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改革开放起步于对世界形势的判断,即可以避免世界大战。因此,在总体的国家发展战略上,经济建设成为第一位的任务,而不是准备战争。

正因为此,军控、裁军和防扩散便成为中国的战略选择。中国也曾在1995年和2003年分别发布专门的报告,阐述中国的军备控制和裁军、防扩散的政策和措施。

在2003年专门发布了防扩散的白皮书之后,2004年作为国防政策的综合性白皮书中,将过去的“军控和裁军”改为“军控、裁军和防扩散”,将防扩散与军控、裁军并列。

2006年,是唯一一份综合性白皮书中没有把“军控裁军和防扩散”作为一个专门章节的年份,但是2008年、2010年又恢复了这一惯例,可是标题仍未将防扩散并列,等于是恢复到了2003年的状态。2013年发布的白皮书因为是专门性的白皮书,没有涉及这方面的内容。

1985年的百万大裁军是中国这项事业的起步(如果不算1955和1958年的裁军计算)。但是,当年主要是针对军事人员的裁减,“裁军”的含义其实更为广泛,核武器库,1995年的白皮书中就出现了“核裁军”这个词,并提出,裁军的最终目标是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化学武器、生物武器,全面禁止外空武器,同时根据实际情况削减常规军备。

1995年,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中国发布的军备控制和裁军的白皮书。这份白皮书奠定了中国国防事业的许多原则,这些原则至今成为行为准则,影响深远。

如,中国不谋求世界或地区的霸权,中国不在外国派驻军队,不在外国建立军事基地,中国的国防建设不针对任何国家,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

中国永远不会威胁、侵略别国。

中国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奉行不主张、不鼓励、不从事核武器扩散和不帮助别国发展核武器的政策。

中国的核出口遵循三项原则:仅用于和平目的;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保障监督;未经中国允许不得向第三国转让。

中国不生产、不拥有化学武器。

中国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生物武器,既反对任何国家生产生物武器,也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方式扩散此种武器。

中国对常规武器转让一贯坚持以下原则:武器出口应有助于接受国的正当防卫能力;不损害有关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不利用军贸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

 

上述原则,在历年的白皮书被屡次重申。

但是,在常规武器出口领域出现了一些变化。1996年,因为有关国家对台军售问题,中国暂停了在联合国的常规武器转让登记,直到2007年才恢复。常规武器转让的三原则在此后的白皮书中未得到重申。

2013年,据美联社3月18日报道,瑞典智库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18日称,中国已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常规武器出口国。但是报道没有提到这个排名的数据统计来源。中文相关报道引述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曾重申了上述常规武器转让的三原则,但这则报道没有写明是何时重申了这个原则。(报道网址: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f65cb4a8c8507ed4fece76310498c380e54f73f6b9291027fa3d213cf374c413037bee4302267558fd87c6502ae5e5c9cf23765377523bd86cb8b48debe9122258c2223706bdc074d8d0dea960673ce37e65efed91bf0cafb25e7ddc5d3ae4323cb44767b9780804d7710dd6e80034094b1ee4e022e14ad993572fe2960599e3434b250899425187496f6ac4b3cc43da6120696df22c14905c214&p=8f759a45d5c50aee42a2c7710f0acb&newp=8c7bd516d9c105ff57ed97784f519f231610db2151ddd651&user=baidu&fm=sc&query=%D6%D0%B9%FA+%B3%A3%B9%E6%CE%E4%C6%F7%B3%F6%BF%DA+%B5%DA%CE%E5&qid=&p1=2

在关于军控、裁军和防扩散领域,1998年的白皮书提到了新的内容:具有过分伤害力或滥杀滥伤作用的特定常规武器。这似乎主要是指杀伤人员地雷,中国是这类武器的受伤国,也曾使用这类武器布置在边境,后来多年的白皮书提到此问题。另外还特别强调中国作为生物、化学武器的受害国身份。2007年,中国开始参与联合国透明军费制度,向联合国提交上一财政年度的军事开支基本数据。这个内容也被放在了2008年白皮书关于军控的部分。关于军费问题,后面专文论述。

1998年,虽然印巴先后进行核试验,对全球军控造成负面影响,但是1998年的白皮书并未特别强调这个事件。当年对于国际安全形势的评价仍然是趋于缓和,禁止化学武器、全面禁止核武器和特别常规武器等条约公约取得进展,中国也与周边四国签订了边境地区相互裁军的协定。

但是,2000年的白皮书显示,在1997年后,全球军控的形势发生逆转。2000年的评价是,出现了“一系列消极事件”,“将面临新一轮军备竞赛的危险,前景令人担忧”。

这主要是因为亚太地区的战略平衡被打破,美国准备退出1972年和苏联签署的《反导条约》(最终于2001年退出),积极推动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建设,中国强烈反对。并且准备将这一系统部署在东亚,“将使美日军事同盟的整体攻防水平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也远远超出了日本的防卫需要,这将引起地区军备竞赛”,中国严重关切。

2002年的白皮书称,“冷战结束后,国际军控、裁军与防扩散领域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但近年来的一系列消极事态却使这一良好势头受挫。”对《反导条约》失效感到遗憾,对东北亚部署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感到关切”,而非“严重关切”。对全球导弹防御系统的态度,则从强烈反对,到“遗憾”到2008年的“高度关注”。

中国不得不默认既成的事实,也未能阻挡事件发展的进程。发生在2000年前后的这起变化,对中国后来的军控战略产生什么影响,笔者难以知晓。但整体上,冷战以后的积极氛围被改变了。

中国的军控和裁军仍然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2004年,中国宣布,“中国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与任何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并称,中国积极发展与有关多边出口控制机制的关系。

1999年,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曾在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发表讲话。对于裁军出现的挫折,2004年的白皮书还称,关键是打破日内瓦裁军会议的僵局。据报道称,这一僵局一直持续到2009年才被打破。

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干脆取消了军控、裁军和防扩散的章节,将内容放在国际合作部分。2008年,这部分内容得到恢复,并重申了中国不参加核竞赛。2009年以来,中国分别与多个国家及有关地区组织进行军控和防扩散磋商。

2013年发布的专项白皮书没有此方面内容,而今中国面对的国际形势日益复杂。2012年底,习近平专门授予二炮司令员魏凤和上将军衔,显示对二炮部队的重视。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