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者语:能源一直是影响国际政治格局的重要因素,而今新技术的发展正在改变世界的能源版图,这也必将影响世界政治格局,尤其是严重依赖能源出口的国家和严重依赖能源进口的国家。短期内,也许一些力量能阻挡这一进程,但长远来看不可能。新技术带来的改变,可能会比这篇文章估计的还要严重。一飞

全球地理政治秩序正随着世界能源版图的改变而改变。今天的世界已不再被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等个别能源超级大国所掌控,大部分国家都多多少少拥有些国内资源来满足本国的能源需求,抑或能向从邻国供应商进口来补足能源需求的缺口。能源价格在新的世界格局中会变得相当低,地理政治也将不再以石油和天然气为关键指标。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那些依靠能源出口建立起来的政权将会逐步失去它们的势力。这些国家将不再能够通过出售能源来获取丰厚利润,并得以把势力通过赞助及工程的形式延伸到其它国家。最终,它们将不得不把财政收入的方式转向税收。

科技的发展使得地下页岩层的钻井开采变得简单又廉价,最终会导致非常规能源产品的革命。最前沿的技术之一便是水力压裂法,把沙、化学制品和水、凝胶或是液态温室气体的混合物注入页岩石层来开采碳氢化合物。这种技术在1948年被第一次提出,随着相应技术的发展,最近才进入商业化的运用。(另一种前沿技术是横向钻井,可以对存储浅但覆盖面广的能源进行精密勘探。)

水力压裂法在最近五年才开始被广泛使用。不过它的效果——美国天然气的惊人过剩——已非常显著。全美天然气价格已经跌至2008年的四分之一。价格的降低改变了全美经济,到2020年美国只需其现有煤炭发电能力的六分之五即可,成千上万的车辆将从使用汽油转变为使用石油压缩气,在中国或是本国建造以天然气为原材料和燃料的化工、塑料、化肥厂。专业的Pricewaterhouse Coopers预计,到2025年能源集中型企业会在美国创造100万个新岗位。

美国正频繁地利用创新的能源技术开采页岩油、致密油和煤层里的甲烷。进口石油在美国石油总需求的比例正在快速下降,从2005年的60%降到今年的45%以下。这个比重会持续下降,直到全美或至少是北美,达到能源自足。

全世界都可以感受到这个经济和地理政治的冲击波。美国对液态天然气、石油进口和国内煤炭需求量的降低已经导致了这些产品在全球市场上的价格下跌。俄罗斯提供了欧洲国家天然气总供应量的四分之一,现在欧洲国家在与俄罗斯关于天然气进口的谈判上占据了更有利的位置。这个最新的筹码很有可能让欧盟在九月对俄罗斯能源巨头Gazprom展开关于潜在定价方案的调查。此外,欧盟国家已经开始与俄罗斯进行关于减短长期天然气合同的谈判。在长期合同中,达成一致的天然气价格是与石油挂钩的,这也是Gazprom一直偏爱的条款。现在,在预计天然气供应会增多而其价格会下降的情况下,欧盟国家选择现货采购——基于市场价格的短期收购。俄罗斯已经同意在现存合同上给部分国家10%左右的优惠。

直至目前,Gazprom一直否认页岩油革命,它声称非常规性的天然气开采技术会对环境造成严重的威胁,没有任何商业可行性或是商业利益。俄罗斯绝大部分的联邦财政收入——估计有60%左右——来自能源出口,天然气出售的减少会成为一个政治性的灾难。前苏联的解体和90年代末前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倒台都恰逢能源价格的下降;在位的普京总统对这些历史实在是太了解了。

问题是在充斥着低价能源的世界格局下,他可做的选择不多。普京政权可以通过不断降低价格的方式,保持俄罗斯在欧洲能源市场所占的份额,不过收入将不可避免地大大降低。更糟糕的是,Gazprom的利润率很小。介于它60%的天然气都以亏损的价格出售给俄罗斯国内市场,Gazprom必须在出口欧洲的天然气上取得巨大的利润率才能继续经营。(目前,它卖给欧洲的天然气的边际利润为66%。)

如果要保持不亏本,Gazprom需要在出口给欧洲的每千立方尺天然气上赚12美金。(每千立方尺天然气现在在美国的价格低于3美金。)这种情况产生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俄罗斯和其精英统治阶级从政治化、低效、不透明的垄断中吸收了数十亿的美元。如此普遍的腐败是因为地理政治掌握了大型管道项目:就像它的邻居阿拉斯加有其臭名昭著的大桥一样,俄罗斯几乎在任何地方都有其铺设的管道。

