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年的国防白皮书是观察中国对于全球安全形势分析的一个窗口。从1998年发布第一份综合性的国防白皮书以来,15年过去,如果将今年发布的一份专门性白皮书包括在内,中国已经发布了8份白皮书,每一份白皮书的第一部分都是对安全形势的分析

对中国而言,安全形势的分析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部分:世界总体局势、亚太局势、军事平衡、台海局势、新安全观和非传统安全(逐渐出现)。本文也主要根据这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世界总体趋势

从1998年开始,15年来,中国对世界安全形势的判断出现了一个下滑并逐渐平缓的过程。

1998年,中国对世界局势的判断较为乐观,总体上“继续趋向缓和”,“武装冲突和局部战争对世界全局的影响明显减弱”。

到了2000年,虽然总体判断不变,但是,世界不稳定和不确定的因素明显增加”,判断的依据主要来自几个方面: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美国发展反导系统、美国进一步强化在亚太的军事存在、台湾局势严峻。

但是,到了2002年,因为911事件发生,形势又出现了新的变化,大国关系协调和合作的一面上升”,并且中国和东南亚诸国的合作取得了较大进展。虽然“军事力量对比出现新的严重失衡”。

2004年,总体形势判断由2002年的深刻变化变为深刻而复杂的变化,形势进一步恶化。这主要针对上一年度提及的大国关系协调和合作的一面上升,而今则是大国之间“相互借重、合作又相互制约、竞争”。并且,军事因素对国际格局和国家安全的影响上升,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交织。

虽然安全、军事对比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2006年对形势的变化还是出现了缓和,并认为是“世界向多极化过度的重要时期”,主要原因不是来自军事平衡(“军事力量失衡没有明显改变”),而是来自经济实力的转换——“发展中大国和区域集团实力增强”。这一年,虽然美日强化了军事同盟,但是台海局势得到缓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整体判断是“大变革大调整”,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多极化深入发展。这些判断的依据仍然主要是来自经济方面,中国以及金砖国家的经济分量上升。但是,这一年,首次提出了“维护社会稳定面临诸多新情况新问题”。

2010年,判断进一步乐观:“国际力量对比出现新态势,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显著增强,世界多极化前景更加明朗。”“维护和平、制约战争的因素不断增长,人类的前途命运总体光明。

2012年的判断是:“国际形势保持总体和平稳定的基本态势。”但是,中国仍面临多元复杂的安全威胁和挑战,生存安全问题和发展安全问题、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这一年首次提出了国家海外利益安全风险上升

以上逐年梳理了过往历年的总体判断和主要依据。通过梳理可以看出,2000年左右的紧张局面得以化解,化解的主要原因来自于中国经济实力增长带来的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以及台海局势得到极大缓和。同时,911带来的非传统领域安全上升,并由此而带来的大国之间的合作和博弈,一定程度上也为国际形势缓和提供了条件。

二、亚太地区

中国是亚太地区的大国,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是中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1998年的白皮书就提出了中国在亚太安全战略的三个目标:中国自身的稳定与繁荣,周边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与亚太各国开展对话与合作。

这一目标基本上没有发生变化。

但亚太地区的变化一直不断,其中影响最核心的是美国强化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虽然这一话题在2012年被媒体热炒,但翻阅历年白皮书便可知,从2000年以来,这一趋势从未改变。除2002年外,每年的白皮书都提到了美国进一步强化在亚太的军事存在。如下列举:

2000的白皮书称:影响亚太地区安全的消极因素有新的发展。美国进一步强化在本地区的军事存在和双边军事同盟,推动研发并计划在东亚地区部署战区导弹防御系统。

2004的表述为,“亚太地区安全形势中的复杂因素也在增加。美国重组和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强化军事同盟关系,加速部署导弹防御系统。”

2006的表述为:“美国加快调整军事部署,增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美日强化军事同盟,推进军事一体化。

2008的表述为“美国保持对亚太地区的战略关注和投入,强化军事同盟,调整军事部署,增强军事能力。”

2010的表述为“美国强化亚太军事同盟体系,加大介入地区安全事务力度。

2012的表述为:有的国家深化亚太军事同盟,扩大军事存在,频繁制造地区紧张局势

美国强化亚太军事存在,主要是指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由此带来中日之间的冲突,尤其是中国关切美日安保条约是否将钓鱼岛纳入其中,但最后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这对中国的安全形势造成影响,但并没有引起大的纷争,直到2012年日本的钓鱼岛国有化政策。

不过,虽然白皮书历年都提出美国对台军售的问题,台海形势却并没有恶化,而是出现了重大而积极的变化,台海趋势得以稳定。台湾利益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也是军事战略和外交战略的核心,台海趋势的缓和使中国对整体安全形势的判断并没有那么紧张。

与台海局势类似的地区是东南亚基本保持了稳定,通过和东盟的合作,中国东盟自贸区2010年正式建成。与此同时,南海趋势也基本保持了稳定。这也是这些年中国周边环境安定的基石之一,不过越南、缅甸、菲律宾出现的一些变化,则可能逆转这一趋势,带来新的变化。这还要观察下一份综合性国防白皮书的表述。

亚太的其他问题还包括朝鲜半岛、南亚趋势等等。虽然朝鲜半岛时常风云突变,但是白皮书似乎没有把这个问题作为重点威胁来对待,基本上一笔带过。南亚虽然在1998年出现了印巴核试验的情况,但后来缓和,这似乎也是关注的重点。中亚国家中,阿富汗趋势虽然变幻莫测,但也基本是一笔带过。

三、其他:军事失衡和非传统安全

军事失衡似乎一直在不断加剧,军事变革不断发展。重点在专门章节观察。

非传统安全是一个值得观察的视角。这个词汇最早出现在2002年的白皮书中,称“中国与东盟就十年内建立自由贸易区达成共识,启动了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全面合作。”这一年,同时提出了,恐怖主义已对国际和地区安全构成现实威胁。

而早在1998的白皮书中,在恐怖活动、武器扩散、走私贩毒、环境污染、难民潮等跨国问题中,恐怖主义就被列为第一位,这些被称为新的威胁。

2004的白皮书提出了,“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交织,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益严重。非传统安全一度成为白皮书中的热门词汇

2006的白皮书提出了“统筹发展与安全、内部安全与外部安全、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

2008: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势力猖獗,重大自然灾害等非传统安全问题频发。

2010:维护国家领土主权、海洋权益压力增大,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存在,能源资源、金融、信息、自然灾害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上升。

2012:中国仍面临多元复杂的安全威胁和挑战,生存安全问题和发展安全问题、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维护国家统一、维护领土完整、维护发展利益的任务艰巨繁重。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