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国资委吧,蒋洁敏之后,纪委出身的新主任上任了,副主任开发布会了。发布会有些让人失望。国资太强大了,这些他们可能更多的是成功的经验,而不是失败的教训,所以大概没什么可改革的。我觉得,真正国企的改革首先是国资退出竞争性领域,不要与民争利了。包括房地产业,那些年说要退出,可最终不了了之。发布会上说,退出按“一企一策”,这样看来,基本没戏了。
还有一个上缴利润的比例提高,我觉得不一定是什么好事。看看近年公布的国有资本预算决算就知道了,这些国资收上来的钱,只有三成左右进入了公共财政(我博客有相关数据分析)。其他的都被他们左手倒右手,补贴亏损国企去了,其实是扰乱市场秩序,造成不公平竞争。
官方的两大改革思路,一是混合所有制,早就有了,没有量化标准,说不清道不明。二是现代企业制度,这就更含糊了。国企总是被视为共和国的长子,到了要钱的时候,财政不够或不方便拿,就让国企去拿。奥运会是个典型,我采访过当时负责招商的,那些国企争相赞助,不要任何回报,不做任何广告,也不派任何志愿者,就要比拼给钱的数额排第一,再就要求给领导的报告中提一下企业名字。按他们的说法,国家要办大事,他们能不出点吗?
如果按目前的思路,国企改革估计难有大作为。国企不动,经济活力难提升。
另外一件事是QE开始退出了。这可是大事,当初传言要退出,许多新兴经济体遭遇经济困难。中国有3万亿美元的外储,按道理应当是什么都不怕。可是,美国因页岩气开采能源成本下降,中国则环境、劳动力成本都在上升,中国的投资回报率下降,资金部分外流的趋势估计是无法阻挡。当然,以改革扩大开放则可挽回部分。关键的问题是,3万亿外汇储备之中,多少是贸易顺差带来的?多少是来赌人民币升值的呢?目前,外汇局又发起了一轮打击虚假贸易融资的行动,因为中国出口疲软,但外汇占款却高速增长。
还有一个话题与改革顺序有关。智谷趋势发布了人民大学的陶然教授的观点认为,改革从金融开始可能导致糟糕的结果,应当是先进行垄断行业改革和渐进式的土地、户籍改革。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一来,金融改革即使排在第一位,但从开始启动,到最后破门,尚须数年时间。周小川在三中全会《辅导读本》里也指出,利率市场化是中期目标,但大额存单之类是近期。体系先构建起来,但不会很快实现改革。

 

二来,金融是改革的牛鼻子,经济的效率问题、国民收入的差异问题,最后的根本问题都是因为低效率的企业获得了大量低利率的贷款,居民则用储备以负利率补贴给国企。这是问题的根本,这个根本不调转头,其他的改革很难动。实体经济的根本利益结构,被金融给固化了。

 

三来,单纯寄托实体经济的改革,或单纯寄托金融改革都无用。过去,我也认为,只有金融改革好,就可以纠正实体经济的种种弊端,但后来发现,利率市场化之后,资金更要寻求高回报的收益,当下什么回报最高?自然是房地产。那么资金更多流向房地产而不是相反。所以单纯指望金融改革纠正所有的失衡当然不靠谱。两者齐头并进才是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