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二十年前,李群是肖作新案的关键人物之一;而今,她成了阜阳农行案的核心主角,由她所引起的漩涡正在波及阜阳官场

 二十余年前,阜阳的宣传系统进入了肖作新时代,他刚刚登上阜阳的政治舞台。

宣传系统下属的阜阳日报社进了一名出身贫寒的年轻人,他叫漆德安,刚从阜阳师范学院毕业。漆年轻有为,勤奋上进,经常发表长篇通讯,在报社的年轻人中,他显得出类拔萃。

那时,现在的阜阳城区还属于阜阳县管辖,阜阳县有一位县委副书记叫李清一。李清一有一个女儿,排行老四,个子不高,相貌不扬。她叫李群,阜阳农行案的主角。

出身官宦之家的李群和出身农村的漆德安如何走到一起,外界不得知晓。报社里的老同事记得,那时漆经常下乡采访,每次回来,李群都已经将他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且李群还经常请漆家的农村亲戚在城里吃饭。此后,漆凭借自己的努力进入了阜阳市宣传部下属的出版局,并得到肖作新的赏识。另一说法是,他因为岳父李清一的牵线才与肖作新拉上关系。李群也因为父亲的身份,进入农行工作。

此时,阜阳官场派系势力开始扭曲膨胀,官场内部近亲繁殖,关系盘根错节,市长肖作新和市委书记王怀忠正在明争暗斗,即使在王怀忠离开阜阳后仍没有停止。

肖作新案起于一张在巴黎观看艳舞表演的门票,但肖作新并未承认此事,真正对案情起扭转作用的其妻子是周继美曾将518万元的存款放在了李群工作的农业银行新世纪办事处,当时李群是信贷部主任。肖的妻子转移出存款后,纪委开始对肖家的财产进行清查。

不少阜阳官场的老干部记得,肖作新案定性后,中央电视台曾播放一则反腐宣传片,李群面对镜头“手舞足蹈”,指证肖家的脏款存放在她所在的银行。不少人认为,是李群出卖了肖作新。

本刊记者转辗找到一张多年前的《安徽第一贪肖作新》的反腐倡廉宣传片,李群是该片的主线索之一,共出镜6次。李群在片中还分析了在肖作新家的内部关系,“老周(周继美)如果发脾气了,他(肖作新)还是给办,他真听她的。”

肖作新倒台后,王怀忠也倒了,阜阳的贪官们“前仆后继”,一个个因贪腐命赴黄泉或身陷囹圄。

多年后的2009年5月1日,李群的农行骗局败露,欠下的巨额债务无法偿还,她走入公安局自首,她的丈夫随后被免职。李群多年来精心编织的一张交织着官员权力和商业运作的网络也土崩瓦解,以李群为中心的阜阳官场新漩涡正在将更多的人卷入其中。

 

李群的关系网

 

  在诸多债权人的印象中,李群是一个高调、张扬的人,为人豪爽,大气。

  债权人刘刚(化名)是通过阜阳市颖泉区财政局国债服务部主任王彪认识她的,当时王彪告诉刘刚,“她(李群)是我表妹。”李群自首后,电话关机,刘刚拨通了王的电话,说,“你的表妹欠我的钱,怎么自首了。”王回答说:“谁是我的表妹啊,我们只是那样称呼。”现在,刘刚拿着李群开具的100万元的借条,不知找谁去。

一家开发区的企业主告诉本刊记者,李群有一次考察他的企业后,当场就答应给他贷款200万。李群平时出手大方,一掷千金,多年前还参与赌博。刘刚还记得,李群喜欢在饭桌上秀自己的LV包,并当场拿出发票告诉大家,这个包值1.8万元。

与李群有生意上往来的朋友记得,李群很能喝白酒,并通过饭局结交官员和商人。她经常会在饭桌上当着大家的面给当地重要官员打电话,把银监局局长、公安局局长等都招到一起,她打电话给这个人说,“某某局长也在这里,你来不来?”

