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书还提到美联储的三大任务,一是最大的可持续就业,二是物价稳定,三是温和的长期利率。这里最有意思的是就业排在第一位,而作为人口最多的国家,无论是发改委的对实体经济的调控,还是人行、银监对金融市场的调控,从未提到人,从未提到就业。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比如国庆要阅兵了,新闻联播里说军队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这比仅仅保卫祖国可又前进了一大步。还比如几大军区要举行军事军事演习了,跨军区调兵。还比如武警法审议通过了……等等等。
       最近读完了两本书,一本是福田的传记,这是政治人物传记里不太好的一本,他似乎在隐瞒什么,隐瞒自己的立场和感情,而以时间顺序罗列了一大部分内容。后半部分相对较好,谈到他如何消除党内派别林立的政治传统,谈到他如何确定日本的国际战略等等。一个二战后破产的国家,竟然能迅速崛起,不能不让人惊奇,除了美国支持及当时国际经济环境外,日本自身的铁血手腕也功不可没,比如换发新钞票,临时的取款管制,储蓄救国运动等等,如果放在中国,这些几乎都不可能奏效。而且日本在强大以后顺势而为,加大对东南亚的援助(当时还未与中国建交),这些政策甚至有些类似于战后美国对欧洲实行的马歇尔计划。
       另一本书是《伯南克的难题》。毫不怀疑地说,这是一本粗制滥造的书,内容跳跃不扎实,人物线索不清,而且频繁大段大段地直接引用。当然,如果仅仅是简单了解美联储从沃尔克、格林斯潘到伯的政策演变和人物脉络,这还是一本可以的书,但仍极不扎实。我马马虎虎地读完了全书。我读这本书的时候,国际新闻正在播发一条消息,伯连任美联储主席,不连任能找谁呢?在这个节骨眼上,换个人本身对市场信心的影响可能都难以承受。
       与读这本书的同时,去参加了两场银行的年中业绩发布会。读书能与现实的社会变化、在眼前的鲜活人物结合起来,那当然是很兴奋的事。中国的银行刚刚放大量的水下去,正高歌猛进,欣欣向荣,每家银行都为自己超过10%的资本充足率而喜悦,这比巴赛尔协议的8%标准要高出几个百分点,而且按中行行长李的说法,在国内11%、12%是一个比较通行的比例。不过,中行还在考虑扩充资本金,通过发债、扩股还是其他方式尚不明确。与建行的相对稳健相比,中行简直是个急剧成长的孩子,而且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很多风险。建行的发布会许多提问非常专业,而中行的提问则浅得多,多关注放贷量、资本金、政府融资平台、利息收入及非利息收入等最粗浅的问题上。跨境人民币业务是个新问题,可在中行的发布会上竟然没人问。另,建行没有否认准备回购信达资产的事,这真是有意思的事,先是把一跟骨头从自己身上取出来,现在又准备把这跟骨头买回来安上,这是干嘛这样呢?下一步银行若再要剥离不良资产该怎么做呢?
       回到书本,几点零散的体会:
       1,货币政策不仅仅要反通账,同时还要反通账预期。把这句话推而广之即为:宏观调控不仅仅要调控发生的经济行为,还要调控人们的预期。预期才是决定经济行为的根本。经济行为是一个最理性的行为,在自由市场,只要投资收益高于资金时间价值(即利率,严格说来分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就会有资金进入,收益越高,风险越大。

