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商陈正坤的出现引起了湛江市教育系统的一场风波。他是省教育出版集团派驻湛江地区今秋教育辅导书宣传推广的负责人,负责推广省里的教辅书。来者不善,他带来了湛江市教育局今年的97号文,这个文件推荐各县区订购今年秋季教辅书,推荐目录里只有陈正坤的书。
    这改变了以往教辅材料由学生自由选订或由各县区负责订购的现状,引发了湛江教辅市场的一场的明争暗斗。斗争的双方,一方是原有利益格局中的受益方——各地方教育部门,一方是地方小书商和陈正坤。
    行内人都知道,义务教育阶段教辅市场存在巨大利润,谁能占领这个市场谁就能获得巨大的利润。而占领这个市场的诀窍不在于谁的书物美价廉,也不需要去说服学生或老师,而只需要获得当地教育部门的支持。
    因此,这场明争暗斗牵涉到教育系统内部不同级别之间——镇教办(教办编制已取消,在湛江地区多挂靠在中心小学)、县区教育局和市教育局,也涉及各级新华书店发行公司,湛江市文化执法大队也牵扯到这场纠纷中来。
    陈正坤则是整个事件的焦点,他的出现打破了湛江教辅市场的原有利益格局,一些人对他“恨之入骨”,电话恐吓、当面警告都有。一位当地教育系统人员当面对他说:进入我们这里,不和我处好关系,从来没有谁能把事情做好。

 

合法正版教辅被查处
    吴川和雷州的查书事件是矛盾爆发的一个小口子,这件事在湛江市教育系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陈正坤至今仍觉得“不敢想象”,“都是一家人,怎么会打起来,这是自己放个苍蝇在脸上,自己打自己啊!”
    事情是这样的。8月底,陈正坤看到马上要开学了,就让人把吴川地区订购的书直接运到吴川,准备直接分发到各个学校、教办。
    然而,书还未卸下,吴川市文化执法大队的人就到了,他们强行把书扣下,说是“非法的”。至于为何“非法”,他们说不清楚,因为这套书毕竟是省教育厅审定、省教育出版集团出版的正版书。
    湛江市文化执法大队杨姓队长得知陈正坤的书被查处后,赶紧亲自开车去广州请示上级处理意见,他转告给本报记者说,省新闻出版局的领导给了3点意见:一,书是合法的,必须马上解封;二,书交给新华书店发行;三,罚款。
    吴川市文化执法大队按这3点意见处理,陈正坤在吴川被罚款3万元。
    据吴川市新华书店一名陈姓工作人员说,这批书,小学共有1万多套,初中近1万套。按行内的说法,“一套”是指一个年级的订数,小学一二年级有语文数学两个科目,三到六年级加了一门英语,有3个科目。依此计算,小学的订数为:(2+2+3+3+3+3)×1万=16万册。同理可计算出,初中的订数约为18万册。总共约34万册。
    这一说法也与一名内幕人士所说“30多万册”相符。据了解,这个数目在整个湛江各县区中算是比较多的。以每本教辅书定价7元的价格计算,这批书的总价值达到200多万元。
    在雷州,陈正坤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因为书相对较少,他被罚款2万元。
    陈正坤吃了大亏,在吴川和雷州都发生同样的事情,他总共被罚了5万元。他说他今年的生意亏本了,亏得不是小数目。

 

