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看来,这是由梦幻团队所写的书,他的作者包括李克强、李源潮。在1992年南巡之前,万马齐喑,改革陷入迷局,中国走向何方的问题尤其迫切,正在这时,1991年8月,这本书出版。

这成了中国1990年代改革的红宝书,现在通读,不得不惊叹这本书的预见力。当时李克强和李源潮都在团中央,但是带队的厉以宁在北大和全国人大财经委任职。从反思1980年价格闯关失败出发,参考日本价格改革的经验,作者认为中国1980年代价格改革之所以失败,在于价格改革的前提条件不具备——企业机制没有建立。因此,作者认为,改革的战略必须调整,不能像1980年代那样想象,只要价格改革闯过去了,未来就一马平川,相反,必须先进行企业改革。

由此,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方案。对照已经走过的二十年,这些方案成了中国1990及后期改革的红宝书。通读全书,不得不佩服全书的判断力。那个年代,张五常也在香港开设经济问题专栏,作为一个局外人,同样在为中国大陆经济改革指点江山、激昂文字,预见力之准确让人惊叹。只是,张五常和这些人相比,这些人已居庙堂之高,张五常处江湖之远。

回到这本书谈论的改革方向:放弃承包制采取股份制、建立国资管理机构、加大科技投入促进经济发展、推动建立企业集团、农村工业化……这正是中国1990年代所进行的改革,国企的股份制改革、建立国资委、推动企业规模化经营。这些改革带来了中国经济的变化,也产生了许多后遗症,这些后遗症在书中也有部分叙述,比如企业集团化之后的垄断问题、行政化等问题。

依靠这些改革,中国进行了狂飙突进的国企民营化,这一定程度上为经济发展滕出了空间。还有,这本书未曾考虑的全球化带来的红利,为中国后来过剩的产能和富余的劳动力创造了机遇。中国经济在1990年代的增长,到底因何而至,这本书提供了多少动力,还不好判断。相比之于,林毅夫后来的解释可能更有说服力,低廉的劳动力、资源和国际资本结合。两者的共通之处在于承认价格扭曲。

但是,笔者更关注这些书中尚未实现的改革方略:

比如,在国资改革的长远方案中,国资的管理要放到全国人大,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下设立全民财产委员会,至今这一设想未能实现。

比如,在对经济增长方略中,这本较有远见地提出了通过科技促进经济增长,同时提出不主张加大对基础建设的投资,因为可能导致超前和浪费。可后来的改革恰恰想法,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并不明显,相反政府的基础设施建设被解读为政府解决经济外部性的重要举措,至今依然被视为中国经济运行的法宝,一旦经济下滑,基础设施建设便被捧出。

比如,农村工业化问题。这一问题是在乡镇企业昙花一现的背景下提出,当时已经注意到了农村工业和城市工业化的竞争、农村工业化的低效率,但这本书主张三元结构的协调,事实上并非如此。1990年代及之后的策略仍然一样,通过压制农业支持工业发展,农村工业也烟消云散,尤其是在国际资本、技术和生产管理方式的大规模进入沿海地区后,农村工业根本不是竞争对手。农业在整个1990年代迅速衰败,农业生产率不仅没有提高,相反却在降低,两千年以来的老牛拉破犁的耕作方式几乎没有改革。原因是农业生产被压制,农村无法获得资金支持,进行生产设备的更新和替代,农民甚至连生活的再循环都无法维持,何谈进行生产改善。而今,这一问题逐渐缓解,农业道路改善、机械推广,可能导致农业生产率在未来一些年迅速提高,并促进土地制度的变革。

比如,科技推动经济发展问题,这一问题后来一再被提出,诸如江ZM所提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是实际效果却很弱,中国的科技实力并没有与经济发展速度同步发展。中国经济在价格扭曲的条件下,疯狂地使用低廉劳动力、资金和资源,进行简单的生产,并赚取高额的利润,忽视了深层发展动力。

回过头来反思这些失与得,感慨万千。这些当年的智囊,现在位高权重,成为决策者。他们如何续写这部改革红宝书?

当年尚未深入的价格改革,导致了中国经济一系列的深层次问题,这些问题尾大不掉。比如,资金价格的扭曲,导致资金使用效率低下;比如劳动力价格低廉,导致教育投入低下、技术进展缓慢、内需无法启动,中国为美国创造了3万亿美金不断贬值的债券;比如土地价格的扭曲,导致农业用地与农业用地、农民的宅基地和城市建设用地之间极大的结构差异,并造成了奇特的土地财政,进而绑架整个经济。

这些扭曲,他们如何改革?

这本书的结束语大致提供了基本的方法论:改革要与增长兼顾,不能“宁要改革不要增长”;不能将改革简单理解为不愿放权,虽然这个因素确实存在,但是原有体制已经形成了固有的利益集团和利益群体,改革就会影响到不同群体的利益调整。等等。

这些方法论现今似乎还是有效。而改革所面临的形势,既有更有利的一面,同时更有复杂的局面。其中重中之重则是价格改革,这本书忽视的价格改革,必须重新检视。这种价格改革不是目前利益集团所鼓吹的资源涨价改革,而是牵动到不同利益集团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的改革。这一核心改革带来的初次分配机制的变化,而不仅仅是官方所提的二次分配的收入分配改革。

改革的复杂性也正在此,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每个部分都牵涉的群体巨大,没有勇气,则会望而却步,上一届大致是如此。下一届,没有勇气,也必须迎难而上,因为历史所给的机会并不多。

当年的改革智囊,掌握权柄,期待他们用勇气、胆识和智慧,完成未竟之业,推动改革,造福于民。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