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没想到这本书如此让人着迷,去年在万圣旧书柜买的。这本书让我想起在第一次去香港在某个角落旧书店买的一本同样薄薄的册子,同样是分析经济问题,那本书把中国的经济问题放在当代世界经济发展的背景下看。那本书,在香港时我就读完了一本,后来在广州被P发现,借到成都去,我有一次要写相关文章,想到这本书,于是让他从成都给我寄了回来。

这是一本讲述十年前亚洲金融危机发生缘由的书,名叫《亚洲在衰落?》。标题有些哗众取宠,而内文却精彩无比。这本书不仅仅讲述了亚洲的发展模式,讲述了亚洲发展与美欧发展的关系,而且更着重从货币市场与经济发展。书的作者是货币专家,但并非通篇谈货币,相反却是谈亚洲的模式,谈实体经济的模式,甚至还在不少地方谈到经济和社会思潮的关系。

当这轮经济危机发生后,许多人在反思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如高度依赖外贸、相对固定的汇率制度、高储蓄率等等。而如果放在全球发展的角度下比较,亚洲的发展模式莫非如此。而如果要深究为何,不得不联系到远在天边却近在眼前的历史,如书中所言,“如果说80年代是政治权力、冷战以及发达国家经济政治占统治地位的话,90年代就是新兴市场的时代,它正逐步成为世界经济的焦点。”苏联解体、柏林墙倒塌对世界影响至深。

世界离我们多么远,又多么近,读这类书籍,我常常想,80年代我已经来到人世,80年代发生了这么多大事件影响着现在的世界,而我竟然几乎无知,那时候我或许在乡村的中学里为是否买一本硬面笔记本而犹豫,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而外面却一日千里,那时候无知,现在不能继续无知。

世界的发展永远是连贯的,不能理解过去,就无法解释当下。读张五常80年代的系列文章也有同感,原来中国的经济改革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以为我第一次来城市有高楼大厦,就以为这个世界自盘古开天以来就存在着高楼大厦,这可能也是80后、90后普遍的缺陷。历史的进步或扭曲竟然是在各种复杂的机缘巧合中发展、变革,每一个重大事件都在影响着这个时代,只是我们有没有足够的眼光去认识其带来的预期改变。

自由主义经济思潮曾一统天下,凯恩斯主义而今又风靡全球,我们抛开这些主义之争,进入一个现实的世界,却发现主义在现实面前是苍白无力的。我反对那些把自由主义旗手高高吹捧的家伙,我理解他用心良苦,担心中国的改革被经济危机带来的凯恩斯主义复兴而走向歧途,但我不同意他不顾现实的吹捧和毫无目的的坚持。中国的当下,既需要凯恩斯主义,也更需要哈耶克式的古典主义主义,中国需要经济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促进经济信心恢复,更需要改革放权,活跃民间投资,扩大民间需求,在现实面前,两者毫不矛盾。

在洛阳逛博物馆,那些距今2000多年的文明,展现在眼前,让我震惊。脑中浮现2000多千年前繁华灿烂的文明,浮现那春秋战国的争斗和杀戮,浮现着英雄豪杰的尘埃。只有在这种场景下,才能更好理解另外一个词:北京。为什么是北京?如果没有历史,我们便当然地以为北京就是北京,北京就是首都。只有站在前朝古都面前,你会发现“北京”这两个字的厚重,你会追索历史上政治纷争的历史,会想起契丹,想起东北的女真,想起那些从长安迁移到燕赵之地的变迁。

世界纷繁复杂,带上不同色彩的眼睛就能折射出不同的脉络。每个细节都是时间长河和空间长河的汇聚,正如《情人》小说开头的那幅照片,那是经历多少年的等待,多少个空间轮回,才能在那以那样一种姿态相聚。现实社会的一切在任何一个时点都是一幅徇丽多彩的画面,而要解读画面的真相,必须有穿透历史的功力。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