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体制改革是三中全会决定改革的重点和牵引力量,这是因为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对于一个已经连续多年平均保持两位数增长、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的大国来说,经济建设继续作为重心很可能会受到质疑,因为经济建设为中心,似乎就是GDP至上的发展观。而且,经济发展已带来许多棘手问题,需要靠改革来解决。

那么,为什么仍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对此,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读。张高丽在其文章中提到,现在国内外环节都在发生极为广泛而深刻的变化,但是还有“三个没有变”,恰恰是这三个没有变决定了必须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重心。

这三个没有变是:1,人均GDP总值是世界平均水平的60%左右;2,我国仍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3,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

正因三个没变,所以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意味着,如果这三个条件发生了变化,工作中心也会发生变化。

党的十五大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行了界定,包括农业人口、自然半自然经济、文盲、贫困人口、区域不平衡等指标。如今这些正在起变化,城市化率已经达到了52%,而且预计未来仍会以1%以上的速度增长,那么中国很快会达到城镇化的顶峰。社会生产力也得到了极大提高,成为了世界工厂。总体上看,城市居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得到了较大满足,相反对制度、公共服务水平等软件的要求越来越高。

那么,如果这些条件起了变化,经济建设就不再为中心了吗?

以韩国、台湾为例,其政治改革(民主化进程)也是在经济起飞之后,人均GDP达到一定水平后才进行。这也是学术界,尤其是经济学界的一个共识,中国目前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治体制的变化在人均GDP达到一定水平后才应当成为重心。

栗战书则引用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只有坚持这条路线,人民才会相信你,拥护你。”按照这种说法,经济建设为中心是遵循邓小平的教诲而进行的正确选择。即,要到2092年才行。但是,两个百年目标中,建国100年是2049年,这时要基本实现现代化。两个时间点,到底何处是从经济建设为中心转向政治及其他领域为中心的节点呢?

不过,勿论怎样讨论以何处为中心,但万变不离其宗是以实际需要为中心,当形势发生变化,就要适当调整战略。当下的改革,虽然是以经济建设、改革为中心,但是实际上大多数内容是上层建筑方面,无论是处于政府与市场关系、转变政府职能,还是司法改革、反腐或是其他方面,都是上层建筑的变革。

只是这种变革的着眼点是促进发展,做大蛋糕,而不是聚焦于分蛋糕。发展仍有潜力,即使发展没有潜力,也要拼潜力,如日本当下的情形。中国粗放发展已走到尽头,产业升级能否成功,决定了发展能否成功。而推动升级是靠制度。这种改革是趋向发展的改革。

趋向发展的改革本身无可厚非,而且在当下中国十分必要。但是,当其他领域已积累太多问题时,也需要同步顺应形势,作出变革。无论其理论来源是“三个没有变”还是“一百年不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