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发了一则新闻: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前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这是预料之中的行动,与前几次涉及的重庆新闻相比,这已没有吸引太多的人关注。

从今年年初的王立军闯馆事件始,一个席卷全国的政治事件,从西南欠发达地区的山城重庆传遍全国,成为国人持续关注的焦点。它几乎聚集了所有的新闻元素,千年难遇。而随着薄谷开来、王立军相继被司法处置,薄熙来的人大代表资格被罢免,这场闹剧正在收场。 热点冷去,正是重新思考这起事件及重庆模式的时刻。

在简单的意识形态纷争充斥于公共意见场域时,要得到清晰的判断并不容易。山城重庆,雾气朦胧,在崇山峻岭的山崖之上依江而建的这座城市,内陆水运衰弱之后,也失去了地缘优势。相反,这里的发展更为艰难,建造一条公路需要修桥挖洞,其成本可能是成都平原的数倍。改善三千万重庆民众的生计,实属不易。

重庆这些年,一边唱红打黑,强势管控社会,严厉管治包括公安在内的基层公务员队伍;一边大力发展经济,引进劳动密集型产业,打通陆上丝绸之路,并且发展区域金融。一手政治一手经济,有声有色,每一步都被全国聚焦。无论是得宠之日,还是失势之时,国人都注意到了重庆的与众不同。人们在围观重庆,无异于围观未来中国之前途。

以“唱红打黑”角度言之,事后所暴露出的案件细节显示,重庆高层是一个极端专权、滥用警力,并且高层领导极度腐败的治理结构。领导人及家属涉黑的恶劣犯罪却得到保护,这无异于是给重庆打黑行动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然而,警醒的意义何止在重庆?在司法缺乏独立、权力缺乏监督的体制下,重庆之黑,正是这种缺乏监督体制的反映。各地反映的种种打黑个案,不过是在互相以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世人切勿因重庆之黑而照出他处之光明。

重庆警界的内部整顿,亦十分激烈,种种违反现有制度的举措,就地免职、扩编人员等,违反了公安部、组织部、人事编制部门等条条块块的种种规范,但王立军暴戾的高压之下,每个警员兢兢战战工作,服务于民,正所谓挟百姓以令百官,而己却不受监督。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成绩有目共睹,警风之变是他们切身所见所闻,只是如何监督监督者,是未解之题。

“唱红打黑”四字成为了重庆轰轰烈烈几年的最后脚注,这是重庆执政者自食苦果。然而,对于许多升斗小民而言,人们惦记的是治安的改善、公共服务能力提升及环境的改善。这同样是重庆民意的真实存在。

重庆之外,许多人对重庆充满神秘感。笔者曾在今年上半年前后两次在重庆采访近一月,回来之后,有人问我:听说重庆竟然还有老百姓支持薄熙来?此语让我震惊,对重庆的判断竟然如此冰火两重天,外界将重庆视为地狱。

今年三月中旬,全国两会之后的新闻发布会成为中央为重庆定性的关键时刻,文革复辟的定性第一次加之于重庆。但重庆的变化不仅仅在政治领域的唱红打黑,在经济领域还有大举措:提高政府的服务效能、提供廉价的工业用地和廉价的劳动力、与及便捷的金融服务,这一切都是为资本家服务。

正因为此,几乎没有任何地缘、资源优势的重庆,竟然引得诸如惠普等世界巨头的大笔投资。重庆所为,正是3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模式的透彻发挥,利用土地和劳动力价格低廉,压低这部分要素价格,服务于资本家。就此而言,重庆何尚不是一个小中国模式?

当然,重庆所做的远不止此。打通古代陆上丝绸之路,开通了渝新欧铁路,这无论对重庆还是对中国而言,都具有战略意义。如果渝新欧铁路的运输成本能够进一步下降,这条路上国际贸易线路的前途不可限量。金融及其他领域亦有可圈可点之处。2011年,重庆经济增速居全国第一,虽然这一数据可能含有水分,但即使扣除相关因素,仍居全国前列应无问题。今年1至9月,重庆外贸增速居全国第一。几年前,谁可曾想到山城重庆会有这样的成绩?如果是文革模式治下的重庆,如何解释这些经济上的成就?

当然,这些成绩的背后可能隐藏着债务风险,但重庆市的债务负担并非居全国前列。当然,仅仅经济方面的成绩,并不足以引起全国关注,全国GDP增速冠军轮番转换,前几年内蒙古也连年获得,但并未引起国人关注。所有的这些GDP冠军地区,都是中国模式的极端发挥。这种经济发展方式是显然缺乏公平,导致的问题也正在逐渐暴露,并成为了目前中国最急迫要面对的问题。诸如失地农民问题、垄断集团尾大不掉、分配严重不公。

对于中国模式下产生的问题,重庆市尝试进行解决。但其方式,同样,并没有什么重庆特色,也不过是中国近些年所前行方向的翻版——搁置基础领域、关键领域的改革进程,强化政府对资源的吸取能力,然后由政府进行二次分配,调节社会不公。目前所要进行全国收入分配改革同样是此思路,试图靠一个并不公正的政府的二次分配来塑造一个公平的社会。

重庆市在公租房建设、各区县通往城区的道路网建设及区县的经济发展方面,成绩卓越。这与整个中国这十年间,全国各类社保体系的建立是一条道路。只不过,重庆还多做了一些,往民生的方向倾斜了更多一点。但仅仅如此,就让重庆受惠的老百姓感恩戴德并引起全国关注,这正映照出全国其他地区在这个方面的缺位。

放弃基础关键领域改革,寄望二次分配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短期可行,长期来看不可能。重庆本身也是例证。根据个别领导的喜好,在一个火炉城市疯狂地种上北方来的银杏树,这种不能遮荫、生长缓慢的树木显然不能给市民带来实际价值。这与唱红无本质区别,独断专行下的蛋,结下劳民伤财的果。

通透重庆政治和经济,方能观察一个更为全面的重庆。重庆不是一些人眼中黑暗的地狱,也不是另一些人所向往的人间天堂。重庆个别政治人物的命运,已随长江之水,汇入历史的大海。他们得势之时,不值得庆贺,失势之日,亦无可喜。

重庆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有数千年,依赖长江航运而兴起的古代城市得天独厚,而今优势尽失。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重庆曾作为陪读而存在。在历史的长河里回望,重庆的真正的力量不在于政治人物的兴衰,关注重庆问题的人士也不应以个别政治人物得势或失势而草率地评判重庆。而今,重庆已有三千万民众,三千万民众福祉才是判断重庆过去、展望重庆未来之基石。

(本文写于十月底。更多关注,欢迎扫描本站左上角微信二维码。)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