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街村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网民们吵得不可开交,相互谁也不买谁的帐。一方的观点说,南街村是权力经济的产物,早该倒掉了,现在终于资不抵债了,这充分证明了集体主义的那条道路行不通!另外一方却反驳说,你去问问南街村的村民,你看看他们满意不满意,你去看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南街村的态度是怎样的?!

    争执不下,在南街村内外似乎出现了鲜明的反差,外面把它说成一个封闭的“动物庄园”,里面则似乎集体被“洗脑”,对外面充满敌意。笔者总感觉无论是哪一边,其观点似乎都不能说服我,都有欠缺。从某种程度上说,南街村的讨论走入了误区。

    对前面一种观点,批判权力经济,我当然举双手赞成,但现在就断言“资不抵债”,我只能说你太乐观,以为中国真的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当地市政府又给其下三千万资金,而类似这样的“扶持”或“支持”媒体又能知道多少?对其账目,更是任何类似明星村庄的核心机密,外界无法知道其真相,16亿的负债当然不少,但按他们当地的说法是,总资产达26亿,负债率是60%多一点。真问题是什么?真问题是总资产到底是多少?总资产是不是传言中的有包括了8亿无形资产才26亿。有的评价文章,直接来清算南街村的资产,把年利税值和负债数字相比,真是可笑。

    对另外一种观点,我同样反对其“斗恶”式来为南街村解脱罪责,也即当你说南街村贷款多,他就举一个例子说另外一个企业贷款更多;你说他剥削外来工,他就举一个例子说珠三角的企业剥削更严重。这里有逻辑错误,根本不值得批驳。然而,村庄内部对南街村的评价出现极大差异也是不争的事实,从某种程度上说,能给村庄争取到极大利益(暂不谈如何争取到这种利益)的王宏斌是有群众威望的,南街村周边的大多数中原农民也是羡慕的,甚至可以说,如果让全国农民来自愿选择是否愿意居住南街村,我想大多数也是愿意的,他们靠自己个人的努力,没有良好的后天教育,没有公平的社会环境,即使解决住房、教育、医疗也是相当的困难。然而,外界的讨论却一直把南街村的声音简化为王宏斌的声音,以为南街村是一个真正完全封闭的王国,其实不是,南街村的颖松大道是连着县城的,只要南街村集体能提供的福利待遇和他个人在如此社会环境下奋斗达到的结果出现零界点,南街村的村民会自己用脚投票的,不用等到外界来唱衰。

    那么,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的冲突?根本的原因在分不清“问题”与“主义”,现在对南街村的讨论就好比神仙在云上打架一样,没有根基。这样的讨论中,南街村被虚化为一个意象,人们在讨论的意象中的南街村,而不是现实中的南街村。而媒体调查所呈现的不全面性也同样是出现这样讨论偏差的基础。

    南街村的这轮讨论其实在走历史的老路,90年代初,官方树立南街村典型的时候,是这样做的:经济不赖,政治过硬,因为政治好,所以经济要好,所以就给很多支持。而现在呢?这个路数倒过来了:资不抵债了,经济不行了,所以那一套管理模式不行了,政治不行了。虽然风向标已变,但其实背后的思想模式仍然是一样,双方都中了意识形态的毒太深,都太过于在乎这个意识形态。前者把那点管理模式当真当成了是一个有理想有信仰的村庄去树典型,后者批判它也真的把南街村当成了一个意识形态的村庄的典型去分析。

    实际情况并不是如此。南街村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形态信仰,《南方人物周刊》的报道也展现了这一点,甚至可以说,南街村从成名至今就根本没有信过什么主义,如果说有什么主义的话,那就是中原农民求生存的逻辑,就是传统社会夹杂着迷信和种种其他古代社会文化的生活准则。

    胡适说,多谈点问题,少谈点主义。这句话用在南街村上也是合适的。如果我们能摒弃南街村头上的“帽子”,面对现实去分析南街村的问题,那么,南街村的反思将呈现另外一副图景。这些反思至少应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机会主义的批判。南街村当然要批判,但批判不应仅仅限于权力经济,而更应深入到这种权力经济产生的本质和危害。南街村没有理想主义,只有实用主义,没有理想的实用主义就是机会主义。根据媒体调查报道所能展现的事实是,南街村在90年代前半期能以每年翻一番的速度发展与便利地获得巨额贷款直接相关,而能获得巨额贷款与当时被树立政治典型直接相关。而当它获得巨额资金后,胡乱开支更是通过常识就可以判断的,比如永动机及各种村内的形象工程。

    南街村的这种发展模式的危害性在于,南街村这种利用国家权力的政治投机被鼓励,被当作典型,成为大众学习的典范,这就好比等于让全国人们都去学会投机,只要投机能带来利益——村庄的小利益,至于国家利益,至于道德等等,都可以不谈。成则为王,败则为寇。这种机会主义不仅仅在败坏国家的经济体系,更败坏了这个民族的基本价值观和道德。从这个意义上,怎么批判南街村都不过分。

 

