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此文仅仅以写作时的人员分工进行分析,但实际上真正的人员调配到位须到明年三月份,因此以下分析并不具备最终的参考价值。】

中央政治局是中国政治权力的金字塔,因此历届换届前,外界最热门的话题便是:谁入局?一旦登临政治局,便可以“党和国家领导人”称呼,是事实上的中国政治权力掌控者。

因此,分析中国的现实政治结构、讨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可能回避中央政治局。民间对于政治改革的呼吁大多来自于西方理论,诸如三权分立、民主选举等等,很少考虑到中国目前的政治权力构架的实质。笔者认为,任何稳妥的改革都必须承认当下和现实,无论当下和现实是如何腐朽,只有立足于眼前的状态,才可以设计出未来。

按照法律规定的政治构架: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并由此而产生中国的国家权力构架,包括检察院、法院和政府。人大每年3月份开会,讨论国家大事。

而,这套国家机关的构架如何实现和党的机关的构架协调一致,从而达成真实的权力运作规则呢?这就必须从党和国家两个层面进行分析。党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党代会,不同于人大,五年举行一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形成了两个形式上的权力巅峰。但实际上的权力巅峰来自于党内的构架,先在党内有充分的构架,然后才进入国家系列。

结合十七届政治局构成,分析十八届政治局非常委的委员构成,可以得出一些有意思的分析(依据局内人员的现任职务分析,可能并不准确,因为部分人员的职务调配还未到位):

1,党务系统人员比例较大增加。

在政治局成员中,除去常委之外,其他的非常委的委员分别来自:党务部门、政府部门、军方、地方大员及人大或政协。这些各领域的政治人物在政治局所占比例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对比十七届政治局和十八届政治局,可以看出,党务系统和地方大员的比例在增加。

十七届政治局,党务系统进入政治局的(不包括常委)只有刘云山和李源潮,分管宣传和组织。而十八届政治局则大不一样,除非分管宣传和组织的刘奇葆和赵乐际之外,还增加了中办主任栗战书、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和政研室主任王沪宁。

党务系统人员从2人变为5人。不过要考虑的因素是,常委缩减为7人,政法委书记无法入常,所以增加了政治局党务人员名额,但是中办主任和政研室十七届并未入场,是新增因素。

2,地方大员新增一名。

同样,在地方大员层面也出现变化。十七届的地方大员有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四大直辖市,加上广东、新疆,总共6位,而十八届则增加了一位胡春华,内蒙。而胡春华的前任储波和刘明祖均未入局。当然,胡的位置很可能会变动,到另外一个入局所在的省区,如果是这样,地方大员的名额仍不变。

3,国务院系统人员减少,目前没有一名副总理进入政治局。

十七届政治局中,来自国务院系统的有四人,三名副总理分别是王岐山、回良玉和张德江,一名国务委员刘延东。而十八届政治局,国务院系统的人员目前确定的只有马凯和刘延东,均为国务委员,马凯兼任国务院秘书长。这意味着,没有一名副总理进入政治局。

但是目前李源潮被免去中组部部长之后,职务未定。另外,国务院副总理的任命并未下来,现在的分析只是目前的任职情况,但无论如何,国务院系统入局的人员肯定会减少。

4,军方人数不变,减少了政协入局名额。十七届,从中办主任退下来的王刚进入政治局,加上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一人,来自人大和政协分别有一名副职进入政治局。而目前十八届中,只有李建国为人大副委员长,政协目前还没有,待明年三月份观察。唯一一个不确定的职位仍然是李源潮。

5,从更替情况看,这届非常委的政治局委员,只有3人连任,即刘延东、汪洋和李源潮。其他全部为首次入选,变动范围极大(笔者未对比分析十六届及十七届的更替情况)。这些入局者,大多在十六或十七届成为中央委员,担任两三届中央委员后,等来入局机会。

从这些人员中,最早进入中央的是来自军方的许其亮和来自人大的李建国,两人均在14届就是中央候补委员,李建国先期于15届当选中央委员,许其亮两届候补之后才成为中央委员。

其中,最为特别的一人为栗战书。其他所有的非常委政治局委员都曾进入中央委员,担任一至两届,甚至三届中央委员,而栗战书没有担任过中央委员,16-17届仅仅是中央候补委员,一跃而入政治局,难怪外界惊呼黑马。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