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笔者分析了中国主要出口地区的情况,因数据所限,没有找到专门的东南亚、中亚、金砖国家等具体数据,需要找国别数据进行综合计算,所以这个方向的深入分析就暂时打住了。随着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的比重上升,估计CEIC数据库今后会设立金砖国家的综合数据,就如现在常用的OEDC国家数据一样。

本篇分析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原始数据同样来自于CEIC数据库。如左图所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上世纪80年代和GDP同时起步,不过增速却远远低于GDP,而且在2006年以后十分明显。

虽然从上图上看,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GDP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几乎是重合的一条直线,总量上几乎没有变化。

但是进一步分析社消占GDP的比重,还是可以看出两者起伏的关系。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社消占GDP比重的两个高点出现在60年代初期和80年末90年代初。

笔者重点分析改革开放以后的情况。在1977年,社消的比重落到36%的低谷后,开始起步向上,并一直达到1988年的最高点49%,这也是图表中的最高点。在1980年至1989年,没有一年的比重低于46%。这也是持续的高位。也可以说,在整个上世纪80年代,社消占比都处于相对的高位。(见右图)

急速下滑出现在1989年至1994年,这期间,从47%降低到38%,降低了9个百分点。在2002年以前,社消占比在40%左右平稳维持。

从2002年开始,又进入了新的下降通道。一直到2007年35%的低点。2007年以后,占比有明显的提升,到2012年重回40%的占比。

2007年发生了什么?政策做了什么调整?既没有金融危机之后的促进消费的政策,也没有在社保领域突飞猛进的发展。

对于社消占比的数据,经济学界有一些争议,认为中国的这一数据可能存在低估。可低估的原因是什么?那一部分没有计算入这个指标呢?按照统计方法,本指标由批发和零售业零售额、住宿和餐饮业零售额、其他行业零售额三个部分构成。

对限额以上批发和零售企业实施全面调查,对限额以下批发和零售企业实施抽样调查;对住宿和餐饮企业实施全面调查。个体经营户零售额通过抽样调查方法取得。其他行业零售额:由省、市、县各级以经济普查、重点调查、典型调查为基础,分别根据一定的比例推算确定。通过这些调查方法,或可以发现其中可能存在问题的领域。

下面进一步分析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内部结构。

先按照不同类型的消费区域来分,分别为城市、县城和县以下。左图显示了三者的结构变化趋势。

从图中可以看出,城市的消费在2004年以前出现了明显的上升,相对应县及县以下则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不过,2004年以后又出现了一些变化,城市的消费占比趋缓,同样后两者的下降也趋缓。未来的趋势是什么?比如县城的消费能力会得到较大提升,并超过县以下吗?目前还很难说。

另外一项结构分析是针对特大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根据CEIC数据库的数据,可以得到北京、上海和广东的数据。

通过这些数据,可以看到三地不同程度的增长情况,广东增速较快,而北京和上海增速相当,都相对比较缓慢。2007年以前,上海超过北京,此后则被北京赶超。

但是三者相加却不得了,一度占全国总额的20%,可想而知全国其他地区的消费能力。如果将东部地区汇总,或许占比更惊人。如右图,即使目前已连续4年下降,但仍高于18.5%。

 

原始数据:shehuixiaofeipinlingshouzo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