李群编织的关系网在她任腾达支行行长后得到更大发挥,虽然农行否认李群骗局系职务行为,但债权人则认为,她是以农行行长的身份骗取资金,而她在借条上盖农行公章,即使公章是假,其行为也应当构成民法上的表见代理行为。

一位与李群有多年交往的债权人说,李群当上行长后,专门给她打电话,让她请吃饭,“给我贺贺吧。”每次饭局都是很热闹,除了官员,还有阜阳市的房地产商、医药商、汽车代理商、担保代理商等等。李群会在饭桌与他们交换名片,熟识他们,而他们也很愿意与一位银行行长打交道。

多位债权人反映,李群结识他们以后,会利用职权,查看他们在农行的帐户,获知他们的存款信息,然后向他们借钱,有的时候她会说,“为了完成银行的存款任务”,有的时候她会说,“这是自营业务。”

据接近李群的人称,李群兄妹5人,她排行老四,大姐二姐在涡阳工作,哥哥李江在阜阳市检察院任职,弟弟则在外地做生意。

一位当地的退休干部分析,相对于李群在阜阳官场“纵横交错”的关系,漆德安从外地来阜阳工作,可以说是“举目无亲”。有人认为,漆德安升迁至宣传部副部长是因为李群经营的官场网络,而也有人认为李群之所以升任至腾达支行行长则是因为漆德安任宣传部副部长,到底谁影响了谁,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行长的疯狂

李群大规模高息揽储始于何时目前尚不知晓,在上文所述肖作新案的光碟中,亦提到那时李群所在的农行就已有类似措施。

与李群有关系的债权人分为几类:

第一类,就如当初周继美秘密把钱存放在李群的农行一样,李群的借款人中有一大批是阜阳官员或官员家属,这些“存款”数额巨大。据公安机关初步统计,已经有28人登记债权,总计1.65亿。坊间传言,李群的借款远不只此,许多官员仍然不敢前往登记。

阜阳市颍泉区广电局工会主席张国琴和她妹妹张国珍是典型,他们手中共有李群本息合计4000万的欠条,但在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后却销声匿迹。

另一类为互相有求于对方。如借款人徐杨的丈夫在工商局工作,李群多次让他帮她的朋友办理经营执照,至于这些求助于徐杨丈夫办理的公司,是否正是她用来套取银行信用和资金的公司,目前还没有定论。

第三类为合伙倒卖银行承兑汇票人。据本刊记者调查,一位炒卖银行承兑汇票的汽车经销商承认,她向徐杨“购买”银行承兑汇票,但却将钱转入名为“王彪”的帐户,王彪和李群合伙收钱。

在这几类人中,有一部分人确实为高息所吸引,但还有一部分人纯粹是受骗。多位债权人详述了李群向他们借款的经过,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本不想以数十万或上百万的资金取获取高息,只是李群主动向他们借款,称短期挪用资金。他们觉得,李群本人是行长,丈夫是政府官员,女儿也即将高考,不可能会“破产”。

据公安机关初步核查,除伪造银行公章、借取超过1.65亿公众资金外,李群还非法经营金融业务,倒卖银行承兑汇票。截至4月30日,从与李群关联账户划至8家企业作为开立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844笔,金额累计达3亿多元。

通过承兑汇票套取银行信用具有全国普遍性,这与国家鼓励放贷的政策有关。今年头三个月,全国新增贷款达到4.58万亿元,其中,票据融资就占了32.3%。

据了解,李群的巨额借款至少有部分用作为套取银行信用而交纳的保证金。她的骗局正利用了票据制度中的漏洞,本来开具银行承兑汇票首先要对企业信用进行评级,一般分为12级,普通级为A,其上有5级,其下有6级。信用级别越高,企业开具银行承兑汇票所需交纳的保证金越少,反之越多。

李群则用自己的名字、家中保姆的名字或是朋友的名字,注册成立多家公司,然后利用这些空壳公司向银行交纳极少保证金,开出巨额银行承兑汇票,并倒卖经营。这些公司,有的成立时间很短,有的注册资金只有3万。

本刊记者在阜阳市工商局查询到其中一家名为“阜阳市立天商贸有限公司”的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海滨,注册资金只有20万,成立时间为今年1月16日。据接近专案组的一位人士称,该公司只需交纳极少保证金就可以开具巨额银行承兑汇票。而企业的保证金是否来自于该行发放的扶持中小企业贷款,目前仍没有核实。

依此推理,假设通过30万保证金便可以开具1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并可以在市场上转让变现,这笔资金又可以用来交纳保证金,进而开出3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循环往复,这种票据空转行为可以将资金量无限倍地放大,而一旦只要交纳保证金的公司破产倒闭,这笔帐目便成为了银行的呆坏帐。

