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中全会决定主体内容的第一个标题就是: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在习近平对三中全会解读的讲话中,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章节都被归纳为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

那么,什么是基本经济制度这个问题就变得十分重要。

“基本经济制度”这六个字被贯之于“坚持和完善”,这意味首先要坚持,然后要完善。坚持,意味着过去的制度不会变化,改革并不是建立新的制度,而是在坚持的基础上完善。

这条内容,既是改革的动力,也是改革的框。因为就如过去宣传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一样,凡是加上“基本”二字,就意味着有制度的稳定性。

《辅导读本》第77页,张卓元进行了考证。基本经济制度是在中共十五大上确立的,当时对基本经济制度有非常明确的规定。江泽民在当年的报告中称: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项基本经济制度。

十四大报告确立了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十五大报告确立了基本经济制度,并且对公有制经济进行了重点阐述: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主要体现在:公有资产在社会总资产中占优势;国有经济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对经济发展起主导作用。这是就全国而言,有的地方、有的产业可以有所差别。公有资产占优势,要有量的优势,更要注重质的提高。国有经济起主导作用,主要体现在控制力上。要从战略上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对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国有经济必须占支配地位。在其他领域,可以通过资产重组和结构调整,以加强重点,提高国有资产的整体质量。只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国家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和竞争力得到增强,在这个前提下,国有经济比重减少一些,不会影响我国的社会主义性质。

1997年,国企改革正处于攻坚期,对国企改革的方向当时争议颇多,对基本经济制度的强调重点关注的是公有制经济。此后,国企改革势如破竹,一方面退出许多领域,另一方面强化了基础性垄断性领域。

此后,对于基本经济制度表述基本没有变化,成为党内关于经济的重要理论。而今,十五之后,基本经济制度重提,并且被最高决策者作为统领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观点。这意味桌,经济体制改革虽然更加强调市场的作用,但是在国有非国有领域,不会有大进展,国企仍会很强大,甚至更强大。期待中国的撒切尔夫人式的改革,几乎不可能。

改革会在具体的领域进行,如混合所有制、管资本而不是直接管企业、增加抽取国企利润比重。但是,管资本会不会导致国企四处投资扩展,挤占民企空间?增加抽成,会不会导致国企进一步获得了寻求行政垄断保护的依据?这些待解。

国企改革可能会成为这轮改革中,和其他所有经济改革最拧巴的地方,也是最值得观察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