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李齐方先生所著的《中俄关系史》,感慨万千。

自康乾盛世的初期,中俄开始接触,这也是清政府第一次和西方国家接触。起先,交通不便,沙皇政府特许进军西伯利亚的主力是逃避俄国压迫的亡命之徒。这些人到达中国人居住的区域,开始烧杀抢夺。但这些行为被报告到清中央政府后,清政府派遣军队,俄军失败。后来双方签订《尼布楚条约》,维持了边境的安宁。但是俄方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不仅移动界碑,而且一步步谋划进一步的侵扰。俄国商队连年来华,虽然清朝并不欢迎,还曾一度释放国库中的俄方商品,致使俄商损失惨重。

在清朝试图平定准噶尔部落时,还专门遣使赴俄,要求俄国保持中立。并且提出,希望通过俄国和土耳其建立外交关系。可见,当时雍正皇帝的远见。此后,到了19世纪,俄国从中国北边的西部、东部和中部全面侵略中国,其中曾一度占领伊犁,控制整个东北。相比于其他侵略者,俄罗斯首先破坏维持中国领土完整的共同准则,进而引起了日俄的争端,导致在中国大地上爆发中国中立的日俄战争,真是奇耻大辱。

俄国还利用其早年与中国相关的背景,施展各种外交伎俩,无信于国际社会,也无信于中国。在八国联军侵华之时,俄国是带路党,提供北京城区地图,但俄国也是转变最快的一个,以调停者自居。

那时一个侵略者比恶的时代,在俄国之后,来了一个比其更狠的角色——日本。而且他们在日俄战争之后,没有失和,反而几度签订密约,瓜分中国。

总结晚清中俄关系史,或可归纳一二作为借鉴:

一、俄国之所以能侵占中国广大的领土,除了其言而无信、凶狠毒辣之外,还在于其十分重视信息的收集,而这恰是清朝之弱项。早在初期接触时,俄国就特别注意收集与中国有关的晴报,进行各种勘测,派遣学生学习中文。这种充分的信息是其在后来列强瓜分中国时能独占鳌头的关键。

相反,晚清政府虽然在初期国力并不弱于俄国,而且东北离俄国中心地带甚远,但是即使早期在军事上胜利,但是却未考虑长远。到国力衰弱之时,缺乏对对方的基本了解和积累。李鸿章当初与俄国签约,以为俄国会信守承诺,其实是对俄国国内政治势力不了解才导致的局面。

在外交上,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晚清之弱,国力、体制都是原因之一(俄国当时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俄国人重视信息的收集、深入了解他国的政经概况、了解边境情况,实在是清朝所忽视的。

环观当下,中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中国对外投资也连年高速增长,可是服务于这些投资团队的信息何在?中国对外投资屡次遭遇困境,或为劳工,或为政局,或为贸易保护,为何?事前的研判和信息在哪里?

二、外交原则和实际利益。无论是初期的商队,还是后来的日俄密约,或是策划外蒙独立,或是侵占东北,俄罗斯所遵循的原则从来都是彻底的实用主义,即先行掌握控制权,尤其是与地方势力的控制权,然后再用各种方法取得中央的默认。当然,俄罗斯过于使用这一伎俩,使其国际信誉丧失。但是如果一国过分注重原则性的表达,而忽视实际控制,则很可能到头来落得名声好,却无益。

中国的对外交往,经常会表述各种外交原则及强调世代友好(即使也曾不友好),但是至少从公开的报道看,似乎很少直面现实中的各种问题。

三、政策的延续性。如果从17世纪中俄开始接触开始,俄罗斯对中国的影响不可不谓不巨大。即使在沙皇被推翻,十月革命爆发后,其革命同样影响中国,并且最终追随马列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执政。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俄罗斯长期对外扩张政策影响的结果。虽然中苏一度交恶,并且直到1979年改革开放时,中国面临的最大的边境压力都是来自苏联。中国的外交团队那段时间也不断提醒西方国家,注意苏联的扩张。

最终,中国与美国建交,外交困境始被打开。直至苏联解体,世界形势急速变化。

而今,中俄关系又再次热络,但是在民间层面,除了成长于五六十年的老人在KTV里还会点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之外,俄国对中国民间社会的影响力大大减弱,中俄贸易虽屡创新高,但对中国而言不占主要份额。

未来,中俄关系会走向何方?

后记:读完此书,网上检索,发现作者李齐芳早于2010年就已去世,真可惜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