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官
      全村过年最大的事,莫过于正月初一拜祖宗的年,怎么拜呢?就是放鞭炮,上香。谭姓家谱渊源流传,上起唐太宗安史之乱,均有人名可查。现村里分两房,曾经两房人暗中较劲,更深的历史渊源是国民党和共产党不同政治派别年代的血海深仇,和平年代便成了每年初一放鞭炮。有一次,我们二房的鞭炮少了,某人拍SAILAN发声,以表示这边也还在放鞭炮。不过,现在鞭炮都放得太多,不比了。
       今年村内在外最有权势的人回家过年了,他去年建成了价值100多万的房子,今年回老家过年。他不是商人,是官,官至本省某厅副厅级。全村人,只要提到他,莫不对其成功表示赞叹。当官就能赚钱,这是现身说法。因此,村里只要与他血缘关系亲的,都乐于提“我的叔叔某某某”“我的伯伯某某某”,仿佛当年“我的朋友胡适之”一般。他的富有、家产故事传为远近的美谈。
      本来,每年初一去放鞭炮都是自发前往,只要赚了钱,都愿意在这个时候显摆一下自家的富有,并且自由心证地向祖先汇报一下自己的成就,因此不需监督,每个人都毫不吝啬。
       今年很奇怪,自发的行为变了,这位官大人没有来放鞭炮,其他人都不敢前来,即使来了,也都在外边等候,等到这位官大人终于来了,这些人才一齐进去,以示不会抢风头。
       这位官大人传言“威严”,新建房屋高院大门,他也深居简出。今年有一位官级比他低、在其他部门工作的人提前回家了,没有与他打电话“汇报”,见面时,他对他说:你难道官比我大么?
       关于他的故事还很多。

逃逸
       正月酒席多。一日,我在一亲戚家吃酒,酒场上某人生龙活虎,是酒桌的核心,敬酒,逼酒,样样招法使出。酒后,他吐真言,“我不说一百万,四五十万还是拿得出,可是她。。。”
      饭后不到半小时,竟传来意外消息,大家都为他表示惋惜。他撞车了,他的摩托和别人的摩托相撞,他不省人事,对方头破血流,双方都在送往医院的途中。
      于是乎,乡亲们,有汽车的开汽车,无汽车的开摩托,去了一个营的人,三辆车,五六个摩托,为了是防止对方逃跑,不赔偿,增强阵势。大家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晚上消息传来,他除了一点皮外伤,没有一点内伤。他被撞倒后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一直睡到CT室内。可怜对方头破血流,尚未医治,听说这边已不省人事,就偷偷从医院逃跑了,我们这边的一干人却从医院楼上跑到楼下,四处搜寻这受伤的对方未果。
       那亲友花费了600多块的检查费,但却担心起来:对方知道这边的是喝醉了酒,而且几乎毫发无损,会不会寻上门来要赔偿?

坐飞机

       回到老家村里,我每次都会拿着相机到处给人免费拍照。这次去了一个亲属家,他把我作为他的小孩的学习榜样,并骂他的儿子:你上课就知道坐飞机!这个孩子平时由爷爷奶奶带着,父母都外出打工,父母回家希望孩子寒假不忘家庭作业,可小孩只记得打爆竹,他再三教育孩子未果,还给了小孩脸上五个指印,一日未消。读书不好的孩子不在少数,打工或多或少都挣了钱,可小孩却是心头病,有人感叹:一代就只能管一代,爷爷奶奶带就是没用。
      话说远了。小时候,只要听到飞机的声音,必定昂头观望,要是谁看到了飞机,那肯定惊喜不已,“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里,那里,你看到没有,很小小。”然后一直着飞机消失在云端。村里生活的人,大概没有人坐过飞机,因此读书不用心、上课开小差就像坐了飞机在云上行走一般。我小时候也被骂过坐飞机,只要谁不认真听课,考得不好,老师总要嘲弄一番:你倒是上课坐飞机去了。
      时间似乎并不遥远,没想到自己已经坐了这么多次飞机,第一次坐飞机的新奇感仍记忆犹新。农村人仍然过着古老的生活,亲友们仍然在延续着多少年前的语言幽默。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小学老师都坐过几次飞机,他大概不会开这个玩笑,因为飞机不再是遥远不可及的梦想。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