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在广州的一场讨论让我一直在思考阶级及阶级分析法在当下的作用,而对经济问题的兴趣使我越来越趋向于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方法。于是,在洛阳出差时在一家旧书店买了本《资本论》,后来在798看了一场长达6个小时的电影《巴黎公社》,一部极具社会批判力和政治社会学价值的电影,让我将抽象的概念和生动的场景能接上轨。

资本论只读了部分,却很幸运地在第三极发现了这本书:《西方左翼论当代西方社会结构的演变》。这本书大多是在地铁里读的。书中精彩地将马克思之后的西方世界三大左翼体系作了清晰的划分:共产党、社会民主主义和新马克思主义。

1,这本书让我找到了一个连接经济-政治和现实行动的分析路径。作者在对西方左翼理论的分析基本上都遵循一个“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社会思潮-政党政略”的分析思路,这也就把不同时代的经济生产方式、社会分层、社会思潮和各政党的成败分析得透彻。

于是我想到80年代和90年代的中国,92年以后,中国的FDI直线上升,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实行了更加积极的外向型经济扩张战略,这种战略的反思之声从未停止,但却在经济危机情势下表现得更为清晰。这一经济战略的直接结果是中国完全融入了世界资本主义生产体系,因此才有2000年左右国内所谓的新左派和自由主义之争,也才有了后来的“社会化小农”概念,一方面类似于19世纪的社会化大生产的经济基础具备,与那时类似的产生工人队伍也初具规模,而另一方面农村萧条,农民不仅被卷入国内工业生产体系,跟深深地被卷入全球经济分工。

当然,中国的社会结构更为复杂,中国的社会矛盾也表现出多元化的特征。恰好读此本书的同时看到裴宜理的《底层社会与抗争性政治》一文,分析了西方的不同研究路径,同样,这与西方社会结构的变迁紧密相关。西方人在研究社会结构问题时,是否思考过全球社会结构问题,比如制造业大规模转移到后发国家(如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金砖四国)后,对这些国家的社会结构将有什么影响?

2,社会思潮的变迁和政党成败。这本书让我对曾经似曾相识的历史事件、人物又了一个新的输理路径。如欧洲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从59年的哥德斯纲领开始的转变,竟然如此漫长。而同样,从阶级政党向全民政党转变在2002年的十六大同样成为国内的热点,可惜这个步伐太慢,而且至尽含糊不清,尽量避而不谈。也就是当西方已经经历了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几轮变迁,中国虽然仍然冠冕堂皇地教条地让全国人民学习马克思主义,当然学也无妨,反正行动上在整风运动后就已实用主义了,没有什么理论了。

西方的各政治派别都有一个公开的市场,而这个政治市场的货币就是选票,因此各政党所代表的利益、潮流便决定了其是否能登台执政,正所谓秦晖所称,通过左右轮流执政保持政策的平衡。而今中国连基本的公开博弈场所都没有,力量形成了么?当然早已形成了,各个利益集团都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没有公开的政治市场,私下的政治市场同样会有,只是那是黑社会,不是法治社会。

看完这本书,觉得好象中国是欧洲遗落的孩子一样,早年跟着共产国际干,是国际左翼中的一支,后来独立走路走丢了,至今还在找路,并自称找到了中国特色的路,我看没有找到。

3,这本书绘制了一张左翼发展的图谱,也等于给予了一张读书的书单。记得去年读过一本《发现社会之旅》,非常生动地串讲社会学的名家观点,而这本书则进一步细分了社会学的左派分支,并将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放在时代背景下考察。我始终觉得,读书是要解决问题的,如果连要读的书时代背景和意义都不知道,可能读完了也就忘记了,而如果带着问题去读,是会记在心里的。这本书让了我一个左翼社会学问题的钥匙。

买了这本书的同时,我还买了吉登斯写马克思涂尔干和韦伯的书,大概先把这本书也读完了,然后回过头去读《资本论》和《社会分工论》等书会事半攻倍。前些日,还读了一本历史书,通俗精彩,有一次竟然读到了天亮,当然还有精彩财经杂志。

买这些书的同时,还买了一本厚厚的《美国货币史》,是财经杂志某期的荐书,之前读了货币战争和伟大的博弈,两本从不同的角度讲述美国货币兴衰的书,而这本出自名家之手,应更有力度。过去看到数字和图表都很恐惧,因为觉得太生涩了,而最近却发生了改变,发现这个世界分析问题,最冷静、最客观的不就是0到9这十个数字么,数字是对现实生活的最高抽象,也因此全球通行,没有语言界限。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