       而今观察中国诡异的经济形势,数据欣欣向荣,高增长低通帐。但谁都在忧心未来,资产价格什么时候会出现泡漠?通帐会不会来?因此,在最近一系列的风声中可以看到,政策层喊不是政策本身,而是引导方向。这两日对于物价的警示,对于产能过剩的忧虑等等。最严厉的警告来自温在浙江的考察,在出台支持中小企业的措施后就立即奔赴浙江,指出经济的种种隐忧。
       2,M3。人们都知道货币供应量中的M0,M1,M2,而这里提到2005年美联储取消了发布M3数据,“M3是最广泛和最具包容性的货币供应量,它包括的项目包括M1和M2,再加上大额定期存单、机构性货币市场帐户、短期回购协议以及大额流动性资产。”“M3对于信贷创造的变化提供了更准确的信息。”该书列了个图表,M1和M3呈40度角度向两个方向发散,可见差异最巨大。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无限放大的杠杆率,也即通过次级债实际上放大了市场的货币供应量,而这一数据一直没有被严格关注。
       如果类比到中国,在去年、前年,人们还在讨论是经济过热的问题,不少人提到中国急剧扩大的外汇出现实际上等于扩大了货币供应,因为外汇储备是中央银行的负债,财政部要使用要通过发行国债来购买(这一点在温家宝接受金融时报记者提问及两会记者招待会上都有提及),也急这种负债其实隐性扩大了市场的货币供应量。当然,这应当最简单的一种放大市场货币供应量的负债方式,比次级债简单多了。中国有没有关注M3呢?
       与这个概念相关的,该书还提到美国和欧洲货币政策的不同之处,美国的货币政策较少关注资产价格,而欧洲的则关注。那么,如果说中国的货币政策,我想那当然是欧洲的,而不是美国的。一个全能的政府,现在不仅仅是关注资产价格,而且非常关注,密切关注,尤其是楼市,牵一发而动全身。货币政策的效果首先反映是在资产价格的变动上,而资产价格与企业的经营成本密切相关,而企业的经营成本与物价水平密切相关,最后传导到经济的方方面面。

    维基资料:
    M0:M0=纸币+铸币,市面上实际流通的货币,称为通货或现金
    M1:M1=M0(通货)+商业银行活期存款,称为狭义货币供应量
    M2:M2=M1+定期存款与储蓄存款,称为广义货币供应量

    M2  = M1B + 準貨幣。(準貨幣 Quasi-money 是指可無條件立即按等價兌換成狹義貨幣的貨幣性資產,例如定期性存款、外匯存款、郵政儲金… 等其流動性較狹義貨幣低,多以價值儲藏為目的;惟受金融自由化與國際化影響,部分準貨幣資產與狹義貨幣間之分際已日趨模糊。各國因金融制度不同,準貨幣所涵蓋之資產亦不儘相同。)
       说明:维基在解释这一概念的第一句话表述“货币供应量有3个定义,分别是M0、M1及M2,但部份地区会定义为M1、M2及M3。”我觉得不一定准确,至少与上文意思不符,M3应该不能简单等同于前一种分类中的M2(广义货币供应量),而应当是更广义的广义货币供应量。

       3,该书还提到美联储的三大任务,一是最大的可持续就业,二是物价稳定,三是温和的长期利率。这里最有意思的是就业排在第一位,而作为人口最多的国家,无论是发改委的对实体经济的调控,还是人行、银监对金融市场的调控,从未提到人,从未提到就业。记得年初听过蔡昉教授的一个报告,他分析了不同行业拉动就业的弹性效应,结果现在投资重点行业全是吸纳就业较低的行业,如此下去如何了得?7月份新闻联播曾几乎天天有就业的新闻,可都只见表面文章,诸如便利措施,加大指导,完全没有实效举措。中国迟早要为这一问题不仅在经济上,还要在政治上买单。
    
    另推荐一篇有价值的文字(只有快照能照出来):http://203.208.39.132/search?q=cache:Jy9-6fxid0cJ:nn199937.blog.hexun.com/35472684_d.html+%E5%9B%BD%E5%8A%A1%E9%99%A2%E7%BB%8F%E6%B5%8E%E5%BD%A2%E5%8A%BF%E4%B8%93%E5%AE%B6%E5%BA%A7%E8%B0%88%E4%BC%9A%E5%8F%91%E8%A8%80&cd=7&hl=zh-CN&ct=clnk&gl=cn&st_usg=ALhdy2_VR-8prsl0BeFmPMHNuQLvkuvjcA

    
       下个月,四中全会要开了。再过XXX,一八大就要开了。政治和经济双重交织期。而今帝国大寿是当务之急,其他一切都要裹住,就像裹脚那样,这似乎成了政治惯例,就像冻结资产一样,冻结一切行动,让政治和社会处于暂时静止的状态,以保太平。

      半夜读完书,遂记心得,以上纯属梦游之作。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