有债权人分析认为,正是李群过度利用银行承兑汇票透支腾达支行的信用,正好遇上银监会全国清查票据贴现,故骗局败露。

另一种分析为,李群并非将资金循环往复地用于注册新的企业、开具新的银行承兑汇票,而是将大笔资金转移,比如投资于房地产、比如将银行承兑汇票卖给浙江地下钱庄(浙江地下钱庄的利率远高于阜阳)等等。而在这些投资项目上的失败才导致了李群骗局的败露。

目前,被警方查处冻结的资金仅有900万元左右,这与李群自己供述的6000多万元亏空、受害人手持借条登记的1.65亿元甚至更多的款额,存在巨大悬殊。

 

 

有预谋的自首

李群的这个金钱游戏让许多人尝到了甜头,对于官员们来说,不仅仅可以通过这一途径洗钱,将非法所得变为合法收入,还可以让钱生钱,获得高额回报。

然而,一些官员因为李群自首而变得忐忑不安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债权人当中,大多数都可以找出近亲属在政府为官。

本刊记者曾以炒卖银行承兑汇票的商人身份接触某债权人,而最后却发现,背后操控者并不公开露面,与本刊记者接触的不过是一个办事员。在官商关系紧密的阜阳,这些以商人面目出现的资金,以受骗的债权人出面接受采访的人、以匿名身份在网络发表各种涉及案情的专业分析意见的人,他们背后到底由谁在操控,目前仍难以知晓。

种种迹象表明,李群投案前有周密的安排。其一,在李群投案前的一个月时间,有高达8000万元的资金去向不明,突然蒸发。其二,在李群投案前两天,仍有数百万元打进李群提供的账号,她还在继续行骗。

一些银行承兑汇票炒家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来李群是通过卖出银行承兑汇票获得资金,而在今年三、四月份,她却在市场上小量买进承兑汇票,高买低出,甘愿亏损。债权人刘刚分析认为,这可能是李群为了将这个已破产的金钱游戏继续下去的唯一办法,她要让炒家相信,她仍有大量的低价银行承兑汇票可以出手,从而骗取更多资金,以填满之前空壳公司的保证金缺口。

同时,中国农业银行安徽省分行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刘舒在案件发生后的表态颇耐人寻味,他称,李群“没有动用农行资金,没有动用农行重要空白凭证,没有动用农行客户资金”。有人士认为,李群起初并非没有动用农行资金,而是后期自己补足了银行的资金。

许多债权人也认为李群后期借款是诈骗,骗他们的钱填补银行保证金窟窿。“这好比是家里的狗得了狂犬病,还放出来咬人。”一个债权人这样比喻。

阜阳农行案爆发后,阜阳市一些原与农行有业务往来的单位为了规避风险,已经将合作单位转为他行。公安部门至本刊记者发稿时止,没有对外发布案件详情,但据接近专案组的人士称,案件定性不仅要考虑事实,还要考虑社会稳定。

一位接近李江的人士曾告诉本刊记者:李群在看守所精神失常。而债权人们则认为不可能,他们觉得这不过一些人希望李群“封口”,以免这个漩涡卷进更多的人。

二十年前,一对单纯的年轻人正在为前途打拼,在阜阳复杂的社会政治生态环境中却一步步走向末路。十年前,李群曾面对镜头侃侃而谈,揭发肖作新,而今自己身陷囹圄。时光流转,不免让人感叹。

 

 

 

 

小资料:

 

表见代理

表见代理是指行为人虽无代理权,但由于本人的行为,造成了足以使善意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权的表象,而与善意第三人进行的、由本人承担法律后果的代理行为。

 

银行承兑汇票

银行承兑汇票是企业短期融资的工具之一,由在承兑银行开立存款账户的存款人出票,向开户银行申请并经银行审查同意承兑的,保证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持票人的票据。对出票人签发的商业汇票进行承兑是银行基于对出票人资信的认可而给予的信用支持。

 

肖作新案

2001年10月,原阜阳市市长肖作新及其妻周继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和周继美贪污、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案终审判决,肖作新无期徒刑,周继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王怀忠案

 2003年12月29日,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被二审判处死刑。在担任副省长之前,王怀忠是阜阳市委书记。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