不是主角,而是被救者马元江。在成都,他去医院看望虞锦华,一路上他固执地向每一个人诉说自己救人的英雄事迹。

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买电池,他相信他的小灵通会被记者打暴,但并没有。本刊记者和他一同在酒店住下,他想在电视上找到自己的身影,可没有,只有一条简短的消息,连他的名字也没有,他仍然睡不着。

第二天,成都某报纸的头版登载了他的事迹,酒店的总经理给他送来了鲜花,并承诺负担他在酒店的所有费用。他接到北京某记者的电话,告诉他,关于他的报道出来了。他催促记者快点问,走,去网吧看新闻,其实他从来没上过网,也不会。

在本刊记者的电脑上看到那个报道中他的照片,他兴奋得大声喊起来:这里!

第二天,他离开了成都,去重庆,看望马元江。他在洞穴下陪伴了他几个小时,他肯定记得他。

 

他的生活

尹春龙走在成都的街头,许多商埠门口挂起了横幅:沉痛哀悼汶川大地震死难同胞。他口中默默地念叨:沉痛哀掉……

在对记者讲述自己救人的故事时,他总是反复强调自己的身份:商人。自己买原材料、自己培植、自己卖。

他做的是香菇生意。15岁那年,初中没毕业,他来到成都市高新区石养场学种香菇。吃住老板包,240块一个月,一年半后,他成师傅了,独立种香菇。

在信用社贷2万,东拼西凑借了几万,在成都双流北江镇租了4亩地种香菇。

每天早晨6点多,他起床,弯腰摘香菇,保持同一种姿势可以摘一天,就如他在洞穴中救人一样。中午,吃过午饭,他骑着三轮车去卖香菇,平均一天可以卖200斤左右,现在每市斤可以卖三四元。

成本投入太大,开始并不赚钱。从去年开始,效益开始好转,香菇一年种两轮,收成好的话,一年可以收入达15万。

爸爸在家具厂的工作也不干了,帮他打理香菇种植。妈妈去年为他生了个小弟弟,也帮忙种香菇。卖香菇的事,都是他一个人打理。

在家里,他说的算。12号发生地震,他当天晚上就想好要去参加救援,但并没有告诉爸爸妈妈。第二天早晨,他说出去买点东西就走了。

他花370块打的到了都江堰,12点到那,12点半开始参加一个网吧救援,里面全是尸体,他第一个进去看,然后就走了。在都江堰,他打了个电话给他的邻居,让他告诉父母,他出来救灾了。

本刊记者一次与他聊天,他趟在床上,似醒非醒地回答。本刊记者说:坐着说话是对人的尊重。他马上弹跳起来,挺直腰杆坐在记者面前,“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你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回去种香菇,那是我的饭碗,就像你们当记者要采访我。我希望报纸报道后,能找到商家扶持我种香菇,香菇少,能赚钱,但资金太薄弱了,反而成本高……不,不,不。我的理想是把志愿者组织起来,专门成立应急部队。只要哪里有困难,我们志愿者都能随时付出生命代价去抢救。”

你想我们报道一个真实的你,还是报道成一个英雄?

“当然是真实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但我有一件事没有说过,我曾经有过爱过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可惜她离开了我。”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