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厉以宁带领团队撰写了《走向繁荣的战略选择》一书,反思80年代价格改革失败的原因,提出股份制改革的思路,通过产权改革,建立完整的市场主体,然后再推进价格改革。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厉以宁再次出书。与许多老同志原创能力不足不同,这本书谈论的都是新问题,几乎都是当下正在进行的改革,而且很多是来自厉以宁的一手调研情况。这相当难能可贵。

厉以宁再续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思路,提出当下仍然存在产权改革的问题,主要是在农村,即土地制度。这本书谈得非常仔细,但在讨论土地改革的问题上却很少被公开讨论的问题——确权的时间点。他提出以分田到户的时候为节点。这是个重要问题,也是保证确权公正性的前提。可是,为什么讨论不多呢?或许是对于是否要确权还存在争议吧,可这是必由之路。

对于利率市场化,厉以宁有所担忧,他不希望速战速决,更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他担心的是由此而带来的国内经济的波动。因此,“这究竟对中国经济是一件坏事还是一件好事,还不能轻易作出判断。”笔者认为,从短期来看,确实如此。但从长期来看,这是必须迈出去的坎。

对于资金退出实体经济,厉以宁也较为担忧。对通胀的宏观调控部分,书中有精到的分析,并且引用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产生的供给学派和之前的凯恩斯主义之争来分析调控方法,他并没有站在哪一边。他认为中国的问题是综合型的,要具体分析原因,对症下药。

对于就业问题,他提出了二元的劳工市场问题,社会上形成了好职业和坏职业的认知惯性。对于收入分配改革,他指出,初次分配的公平性仍是主要问题。在谈论城镇化的问题时,他甚至还特别关注了牧区和林区城镇化的问题,调研较为细致。

这本书延续了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思路,是对过去十年改革中出现问题的思索,而且与当下的改革正好同步。当然,这不是一本严肃的学术著作,问题大而广,难以细致。体现的是一位老经济学家的判断和感觉。部分观点也不敢苟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