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业已发布,据其数据显示,2012公共安全支出1880亿元,完成预算的102.9%,比去年增长10.9%。对此项增长的解释之一是: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化解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债务。

2011年和2012年都是地方债的还债高峰期,对于地方债的问题曾引起了普遍的关注。2011年中央审计署的审计报告大致划定了债务的总体规模,并按照不同类型进行分类,如政府的偿还义务级别、地区、层级、借债主体等等。这份审计报告的数据显示,第一大借债主体是融资平台;第二大是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这部分占23.31%。但是没有具体说明,政府和政府部门直接借债的用途。

按照投向分类,主要用于市政建设、交通运输、土地储备、教科文卫保障性住房、农林水利、生态和环保、化解地方金融风险、工业、能源和其他,“其他”占比7.89%,7575.89亿元。但是没有具体说明“其他”包括什么。

对于债务的化解,中央曾要求地方对融资平台摘帽,对于摘帽的公司,则不归纳为平台公司,可以继续获得贷款。

但是,除了民间呼吁要用市政债替代融资平台负债的声音外,中央并未对此有具体的行动方案。

(一)疑问

在2012年的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中,则专门提到了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债务的化解。这类债务是包含在地方债之中的吗?还是地方债之外的债务?政法机关显然不是从事公共事业建设的单位,其基础设施建设债务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是楼堂管所建设吗?如果政法机关可以用自己的地方债,并且由中央来擦屁股,那么其他部门是不是也可以推而广之,形成了自己的部门债,并且让中央帮忙擦屁股呢?

(二)通过网络检索,并未找到中央的文件原文,但是可以根据各地文件而得知相关信息:

1,  此次政法系统的债务化解针对的是2009年底前已建成投入使用的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拖欠的债务。2010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形成的债务纳入此次清理范围,具体化解办法另行确定。

2,  按照“地方政府为主、中央和自治区适当补助”的原则筹集化解债务所需资金,优先化解基层债务,于2014年12月31日前完成债务化解工作。

3,  2011年,发改委、财政部和卫生部曾专门制定了《关于清理化解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债务的意见》,专门化解基层医疗卫生机关的债务,要求按照制止新债、锁定旧债、明确责任、分类处理、逐步化解的原则,用两年左右时间化解。这一处理原则,和化解政法系统债务的原则相同,而且时间限定也是2年左右,化解的范围也是2009年底以前的。

4,  相比于卫生系统化解债务,由发改委、财政和卫生牵头,化解政法系统的债务则是发改委、财政、审计、监察共同进行,并要求,对在工程项目中虚报冒领、套取补助资金及截留挪用化债资金,造成资金损失的,除追回补助资金外,由监察机关按照有关规定进行追究。

5,  以拉萨市化解政法系统基础设施建设债务领导小组组成看,市委副书记挂帅,财政局副局长和发改委副主任担任副组长,监察、审计和公检法司担任成员。

6,  上述预算报告,特别强调了支持中西部地区化解政法系统基础设施建设债务,未提及东部地区,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债务则没有提及地区差别。

7,  这项工作被认为是“推进政法经费保障体制改革”的要求,但是对于资金来源并不明确,如西安市的文件称,各区县政府可以从以下渠道筹集偿债资金:一是本级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上级财力性转移支付资金;二是盘活闲置资产筹措的资金;三是其他可用于化解债务的合法收入。各区县要积极调整财政支出结构,落实偿债资金,不得为此借新债还旧债,不得挤占挪用中、省政法转移支付资金及其他专项资金,不得减少本级政府按照政法分类保障责任应承担的人员经费、公用经费和装备经费。

8,  按照债务分类方法:一是清理债务资金性质,按顺序化解债务,优先偿还拖欠征地、拆迁补偿费和工程款以及干警集资款;二是对因物价上涨、人工费调整以及政策变化等因素引起的债务,在履行相关审批手续后予以化解;三是对部分迁建项目,加快处置原有土地、房屋等资产,所得资金优先用于偿还债务;四是对存在争议纠纷的债务,尽快通过调解、仲裁、诉讼等方式解决纠纷后予以化解;五是对擅自扩大建设规模、提高建设标准形成的债务,要追究责任、严肃处理,其偿债资金应通过处置、置换超面积建筑物、压缩不合理开支等措施解决。

这意味着,许多地方政法机关的债务,连征地拆迁、工程款都没有交足,就匆忙开工建设,这涉及到农民工的工资能否得到兑付,而且还有部分干警集资款,如果处理不好,还会影响到内部稳定。

9,  目前看来,债务并未进入实质性化解阶段,目前大多数地区还属于前期的摸底排查阶段。可是,按照中央的预算执行报告,显然,已经支出了资金用于化解这些债务。到底支出了多少呢?能公开吗?

10,所谓的政法机关基础设施,显然主要是指政法机关的楼堂管所建设。

从山东某县的一则领导讲话可以得知一二——汪文耀强调,加快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不仅是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形势,抢抓政策机遇的需要,而且是强化政法综治基层基础工作,全面提升执法服务能力的需要,还是改善办公办案条件,展示政法综治机关面貌形象的需要。要结合实际,突出重点,既要体现政法机关的庄重威严形象,又要本着便民实用的原则。要软硬结合,在加快推进场所、装备等“硬件”规范化的同时,努力提高人员队伍的素质、执法办案的水平和内部管理的水平,做到“软件”和“硬件”相配套、相适应,全面提升全市政法综治机关的执法服务能力,为加快建设生态型强市名城,促进我市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既然早就禁止楼堂管所建设,为何政法机关大肆建设楼堂管所不仅仅没有严厉的惩罚措施,相反,却需要中央财政拿钱帮忙擦屁股。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