    二、南街村的发展分析必须置身于整个改革开放之后的农村发展进程中去分析,南街村的成功同样折射出整个体制对农村发展的不公正,它不过是在不公正的大体制下,一个小体系的自我抗争。如果我们把南街村放到同类村庄的对比中,我们能够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还比如同类的村庄如华西村。这些村庄为什么都有同样的特征:强势的领导者,集体经济等等。

    为什么他们普遍出现“合作”的趋向?因为很简单,农民单个进入市场的力量太弱小了,土地不能转化为资本,他们没有任何资本积淀,80年代默默无闻的南街村的发展同样走过一个艰辛的历程,为了获得原始发展资本,通过预售砖的形式集资办厂。虽然王宏斌在管理村民的手段或措施上有问题,但采取这些措施是有原因的,原因是农民必须合作,而国家没有提供农民可合作的资金、法律形式等渠道,近年才姗姗来迟出台《合作社法》,而集体土地的流转至今没有放开,农民的发展受到法律制度的极大束缚。王宏斌所带领的似乎是逆市场的合作,其实也恰恰是市场化的表现之一,只有“团结”,他们才可能站稳脚跟。虽然,他们这样以强力的形式进行合作遭到外界的种种批判,但如果外界的批判者能站在本村农民个体的立场上分析问题,或许就能有更多的同情和理解;而如果你再去认真倾听和分析本村民众对王宏斌及村集体发展的看法,你就更能理解为什么内外的舆论和情绪为何有如此大的差异。请不要告诉我所有的村民都是被洗过脑的,我不相信王在市场经济时代可以把一个小村庄的居民洗脑洗到连自己的基本经济利益都作不判断,不要太高估王宏斌。

    从媒体报道的信息上来看,王宏斌至少初期是不愿意的,他也不懂什么叫上市。站在他的角度上看,走此“下策”,实属不得已。为何如此说?所有的人都知道的常识,这个东西是集体,就不是个人的,你要拿到个人手里,必须购买,就是MBO也好。但南街村不是,没有任何程序,直接划归到三大班子成员名下,这如何了得?这样的局面即使让政府想帮他说话也没法说,他如果敢公开允许所有的地方都这样做,那么中国早就乱了套。

    从这个层面上,我们再深究,为什么南街村要改制?因为按照我们的法律,要上市必须要改制。问题是,既然法律承认集体所有制,为什么集体所有制的土地、资产就不能进入市场流通,为什么农村的土地就不能抵押,为什么农民的宅基地就不能卖给城市人呢?这样的所有权真的法律意义上的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绝对权利吗?再作进一步的假设,如果南街村的土地没有被本村办厂,那么土地会被用来做什么?县城周边,中国许多这样地方的土地都被政府征用了,财富转移到国家了,而不是农村社区本身。

    如果不承认集体所有权的存在,为什么不直接把集体所有权直接分为“共同共有”或者“按份共有”,这不更明晰吗?保留这个法律模糊地带是留给谁来寻租呢?是在伤害谁的利益呢?

    我们不能只批判一个恶的小体制,更应当看到这个恶的小体制背后更恶的大体制,只有这样的反思才是有力的。

 

    三,熟人社区的自治和国家权力的区别。在一次南街村讨论会上,一位发言者说:我们其实都生活在一个大南街村。我不反对这样的提法,但我反感这样讨论问题的方式,或许是因为中国人敏感的政治神经,总是把细小的问题想象成宏大的政治问题,而这个被讨论的对象却被忽视,讨论陷入空洞。

    南街村种种管理方式的问题,可以说是与人民公社的体系没有多大区别。但问题是,为什么南街村能维持这么多年?根本的原因当然不是有暴力统治或其他利益控制,而在于这个体制从某种程度上适应了传统的专制政治文化和乡土社会的规则(不排斥在进一步恶化这些制度和规则)。

    南街村的小范围的控制制度,实行有很多前提,最重要的前提就这是一个有边界的社区,即是一个熟人社会。王宏斌在村民中获得的信任并不是仅仅靠宣传、欺骗而起家的,年长的村民是看着他长大的,对他的信任是在年积月累的过程中形成的(这种信任并不等同于赞扬王的品德,因为乡土社会信仰的能人并不一定是道德高尚的人)。而且,正如南方人物周刊所报道的,他每天在村里转悠的习惯,让村民每天看到他,这同样是他获得信仰的要素。

    对村民来说,什么是他最重要的?生存和吃饭。这是困绕中原农民最根本的问题。他们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只不过优先选择了经济利益,而忽视了基本的权利。我相信,在物质富裕程度更高的南街村,他们通过互联网接触外界信息的手段更多,他们会有自己的智慧,逐步摒弃违反基本人权原则的制度,从80年代的管理体制到现在的管理体制,民兵减少,民兵不再随便进人家家里,学习班很少开了,这都是例证。

    人们总是害怕这样专制的东西成为典型,扩散,我倒觉得并不要担忧,人民公社早已经倒掉了,我们有这样的自信,我们回不去。即使南街村在某种程度的“返古”,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化石,况且还是一个市场体制下变异的化石。如果我们连这个自信都没有吗,还需要去用一个南街村的想象力——作为棋子去批判我们人民公社的体制吗?

    从这个层面上说,我反对这块变异的化石,但我也更同情这块变异的化石,保留让其自我改良的空间,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