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03年是公民权利年,2004年是文化保守年,那么2005年是质疑改革年。如果现在就对20多年的改革作评价,还为时过早。但很明显的趋势,今年公众对改革的质疑愈来愈强烈,问号愈来愈多。从2003的公民权利年一路走来,继承去年的文化保守思潮。
质疑还是幸运的,因为毕竟还在往前走,改革进入深水区,问题众生。如社会权力(利)结构失衡,来自农村的农民工的工资多少年没有增加,劳工权益保障成为新的问题;如公众对社会公共福利的渴求和严重的供给不足,他们希望获得基本的生活、医疗、教育保障;还比如,有产阶层的政治参与意识增强,他们希望获得更多的发言权,等等。
在这些质疑的声音中,简单地划分左右早已经没有意义。局面似乎很鲜明:改革有理,但反改革似乎更有理。而且反改革的话语往往占据了道德上的优势,在民众中形成一股力量。许多学术的话题被转化为公众的话题,并迅速形成一股并非完全理性的力量,这股力量开始影响着改革的进程和方向。这些社会思潮也呈现相当的复杂性,如有过去老左的声音,有新左派的诱惑、有后现代的话语。即使在自由主义的阵营中,这些学者也不得不直面改革所带来的巨大分裂和社会问题,观点发生转向。
一些事件展现了这一趋势,年终的刘国光事件依然余波未平。有人说,这是革命意识形态的痉挛症,但痉挛症为何都引起如此大的震动?还有对医疗改革、教育改革的质疑。另外,广东发生的一些事件,到目前为止还难以说明是促进了改革,还是反而是改革更为谨慎,结果可能却是倒退。
改革两种话语正在形成某种平衡,主导改革者在各种问题面前,不会向过去一样大刀改革,因为向前走,有一股力量拉着;向后走,也有一股力量拉着。钳制便是原地踏步走,被动应对各种局面、被束缚得不能动弹。
值得庆幸的是免费义务教育将实现,这一举措需要中央政府的决心。而在三农问题尚未破解的情况下,匆匆提出新农村建设口号,是否能有实际的效果,还要拭目以待。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