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轮,中央还是有钱,有盈余,这一轮,目前房地产还没有崩盘,银行的呆坏账还没有大幅上升,这一轮,农民工都回家过年,有钱无钱,先过个好年。半年一年后,CPI会突然高攀吗?房市会继续挺住吗?中央财政还会充裕盈余吗?西方世界会继续坚挺有中国特色的威权体制吗?米国会首先加大马力印钞票吗?半年,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之后,这个世界会怎样?

前几日,在南方都市报上看到两则消息,让我很忧心:一是第四季度的银行贷款增长了18%以上;二是温爷爷说中国要提前复苏。

经济运行有其自身的规律,复苏也一样,春天未到,一定要百花盛开,那只能是在温室大棚中脆弱的盛开。第三季度,许多银行放贷放不出去,银行愿意放,企业也不敢贷,而现在却是放开手脚敢贷了。但贷款真是有效率的企业吗?贷款真的能救经济吗?

普遍的预测是今年上半年会出现通缩,而现在过多的货币投向市场,可能会在短期造成数据上的不通缩,因为经济热不热,其实是货币和实物的比例,货币多了,物价当然上涨。如果贷款是给有效率的企业,改善民生的项目,无可厚非,因为提高了民众的福利。如果贷款是拆了又建,建了又拆,大桥大楼一个比一个豪华却没人住,那么这就是极大的资源浪费,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账本上的GDP依然高企。这是虚假的繁荣,这是最大的浪费。

这一轮,中央还是有钱,有盈余,这一轮,目前房地产还没有崩盘,银行的呆坏账还没有大幅上升,这一轮,农民工都回家过年,有钱无钱,先过个好年。半年一年后,CPI会突然高攀吗?房市会继续挺住吗?中央财政还会充裕盈余吗?西方世界会继续坚挺有中国特色的威权体制吗?米国会首先加大马力印钞票吗?半年,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之后,这个世界会怎样?我不敢想象。

——

从河南到南方的采访,愈来愈让我对前景悲观。我看不到任何力量在让这个误入歧途的孩子调头,不,不是孩子,已经改革三十年,出生60年了,没有任何调头的迹象,而且没有任何调动的动力。与P聊天并采访,竟然是那样的印象深刻,从经济,到政治,从自由主义,到西方的左派,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我想去珠三角的工厂看一看。

——

记得大二某次院里讲座,请来银监会的官员,主要是金融系的硕士听讲,我跑去了。讲毕,我大胆地提问,对他的演讲表示不屑:在中国都是政治问题,政治决定经济。你讲的经济用处不大。我还自我得意地提到哈耶克和布坎南,我当时一个劲的想法是:政治才决定根本啊,经济有个屁用。以后,无论是农村调研,还是各种活动,都似乎只与权利有关,经济和管理,我的本专业反而被抛到脑后。

而08年一年,或是这几年,我越来越发现这个观点的荒谬和无知。如果一个人没有经济学的视角来分析社会,那几乎不可能看清这个社会的本质。经济才是最民主的,因为决定这个市场共同体的根本莫非劣币驱除良币——好东西永远要自己留起来。一年的财经阅读或许可以算是自己最大的收获,也是自己思考问题角度的最大转变。

如果再类举国外的经济学人杂志,经济学人并不是单纯的经济报道,而是政经分析,政治和经济从来不分家,权力和资本从来都是世界的主角。从这里,我想到了一个学科的名词:政治经济学。

上月,清华大学成立了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我正好也在。或许,这种视会是一个新的主流。至于当下的社会冲突,到底仅仅是利益冲突,还是本质上的政治冲突,尚在争论之中,但只有深入到政治经济的本质中,才能认清迷雾遮蔽的社会。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