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2012年6月国务院扶贫办公布的《全国连片特困地区分县名单的说明》,全国总共有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包括西藏、四省藏区和南疆),总共680个县。

这个数字比2006年《中国扶贫开发概要》中所公布的592个县要增加了将近100个县。但是,即使在2012年3月,国家扶贫办公布的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县名单上,贫困县的总数仍然维持592个,其中中部217个,西部375个。

如果按照680个贫困县,全国总共2862个县的数字计算,相当于24%的县为贫困县。约相当于四个县中就有一个贫困县。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比例。

早在1986年确立第一批国家级贫困县时,只有331个,到1994年变成了592个,2006年维持了这一数字不变。至2012年3月,这一数据仍没有变化。至于后来为何增加了将近100个,笔者将2012年3月份公布的数字和2012年6月份公布的数字进行了简单对比。

以包含藏区的四省为例,按照2012年6月份公布的集中连片区数据,纳入集中连片区的,青海7个县,甘肃49个县,四川28个县,云南82个县。但在3月份公布的数据,包括非连片地区,青海15个(连片13个 ),甘肃43个(连片43个),四川36个(连片30个),云南73个(连片70个)。从这些数据看,纳入连片区的青海和云南有增加,但甘肃和四川减少。

新疆起初有27个,但是后来仅仅南疆三地州就有24个。笔者未具体对比在南疆地区的增减。

据相关资料,集中连片的概念在上世纪80年代就出现,但是近年这一概念在官方被较多采用,指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2011年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更是确立了集中连片区扶贫开发的思路,但是以县为主体的思路仍保留。

除三个疆藏民族地区外,其他11个包括:除云南滇西边境山区外,其他全部为跨省的连片贫困区:六盘山区,包括陕西、甘肃、青海和宁夏的61个县。秦巴山区包括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和甘肃的75个县。武陵山区包括湖北、湖南、重庆和贵州64个县。乌蒙山区包括四川、贵州和云南38个县。滇桂黔石漠化区包括广西、贵州和云南80个县。大兴安岭南麓山区包括内蒙、吉林和黑龙江19个县。燕山-太行山区包括河北、山西和内蒙33个县。吕梁山区包括山西和陕西20个县。大别山区包括安徽、河南和湖北36个县。罗霄山区包括江西和湖南23个县区。

11个连片集中特别困难地区就有505个县,占全部贫困县总数的绝大多数。今后扶贫如果以集中连片区为重点,但是这些区域又分不同的省,财政资金的支持可能只能通过中央对县级的直接支持来实现。这意味着,淡化县为主体的扶贫其实很难实现。集中连片的跨省协调是个难题。

按照新的标准,贫困县的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为2300元。试想:在中国将近3000个县中,四个县就有一个县农民的年人均纯收入只有2300元,这是什么概念?

对于中国国情的清晰认识,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这一基本事实。当讨论中国城镇化,或者中国经济发展、内需扩大时,都不可忽视这四分之一的贫困县基本事实。(不过,笔者未能进行更为细致的分析:这680个县,人口占全国的比例为多少?常住的农业人口占全国多少?国土面积占全国多少?希望能看到相关的统计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