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成为这一年关键字,但可惜这一年行动起来的并不是自由的公民,公民行动的大多数失败、暗淡无光,相反极左在行动,垄断利益集团也在不公正的权力庇护下加紧“行动”,底层更显得无助。当2003年人们还在讨论我们需要“好的市场经济”还是需要“坏的市场经济”,那么没有法治保障的坏的市场经济的开始显现。
     上半年的第三次改革论争被放大,并似乎以“继续改革”的口号而让其销声匿迹。然而,极左的意识形态自改革开放以来何时有过市场?它值得我们那么警惕吗?当社会结构已经从利益层面固化,论争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意识形态分歧并不是焦点,利益的争夺只能通过行动才能解决,只有在坚守底线基础上的行动才能达成共识。

    然而,让人失望的是,这一年行动最出色的不是公民,而是极左派和垄断集团。他们已经意识到上书比说服民众更重要,直接影响立法比争论更重要。垄断利益集团也毫不示弱,他们借助不公正的权力开始明目张胆地行动,国有大垄断集团在进行合法的“涨价”运动,银行、水电、石油等等,在城市如此;在农村,许多以新农村建设的名义骗取国家资源,或者以农业产业化的名义进行变相的行政垄断。

    这些行动都带着冠冕堂皇的面具,WTO的加入似乎不是让他们更加学会开放地竞争,而是让他们更疯狂地进行“内部殖民”,压制本国的消费者,似乎这样才能在国际舞台上取胜。同样,能源紧缺也成为导致内部紧张的借口之一。

    相反底层民众在面对全球化、市场化却显得无助。棉农感觉到棉花不好卖了,养鸡户感觉禽流感对他们打击太沉重。市场经济需要公正的政府,需要政府协助弱小的农户建立值得信赖的认证机构,而不是让弱小的农民在受到国际力量压制的同时还给他加上另一重的国内权力资本的压制。

    当2003年人们还在讨论需要好的市场经济还是需要坏的市场机制,那么今年,坏的市场经济,没有法治的市场经济的毒瘤已经明显显现。民间的力量继续在成长,但显得如此的薄弱,即使在《南风窗》年终总结中也找不到几个成功的个案,更多是失败,比如业主维权被打,比如世纪中国网站被关闭。

    对公共空间、舆论管制的加强使这一年的公民行动更加无力,相反荒唐和可笑之事却在年末上演,比如广州禁摩、禁电,而且还要在某些路段禁行自行车,这样不人文的城市却获得国家卫生环保城市称号。

    中央政府在管制的同时寻找出路和努力,以医疗、教育、房地产等百姓民生相关系的问题成为热门话题,虽然改革艰难。加大对特殊利益集团的打击和从中央层面对底层民众的保护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在部门利益、地方权力夸张和整个中央地方行政体制失调的背景下,在缺乏核心改革的支持下,这些改革能否有回天之术还有待观察。

    一年过完,我们不希望每年都有那么伟大的事,希望平淡而真实,希望在利益的计算和争夺中实现和谐共赢。冀望2007年,更漂亮的公民行动,更多的互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