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区间下滑,且经济增长季度性不稳定加大,时而陷入恐慌性的低谷,时而又起而回生。按理,与经济增速变动的应当是就业率。

但是无论是从就业数据——登记失业率,或是第一次公布的调查失业率数据来看,中国的就业问题在这两年里并没有造成特别大的社会问题,也未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上一次对就业的特别关注还是在2008年,当时据说2000万农民工提前返乡,也由此引发了4万亿的救市政策。

那么,这几年就业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为什么经济起落,就业没有出现大问题呢?

记得2010年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有参会者向尹蔚民提问,是否考虑延长退休年龄,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因为他的脑中盘旋中每年新增就业,尤其是应届毕业生和进程务工人员的就业压力。而今这些情况怎么样呢?

一种理由来自于适龄劳动力总量的减少。《经济学人》杂志2013年2月份的一篇报道关注了这一问题,引用统计数据称,去年适龄劳动人口减少了345万。但是,没有注明统计的年龄口径。

但是,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2012年新增就业人口1266万人,为过去9年来的最高水平。而且,十二五期间将持续增加,2013年高校毕业生达到700万的峰值。

此前,2011年4月,马建堂以解读第六次人口普查为主题接受人民网的访谈——“这次人口普查满15周岁不到60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是9.2亿,仍然比2000年的8.25亿增加了将近1亿人。另据我局人口专家预测,中国未来10年每年适龄劳动力资源都能稳定在9亿左右。前几年9亿多一点,后几年9亿少一点。所以中国还有9亿劳动力,至少是“十二五”期间,应该讲劳动力供应总体是充裕的。但是确实从2013年以后,我国的劳动力资源,会逐步的下降。”

这说明,劳动力资源下降比之前预测还要来得快,要早一年。

总量减少,进入的流量增加,这说明退出的流量比进来的流量更大。也就是进入退休年龄的增速比新增就业人口增速要高。

345万相当于2012年新增就业人口的三分之一,就业压力较往年可能减轻了三分之一。

另外一种解释是,4万亿的投资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但是,这些岗位是否可以和外贸下滑导致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就业人口减少相抵呢?这还需要具体数据进行说明。此外,因为生活水平的提高,适龄就业人口中的待业人员不断增加,但并未被登记失业率数据所统计。

2009年,尹蔚民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从我们研究的情况来看,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大体带动80-100万人的就业。

那么,2009年以后历年的GDP 分别为:8.7;10.3,;9.2;7.8.如果从这个数据来看,近年的波动区间在1-3个百分点之间,那么就业的波动也在100-300万之间波动。

2012年与2011年相比,GDP下降了1.4个百分点,大约减少了就业人口140万。这个数字占全年尽减少的劳动力总量(345万)的一半左右。这意味着,总量减少带来的影响进一步降低。

那么,如何解释中国在经济增速破八之后,这一年的就业市场并未出现明显波动的原因到底在哪呢?

2013年6月份,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曾发布报告称,如果经济再不好转,就业将可能恶化。此后,调控开始转向。

未来,中国的就业形势会如何发展?中国可以承受的GDP增长速度到底是多少?这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