拿绕开乌克兰和波兰,直接连接俄罗斯与德国的北溪地下天然气管道举例。这个工程从经济上看是非理性的;如果俄罗斯和基辅达成运输协议的话,会便宜很多。可是俄罗斯并不愿意这么做。同样的,这其中也有腐败:铺设管道的公司持有者Arkady Rotenberg是普京的儿时玩伴。俄罗斯政府支付给Arkady Rotenberg相当于边际利润30%的高昂费用作为其工作的报酬。如今,Gazprom正在计划另一条穿越黑海、绕过乌克兰,连接俄罗斯与南欧的愚蠢管道项目——南溪。

如果Gazprom试图通过提高对中国的出售量来弥补其在欧洲的收入损失,这样令人吃惊的基础设施项目可能会变得更常见。那样,长长的管道必须要穿过无情的西伯利亚。撇开施工难度不提,要说服中国付给俄罗斯相当于现在欧盟国家所支付的价格,几乎是个不可能的挑战。不仅仅因为中国是很强的谈判对手,也因为中国有着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多的页岩油储量(886万亿立方英尺,相比之下全球贮备第二位的美国拥有750万亿立方英尺)。尽管中国对其天然气储量的勘探才刚起步,但等到中俄管道项目建设完成,中国很可能已经提炼出足够的非常规天然气,并能够做到能源自足。根据中国政府的估计,中国天然气资源能够满足其未来两个世纪的国内需求。Gazprom唯一的希望是中国的页岩石层对新兴技术反应不佳——不过几乎没有理由相信这种情况会发生。

目前,俄罗斯试图通过组织非常规能源技术的散播来保护其在能源市场所占的比重。另一方面,通过2010非常规天然气技术合作项目,美国正在把技术转移给它希望可以更加能源独立的国家,如印度、约旦、波兰和乌克兰。华盛顿认为,能源相对独立的国家,因购买石油而受不友好的国家影响的可能性也小。

而俄罗斯在企图阻碍或是减缓这一进程。莫斯科最常用的战术之一便是对想在俄罗斯进行开采的公司施加压力,让其放弃在其它地区开采页岩油的项目。比如莫斯科很有可能用与Rosneft的合作协议为交换,要求ExxonMobil从波兰退出,而后者有着全欧洲最大的页岩油储量。不过,在自由市场体制下,一个公司退出总会有另一个公司来填补空缺。美国的Chevron公司已开始对波罗的海和黑海之间的区域进行页岩油和石油的开采。金融家乔治·索罗斯也早已在波兰的非常规能源项目中投资了5亿美元。

俄罗斯的另一战术是资助环境保护组织游说反对页岩油开采。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可信的科学依据可以证明水力压裂法对空气或是水资源有负面的影响。包括英国皇家协会(the Royal Society)、美国能源资讯委员会秘书处(the U.S. Secretary of Energy Advisory Board)和国际能源署(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报告在内的一些研究表明,在规范操作的前提下,水力压裂法是相当安全的。但是,由于环境保护组织抗议的增加,保加利亚和捷克共和国最近下令延缓此项技术的使用。在这个事件中,外部影响的痕迹相当明显:保加利亚几乎从来没有过任何形式的示威活动;捷克共和国的环境保护组织在其它议题上都一直保持着沉默,比如泰梅林核电站的扩展计划。

前苏联成员国——例如保加利亚、捷克共和国、波兰和乌克兰——仍旧向Gazprom购买全部或大部分的天然气。波兰和乌克兰有足够的页岩储量,可以让它们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尽管保加利亚和捷克共和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一般的国内生产量也可以挑战Gazprom的垄断势力,从而降低进口天然气的价格。

分析人士指出亚洲对能源的需求将是无止境的,因此能源价格不太可能持续下降。但是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师Ruchir Sharma指出,亚洲的经济增长正在减缓,并有可能很快变得平缓。同时,随着非常规能源带来的能源供给量的增加,非洲东海岸和以色列沿海新发现的海底油气田,以及北极地区增加的钻井,世界可能很快就会享受能源过剩的状况了。至少,全球能源价格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俄罗斯来说,最好的情况是能源过剩迫使其进行体制改革。就像90年代爱沙尼亚和波兰所做的一样,可惜俄罗斯从未彻底完成它的改革。这样的改变最终会在俄罗斯建立起真正的民主和法治。在未来几年,纯粹的经济必要性和潜在的破产可能会迫使俄罗斯改革。不过纵观俄罗斯的历史,现代化并不总带来自由化;这次的情况是否会不同也很难说。

非常规能源技术不但出现了,而且会一直存在。它在世界能源版图上画了新的线条,许多最稳定的老牌地理政治格局将被推翻。那些依赖于能源出口收益的政权统治者应该要谨慎地开始他们的退休计划了。(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助理张琨译)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