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会想到,当你在星巴克喝咖啡,或在旅途的飞机上,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超过英国了,这件事发生在2007年,相距1957年已经五十年,相距改革开放近三十年。 

当我们回顾2007年,我们不得不惊叹世界正在静悄悄地改变中国。国内,草根维权更多地被国际媒体所关注,从钉子户事件的和解到深圳劳工负责人被砍事件,从安徽合肥到江苏南京的两封公开信……新《劳动合同法》出台一个月不到,深圳工厂的蓝领老工人已经自发聚集在政府门口,要求解决老工被辞退问题。奥运倒计时纽一周年,纽约时报头版头条是北京的一个被拆迁户,中国的环保、医疗、能源,无一个不成为国际关注的话题。全球都在盯着你,你必须用文明回答全球,不能再野蛮了。外国人谁也不会想到,全球化的红利除了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外,还在这个最具中国文化底蕴的“面子”问题而影响中国。当然,我们不能盲目高估世界对中国的影响,体制仍然以其固有的步伐前进,但至少有那么一丁点改变。行动者,有希望,这也是今年《南风窗》杂志的年终封面专题。

 经济全球化也更让老百姓有切身感受,一本诡异的《货币战争》竟然流行中国,中国人对金融和货币的关注前所未有。海外资金在赌中国,带起了国内资本开始在股市呼风唤雨,贪官不敢放在银行的黑钱也能在股市和房市漂白、升值。中国的出口商品源源不断为中国赚取以美元为主的外汇,美元却在不断贬值,国内物价不断上涨,中美为贸易(产品质量和安全、知识产权)打得火热,铁娘子在全国掀起巡查风暴。国内金融火热,央行连续出招,提高准备金,发行央行票据,控制房贷市场,成立让世界恐惧的主权投资基金……这一切,由世界赌中国而带来的热潮,方兴未艾,诡异无比。

民生、民主、民权,伴随着十七大前后的高层变动又出现某种新的迹象——或许是希望。从医疗、教育到住房,这些话题一个接一个成为社会的热点。“民主是个好东西”成为一个俗语,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兴起,对自由市场和福利国家的辩论更增进了人们对现实问题的认识。人们对十七大报告中许多新鲜的词汇细细咀嚼,这些词汇甚至还没来得及被公众所了解,如生态文明。环保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成为热点话题,国际上关于中国减排的指标也争论不休,国内则寄希望修改官员的政绩考核指标。“公民”这个词终于得以彰现,厦门市民是好样的!网民更是不遗余力地参与到公共事件,从高莺莺案的审判过程中,在山西奴工事件中,在假老虎事件中,一个个有正义感的网民站起来,他们出钱出力,自费赶赴现场,他们代替了知识分子的上山下乡,捐钱捐物,深入调查,堪称中国中产的楷模。

知识分子继续躲在自己的圈子内争吵,一个小的事件引发一场口水战。知识分子内部的分裂已经越来越大,不可调和,极左被认为已经失势,但正因为右派的不争气——仅仅像“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一样来说“改革就是好,就是好”已经没有说服力,必须从问题出发,分清改革和改革中的问题。

春天之后是盛夏,明年夏天的北京的盛会无疑已经在提前改变中国。如果“面子”工程带来的和谐和内在的改革冲动能引导中国走入制度化的民主进程,如果中国经济的复杂形势失控,如果……

谈论中国成为热门的话题,一些人争论起到底是“华盛顿共识”还是“北京共识”,到底是“中国改变世界”或者是“世界改变中国”,或者是中国到底是一个“有韧性的威权体制”还是一个可怕的怪物?这一切,目前似乎都难以见分晓,只有由未来中国之走向回答。

谁也不会想到,当你在星巴克喝咖啡,或在旅途的飞机上,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超过英国了,这件事发生在2007年,相距1957年已经五十年,相距改革开放近三十年。

当我们回顾2007年,我们不得不惊叹世界正在静悄悄地改变中国。国内,草根维权更多地被国际媒体所关注,从钉子户事件的和解到深圳劳工负责人被砍事件,从安徽合肥到江苏南京的两封公开信……新《劳动合同法》出台一个月不到,深圳工厂的蓝领老工人已经自发聚集在政府门口,要求解决老工被辞退问题。奥运倒计时纽一周年,纽约时报头版头条是北京的一个被拆迁户,中国的环保、医疗、能源,无一个不成为国际关注的话题。全球都在盯着你,你必须用文明回答全球,不能再野蛮了。外国人谁也不会想到,全球化的红利除了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外,还在这个最具中国文化底蕴的“面子”问题而影响中国。当然,我们不能盲目高估世界对中国的影响,体制仍然以其固有的步伐前进,但至少有那么一丁点改变。行动者,有希望,这也是今年《南风窗》杂志的年终封面专题。

 经济全球化也更让老百姓有切身感受,一本诡异的《货币战争》竟然流行中国,中国人对金融和货币的关注前所未有。海外资金在赌中国,带起了国内资本开始在股市呼风唤雨,贪官不敢放在银行的黑钱也能在股市和房市漂白、升值。中国的出口商品源源不断为中国赚取以美元为主的外汇,美元却在不断贬值,国内物价不断上涨,中美为贸易(产品质量和安全、知识产权)打得火热,铁娘子在全国掀起巡查风暴。国内金融火热,央行连续出招,提高准备金,发行央行票据,控制房贷市场,成立让世界恐惧的主权投资基金……这一切,由世界赌中国而带来的热潮,方兴未艾,诡异无比。

民生、民主、民权,伴随着十七大前后的高层变动又出现某种新的迹象——或许是希望。从医疗、教育到住房,这些话题一个接一个成为社会的热点。“民主是个好东西”成为一个俗语,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兴起对自由市场和福利国家的辩论更增进了人们对现实问题的认识。人们对十七大报告中许多新鲜的词汇细细咀嚼,这些词汇甚至还没来得及被公众所了解,如生态文明。环保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成为热点话题,国际上关于中国减排的指标也争论不休,国内则寄希望修改官员的政绩考核指标。“公民”这个词终于得以彰现,厦门市民是好样的!网民更是不遗余力地参与到公共事件,从高莺莺案的审判过程中,在山西奴工事件中,在假老虎事件中,一个个有正义感的网民站起来,他们出钱出力,自费赶赴现场,他们代替了知识分子的上山下乡,捐钱捐物,深入调查,堪称中国中产的楷模。

知识分子继续躲在自己的圈子内争吵,一个小的事件引发一场口水战。知识分子内部的分裂已经越来越大,不可调和,极左被认为已经失势,但正因为右派的不争气——仅仅像“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一样来说“改革就是好,就是好”已经没有说服力,必须从问题出发,分清改革和改革中的问题。

春天之后是盛夏,明年夏天的北京的盛会无疑已经在提前改变中国。如果“面子”工程带来的和谐和内在的改革冲动能引导中国走入制度化的民主进程,如果中国经济的复杂形势失控,如果……

谈论中国成为热门的话题,一些人争论起到底是“华盛顿共识”还是“北京共识”,到底是“中国改变世界”或者是“世界改变中国”,或者是中国到底是一个“有韧性的威权体制”还是一个可怕的怪物?这一切,目前似乎都难以见分晓,只有由未来中国之走向回答。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