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CEIC数据的资料,笔者对历年土地财政数据和相关数据进行了对比。

 

 

 

 

 

 

 

 

 

 

上述图标中,横轴为年份数据,即从1999年至2012年的数据,系列一(蓝线)为国有土地出让收入,系列二(红线)为地方税收收入,系列三为土地增值税收入。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土地财政和地方税收收入一度相当接近,在2010年,土地收入为2.939万亿,地方税收则为3.27万亿。其中,必须指出,土地收入仅仅是纳入了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的卖地收入,诸如重庆的八大投持有的土地,实际上形成了账外账。如果将其他土地收益也纳入其中,那么很可能土地收入超过地方税收。

政府收入法定是一个基本原则,而中国政府收支结构的最大畸形就在于,收入来自生意——参与土地市场经营、倒卖,从而创造了巨额的收益。这种收益导致政府无法保证其公正的立场,市场秩序混乱。

最新的2012年数据显示,土地收入的增长趋势已经改变,土地收入曲线掉头向下,但是仍居高位。如果不改变这一现状,中国所谓的房地产调控,都是空话。但是,在高位调控,同样是难上加难。

为了应对这种急速增长的土地收入,政府也试图分一杯美羹:诸如,土地储备制度于2007年推出,国土部、财政部和央行当年颁布了《土地储备管理办法》,这一制度让政府继续深入参与市场竞争之中,政府开始囤积土地,并获得升值收益。与之同步是打击房地产商囤积土地。这意味着,只许官州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但是,其实,这时候囤积土地处于两者并存的状态。政府进一步深入参与市场,而且政府获得了特别的金融支持——土地储备贷款。如果政府真是建立在科学规划、公共利益基础上的土地储备也罢,可事实上却是怀着眼红地产暴发户的心态,自己卷起裤管下田一同爆发。

再诸如,开征土地增值税。增值税早已有之,并且是中国最主要的税种,可是2007年却增加了一个专门的土地增值税,其征收方法也颇具特色,在房地产商预售环节就开始征收,然后再进行核算。看样子,政府为分土地的肥肉不遗余力。但是,土地增值税数据和卖地收入数据十分不协调。

但是,这种分食的心态和基于此的制度设计,并没有也不可能会阻挡土地收入节节攀升,因为制度没变。

而今,土地收入曲线开始掉头向下,土地制度的改革需要从长计议,只有从根子上改变政府参与市场竞争、并切实依法行政才可能革除扭曲的土地收入,并实现公平正义的政治。

附表格(后三列数据分别为卖地收入、地方税收和土地增值税收入):

2006 165,000.00 1,522,821.00 #N/A
2007 727,218.00 1,925,212.00 #N/A
2008 973,700.00 2,325,511.00 53,743.00
2009 1,425,702.00 2,615,744.00 71,956.00
2010 2,939,798.00 3,270,149.00 127,829.00
2011 3,317,300.00 4,110,674.00 206,261.00
2012 2,851,700.00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