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十八大以来,李克强提出的城镇化概念,成为热点,并且成为了中国经济的正能量,虽然对城镇化理解的非议同样不少。本博客也从2010年以来就观察到城镇化新概念(具体可搜索本站相关政经笔记),并持续观察。

城镇化毕竟是一个经济发展的概念,而中国的问题必须改革体制。新一届政府到底在思考什么?在做什么?这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3月9日,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作了机构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的报告,除机构改革外,职能转变部分通篇贯穿两个字——放权。无论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还是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或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都要求放权,给地方自主权,让市场调节经济,发挥社会力量在管理社会事务中的作用。这是一个重要的改革信号,只是方案尚未公布,具体落实还考验政府的执行力。

但是,必须注意,在着力解决“国务院管得过多过细的问题”之外,改革要求“真正做到该管的管住管好,不该管的不管不干预”。那么,在这份文件中什么是国务院该管的呢——土地使用、能源消耗、污染排放等,目的是“避免重复投资和无序竞争”。在第六小节还提到了,加强基础性制度建设,如不动产登记、社会信用代码建设。

简单归纳言之,如果今后的改革按照这个文件指出的方向前进,那么改革包括两个方面——放小抓大。小的放个市场、民间和地方,大的就是国务院应该管,并且管得住管得好的领域。

土地、能源、污染和不动产保护,都是难啃的骨头。各地的土地基本已“瓜分”完毕,卖地财政已在胡温十年如火如荼,今后就剩下收拾烂摊子的份,如果能撬动农村土地,合理规划管理放活,还大有可为。能源和污染同样是大问题。不动产保护涉及的核心是约束公权力的问题,动产和不动产其实都要保护。

未来,或可潜心观察国务院在上述四个重点领域的工作动向。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