县新华书店被骗
    对查书事件的解释,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吴川新华书店被书商陈正坤骗了。吴川市新华书店办公室、业务科的几名工作人员也承认这一说法。
    陈正坤来到湛江后,湛江市教育局不仅下红头文件推荐他的书,而且在相关的会议上专门要求各学校订购这本书。
    在红头文件的指示下,湛江市各县区新华书店与陈正坤及广东新粤教材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三方协议,每个地区的协议均规定陈正坤必须确保在该地区改季度的最低发行数量3万套,新华书店可以获得书价10%的发行费用。按吴川地区的订购数目计算,10%的发行费达20多万元。
    而一般来说,新华书店发行教辅的利润是每本书书价的21.5%,相比之下,陈正坤给的10%的发行费少得可怜。
    吴川市教育局在接到湛江市教育局的97号文后,也多次在会议上传达湛江市这一文件精神,让各学校订购这套教辅。即使如此,教育局所属的新华书店收订数仍收不上来,有些学校搪塞说,“这是暑假期间,明年有多少学生还不清楚,没法报订数。”内行人都知道,这些订数一般都是由学校提前报,一般提前都能知道。
    果然,陈正坤绕开县教育局和县新华书店,派人去各学校取得了订数,并签订了订购合同,记者看到的吴川市振文镇中心小学的订数单,订数达18000册,时间是8月27日。
    订单上签写的名字是彭绍松。彭告诉本报记者,当时有人来他学校收订数,他就写上了,他只知道是文件规定要订,但也搞不清来收订数的人是吴川新华书店的,还是陈正坤派来的。
    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幕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陈正坤的人拿着文件到各镇中学及教办收取订数时都带着湛江市教育局的97号文,说:谁不订购就查处谁。另一种传言是,陈正坤直接向教办收订数字则可以省去县新华书店的发行费,于是承诺给教办更多的“好处”。但陈正坤拒绝就这些传言说明情况。
    陈正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订数收上来了,但书一到当地就被查了。
    陈正坤的书在吴川和雷州地区被查后,被转到新华书店发行。因为省有关部门的介入,吴川市新华书店一直不敢把书发下去,一直到国庆长假结束,才于10月中旬将书发到学生手中。
    县教育局开会推荐陈正坤的书,新华书店给各镇教办及学校打电话要求报订数,而陈正坤不经过他们,直接派人去教办和学校收订数,并准备直接把书发给学校,“这不是被骗是什么?”

 

一本书的利益链条
    陈正坤的书在湛江地区遇到挫折并不只吴川、雷州两地。
    据了解,在湛江市区所属的霞山、赤坎和开发区全部选用了陈正坤的书,而也有些地区并不买他的账。
    在廉江、遂溪两地,陈正坤的书一本也没有卖出去。据传言,一个教育局长说:我这个局长又不是摸奖摸来的,我服从当地书记的领导,你叫我订(你的书)就订(你的书)啊!
    陈正坤说,他派的人去遂溪推广这套“省教育厅审订”的“权威教辅”时,一个镇教办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我们听县教育局的。”而遂溪县新华书店的一个副经理则对他说:打折不好。
    为什么说“打折”不好?这涉及到教辅的利益链条。
    陈正坤转述一位省教育系统人士的话说:湛江地区的书商简直是一帮土匪。湛江地区的书商历来很乱。他说的“乱”是指湛江地区的教辅市场有众多的小书商,这些小书商都与各县区的教育局直接联系,不用省里的权威教辅,并且“全价卖给学生”。
    而他带来的这套教辅则是“让利于民”,按97号文件规定按定价的75%卖给学生。据内幕人士称,除协议规定的县新华书店外,市新华书店、镇教办及市县教育局都要分一部分利润(一般各为书定价的10%)。吴川市某镇教办的官员也承认从中获得了好处。但涉及教育局的,本报记者未能证实。
图表说明:内幕人士所描述的一本教辅书的利益链条。如果省去这些环节,一本书的定价应该连它现在的一半都不到。

    这样计算,陈正坤“一路打点”下来,他的利润就所剩无几。
    然而,他的“让利于民”并没有真正实施。本报记者在吴川市和兴小学发现,该校仍然是收取学生的全价书费。一名该校兼校医的二年级杨姓数学老师告诉记者,“听说的教育局发下来的书,班主任收钱,收全价。”
    这一现象比较普遍。杨老师并不知道这本书背后的斗争,无论是哪里来的书,书都是全价卖给学生。
    本报记者10月下旬在湛江市区和吴川市的多家书店(包括新华书店)寻找该书,只在湛江市赤坎区的九二一路发现仅剩的一本,书店的营业员说:这本书,其他的书店没有,只允许新华书店卖。
    而这套书中,小学四年级上册的《英语学习辅导》书中的一个小错误也成为反对推行这套书的“口实”,书中标明的定价有两个,书封底定价为6.50元,而书第二页的定价则为6.00元。吴川市新华书店业务科的康姓科长看到样书说,“这本书是正版,不可能是盗版。”
    陈正坤对这一差错也颇为尴尬,因为他一直把这本书称之为“省厅审订的权威教辅书”。按协议,这套书下个学期还会在湛江推广。但风波过后,这套书明年还会不会来湛江,谁也不说不准。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