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条消息都与土地整治相关:其一,近日,中央财政通过中央分成新增费安排37.6亿元,专项用于河南省南水北调渠首及沿线、湖北省南水北调汉江沿线、湖南洞庭湖区基本农田建设、云南“兴地睦边”、宁夏中北部等土地整理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同时带动地方投入29.5亿元。其二,土地整治重大工程和示范省建设推进会在京召开。

通过查询资料可以得知,大规模的土地整治行动大约始于2010年。2010年5月19日下午,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分别与河北、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江苏、安徽、江西、山东、湖北和广西等省(自治区)举行了整体推进农村土地整治示范协议签字仪式,标志着中央与地方财政共同投入、整体推进的农村土地整治工作正式启动。中央财政将从中央分成的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中安排资金260亿元用于10个示范省(自治区)的整体推进农村土地整治示范工作,并带动示范省(自治区)统筹各项土地整治资金300亿元左右配套投入。

据国土部贠小苏介绍,整体推进农村土地整治的组织方式是:“政府主导、国土搭台、部门联动、农民自主参与”。

2012年3月16日,国务院批准了《全国土地整治规划》。该规划要求,各地在实施农村土地整治项目中,要按照中央有关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切实维护农民权益的要求,认真做好地籍调查和权属管理工作。但对于工作机制的表述则出现了新变化——建立“政府主导、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为主体、国土搭台、部门参与、统筹规划、整合资金”的工作机制——其中,过去的“农民自主参与”变为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为主体”。这意味着,强化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权力,而淡化农民自主参与的色彩

这个变化,看起来是小事,实则是大事,关系到土地整治过程中农民权益的保护,影响到土地整治的推进效率。如果忽视农民权益的土地整治工作大规模推开,那么推进速度肯定会加快,更多的农民土地权益得不到保护。

虽然按照规划要求,土地整治中,涉及土地权属调整的,要在尊重权利人意愿的前提下,及时编制、公告和报批土地权属调整方案,组织签订权属调整协议,并确保调整结果公开、公平、公正,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土地权益,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但在实际执行中,要让一个个中西部地区的小农同意将其土地权属调整,相当困难。

因此,这可能意味着,中国在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促进农业规模化和现代化方面正在采取更为激进的措施。目前的土地整治大得多仍在粮食主产区开展,但也有部分属于过去的小农耕作生产区域。

新一届政府提出协调“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如何协调,意味着城镇化的推进速度。农业现代化的提高则会加速城镇化,进一步挖掘城镇化的潜力。对于宏观经济增长可能是好事。

一些学者也支持更为激进的城镇化战略。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社科院学者蔡昉在被问到“对中国而言,城镇化比率多少是合适”的时候称,中国并没有什么例外,相反,中国人多地少,可能需要更高的城镇化率。他认为,中国城镇化政策可以更加积极一些。

2011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超过了50%,如果按照发达国家的城镇化,这个比率应达到70-80%。如果以这一数据为参考,中国还有大量的农业生产劳动力转移到城市。虽然目前,中国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已大规模外出,并未显现因为低端劳动力工资上涨而出现的回流现象。未来,如果要继续提高转移的比率,可能需要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减少农业从业人口的办法进行。

城镇化被认为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发动机。李克强曾在一篇署名文章中称,美国的高科技和中国的城镇化将是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两大动力。但是中国的城镇化存在明显的跛足现象,工业化和城镇化极不协调,人只是作为生产工具进入现代化大生产,却无法在城市获得平等的待遇和地位,这导致了广东近年来连接发生各类社会骚乱事件。

土地整治加速直接影响到中国未来的城镇化进程,值得高度关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