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城市化进程中的地区来说,永远都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因为人口不断往城市转移,城市越来越拥挤,农村越来越萧条。农村的房屋和土地闲置,城市的土地则高度紧张。

但是,农民并不是那么容易进程,因为农村的土地不能交易,土地属于集体,房产下的宅基地也是属于集体。宅基地的买卖也只限于集体内部成员之间。(当然,有些地区即使允许交易也不一定有市场)因此一些土地只能永远闲置,不能通过转让而退出。这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但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需要,城市建设用地则日益紧张。

一个多地,一个少地,两者矛盾越来越紧张。

在这个紧张的前提下,国家有条红线——18亿亩耕地。国土系统发明了一个名字叫“双保”,既要保持经济增长,又要保住18亿亩红线。但是,城市建设用地紧张局面一直无法缓解。

于是,国土部发明了一个办法,试图让本来分割的农村建设用地和城市建设用地两个市场连接起来,这也就是“增减挂钩”。

这个政策在2006年在山东、江苏、天津、湖北和四川五省市试行,其中山东的试行面积最大,占到全国的35%。前几年,山东的赶农民上楼的举动也最激进,虽然国务院2011年下发文件规范,但目前来看,似乎没有收敛的迹象。国土部在2008年和2009年又将这个政策扩展到24个省,全国大概只有西藏、新疆、甘肃等少数省区没有加入。

政策的方针很简单:把农民赶上楼,把土地滕出来整理成农田,然后在城市周边增加建设用地指标。

这下好了。政府最缺的就是建设用地指标,有地就有钱。于是,各地纷纷赶农民上楼,管他三七二十一,管他农民死活,也不管农民有没有生计。有些地方,干脆把农田或者非农田的村集体公共土地等三七二十一全部收回。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农村或县级政府也纷纷自己开发,不和你玩什么增减挂钩,赶农民上楼,滕出土地自己招商引资搞开发。山东平度金钩子村即属于此类。平度市政府的回应文章很荒诞,说村里99%的同意把你家的房子拆了,然后就可以拆了。这是一种强盗逻辑,一个人的财产是属于私人问题,怎么可以通过民主方式解决呢?民主只能解决公共领域的问题。

去年,我曾写了一篇博文《为什么要关注土地整治》,十分不解中央投入几十亿资金用于土地整治,而且是在非一马平川的南方地区,而且还提到农民自主参与,可农民怎么参与?现在想明白了,应该是把农民集中之后的圈地行动。在山东,农行专门提供上十亿的资金用于给农民盖房,这可不是公益事业,而是惦记农民的地,农民上楼了,地滕出来了,他们就可以赚钱了。

中国的城市化浪潮从未停止,当2012年底全国刮起新型城镇化之风时,地方政府闻到了远方的味道,于是变本加厉,赶农民上楼。上楼了,就是城里人了。

我在东北某地看到,一个小镇上,把附近十里八里的村里人全都赶到一个小区了,可以招商引资却没有实现,只有生活区,没有生产,他们收入怎么办?他们靠什么交物业费、水费、电费呢?

本来,盘活农村闲置土地和扩大城市建设用地,这是一件好事。可是,现在激进地赶农民上楼,变成了剥夺农民的新借口。在全世界,估计也没有几个政府干预进行如此激进的城镇化行为。

如果他们真能带领农民致富、城镇化,也罢。可是,产业梦一场空,农民生计无着落,忧患在未来。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