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胡锦涛在十八大开幕式上提出了一个中期的蓝图: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此目标意义重大,因为根据未来的目标,可以计算出平均每年的增长目标,假设2010年GDP为A,未来每年的增长率为X,10年后的GDP增长至2A。计算公式如下:

A*(1+x)的10次方=2A

由此可以计算出,X=0.0717734625363

如此看来,十年的平均增长率需达到7.18%。2010年GDP增长为10.3%,2011年9.2%。显然,这两年都要高于这个平均数。但是因为只占两个年份,对未来八年的平均增长率拉平的比率不大,因此可以粗略估计,未来年均增长率要达到7%。

过去,中国经济增长总有个核心概念叫“保八”,即GDP增长率要在8以上。对此有种种解释,诸如,中国没有有效的就业衡量指标,就业指标被纳入经济增长指标,只有经济增长保八,就业才能保持稳定,社会才能保持稳定。

但是对此有诸多质疑。就业和GDP有一定联系,但不一定是线性关系。

今年,因为预计到经济困难,目标定位7.5%,这已经是自1999年以来首次低于8%,1999年为7.6%。十二五的目标,年均增长为7%。以此看来,至少在十二五阶段,如果经济不出现大的波动,顺利实现2020年翻番目标的前半段任务可以实现。

可是,后半段呢?

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仍然在老模式下狂飙突进,消费一直疲软,出口现在不行,投资变本加厉,但是平均投资回报率日益降低。在过去的比较优势——便宜的劳动力和便宜的土地——两大要素优势都已失去的情况下,要实现经济增长谈何容易?短期可以通过印钞票维稳,但最多不出二三年一定困难重重。

经济增长方式不转是死路一条,经济方式转变,一定要痛下决心,逐渐去除土地财政、改变垄断金融为垄断企业输血的局面。这些转变都如壮士断腕,甚至是心脏再造手术,十分不易。更为不易转变的是经济发展的制度环境——政治制度。

2016年以后,中国人口直线下降,老年人占比急剧上升,社会负担沉重,经济发展面临更大隐忧。

按照林毅夫的乐观估计,中国经济在未来仍可以保持8%的增长20年。而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远没有这么乐观。

未来,如果按照2020年翻番的目标前进,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战略会受制于这一数字,出台种种短期政策。而短期政策必定带来长期痛苦,并影响最终目标的实现。这是个两难。

全球经济尚且不稳,中国经济前景不明,这个政治口号般的目标不要也罢。尤其是人均收入增长翻番,如果依靠通货膨胀还有可能(历年计算GDP都是以当年物价为依据,不会扣除物价因素)。如果没有通膨还有统计局,一数字耳。可是百姓的感受是真切的,他们最有发言权。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