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社北京10月21日电截至今年9月末,全国已组建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三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858家,其中村镇银行799家。

这篇报道主要说明,今年5月,银监会出台《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实施意见》得到了执行,民间资本成为了村镇银行的主力等等。

可是,农村金融真的就是上述三类新兴农村金融机构可以概括的吗,显然不只。而且,对全国来说,才858家显然少得可怜。温州金改热炒一时,而今沉寂。当初的承诺,诸如小贷转村镇银行,其实不过是空话,因为对村镇银行的限制条件并没有任何改变,达到条件当然可以设立村镇银行。

这几年,沿海外贸增长乏力,而以重庆、河南、江西(这三个地方今年1-5月外贸增长列居前三)等为代表的内地代工厂兴起,这意味着内地经济有较大的发展,当然这些转移的产业到底是在县域,还是大城市的工业园内还要具体考察,但至少应会带动中部、中原和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如此看来,县域经济应是有较大起色。

县域经济如果能得到较大发展,那么县域金融的需求必定更大。之前央行出台过政策,对县域法人金融机构降低准备金率,而且要求至少一定比例的资金投放到本县,但后来的调查发现大多数没有做到,对县域经济、金融促进不大。

一些新的机构机构,如扶贫基金会下属的机构发展非常快,还有一些其他的小贷公司。农村的小额贷款政策比以前有进步,前两年在河南看到一些小贷政策,但金额太低,难有作用。但是,小额信贷公司面临资金来源不足的问题,许多小贷公司试图以资金合作或其他形式,打破限制,吸收存款,但相当困难。
一些资产管理机构则仿照华尔街模式,做了号称的中介金融业务。即,通过一个平台,让借款人和贷款人直接对接,中间人只收取手续费,但为了防范风险,将债券拆解分散,并且提取一定的风险金。此举确有创新,可是打包分散后的资金,到底是给了真正的分散贷款人,还是被这个中间人挪作炒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的工具呢?此举值得警示。
前几年,农信社改革浩浩荡荡,但产权机制不清、法人治理机制不清的情况下,难以寄托农村金融之希望。许多地方在国家帮助化解债务之后,又重新买车盖楼。信用社的真正状况也许还要过一些年才能看出。今年,河北的一家农信社破产,消息一出,引起关注,可惜细节的信息挖掘相当至少。这里面涉及十分复杂的法律问题,尤其是:在两家银行债务人之前,其他的股东和债务人怎么处置的?
随着县域经济发展,未来农村金融潜力一定很大。一部分针对政府,即融资平台为核心的金融,无论是资产证券化,还是中小企业集合债等等,而省级平台的城投债等其他债券、信托融资可能在县级还不普遍。未来,债务压力只会加大不会减少,如何融资,及如何消化已有债务的风险,都有巨大空间。另一部分针对农户,包括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如农业机械的推广。而农民生活方便,如保险、养老,这些在农村并不普遍,未来可能会发展更多的金融手段。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土地。如果农村土地能成为抵押品,那么农村金融会爆炸性增长。当然,是好是坏则要具体判断了,包括资产证券化,我个人觉得都得谨慎行事,片面推广,后患无穷。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