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民众对劣币的恐慌不在于其劣,而在于其劣得简直不可预知——即劣化的速度谁也不知道,一天一天贬值,而且预期也越来越坏,因此民众必须马上抛售之。

1,计划与市场

在我们的惯常观念中,计划当然是个可恶的东西,市场配置资源才是最有效率的。当然,这个观点没错。

然而要深入“计划”和“市场”背后的本质认识并不能这样一份为二。正如张五常所说:“从交易费用的角度分析制度多年,我不反对计划经济,而是反对计划经济伸展到市场成本较低的事。”

如果我们把“计划”推广为“权威”“规则”等等,那么问题要明了得多。

为什么银行储蓄都有储蓄条例,而非自由交易,每个人拿了钱,去银行谈利息,谈存期,谈保险等等。因为这样太麻烦,交易成本太高,必须要有统一的规则。这个规则便是类似于计划的东西。

人类为什么需要计划,不是因为权力,而是因为交易费用的存在。当交易费用太高时,人类就要用计划的方式,降低交易费用,虽然这样的计划必然要牺牲一点个人自由。反过来说,如果世界上任何人与人的交易费用都为零,那还存在计划和权威么?权威和计划的存在都是为了降低交易费用。

而在中国计划之所以受到批判,是因为我们受了计划太多的苦,我们的计划是以权力为基础的,是为了谋取利益的,而非为了降低交易费用的。如果能从交易费用的角度来理解计划与市场,那么我们就可以破除意识形态的迷雾。

2,劣币与良币

经济学的定律:劣货驱除良币。我看到这句话就会想到历史教科书上的那张照片,解放前通货膨胀时,市民不得不拿一捆钱去买大白菜。当市场上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货币时,那么肯定,贬值快的劣币肯定充斥于市场,因为民众都会把这种最不好的货币抛售,而自己保存有价货币,这便是市场最基本的规律。

而张五常的书以中国80年代存在的外汇券和人民币作比较,提出了新的看法。他说:“一国两币,人民币是劣币,外汇券是良币,只要市场知道,可以讨价还价,劣币是不会把良币逐出市场的。”

这句话话很有道理。因为民众对劣币的恐慌不在于其劣,而在于其劣得简直不可预知——即劣化的速度谁也不知道,一天一天贬值,而且预期也越来越坏,因此民众必须马上抛售之。而如果劣币就甘于劣位,且保持稳定的币值,或是不能保持稳定的币值也罢,能盯住一个稳定的币值,并且保持稳定的交换渠道,那么劣币就不一定驱除良币。

外汇券是最好的明证,其印刷上的票面价值是相等的,但可以通过人人可以用的通道——讨价还价来实现其市场上相对稳定的比例,而且这个通道是双向的,只要愿意出更多的人民币,那么也可以换到外汇券。因此,外汇券驱除不了人民币。

当然,是否与货币发行总量相关,那是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市场上良币的总量太少,那当然也驱除不了。

3,浮动汇率还是固定汇率

货币的本质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因此货币同样像其他商品一样,需要定价,怎么定?既然是市场经济,就当然是市场定价,也即实行浮动汇率。这一观点看起来千真万确。

张五常在其书中书,“但他们忘记了货币的重点是协助交易,不是一般物品,币值要稳定,而这稳定最好有一个固定的锚。”

这句话提醒了我:对货币的交易和定价其实是虚拟经济的事,而实物或服务的交易才是实体经济。如果片面追求虚拟经济的市场化,那么则让这个实体经济相当不稳定。就好比是货币是一把尺子,如果尺子的刻度老是上窜下跳,那就没法做交易了,因为实物或服务无法以其为参照物来确定价格从而达成交易。

现在的金融危机莫不是吃了这个亏,过度发展了货币的交易,利用所谓的层层担保的制度无限放大货币的乘数效应,正式的说法叫杠杆率,泡沫太多了。当然,这主要是分析美国而不实用于中国银行资金充足但实体经济大危机的情况。

张五常在其书中当然也不赞成绝对的固定汇率,因为那是已经崩溃的金本位制度,金属的供应是有限的,各国央行基本都可调控货币发行。但他坚持要找到锚,要盯住一个相对固定的锚。

现在的人民币汇率问题的改革和争论很让人担忧,走向何方,目前还不明朗。但一招不慎,可能全盘皆输。它是市场价值衡量的标尺,轻浮不得,一乱来,经济必大乱无疑。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