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虚是一种态度,在多元化的今天,知识高度专业化,无论是农民,还是其他人,都应当有一种对知识的的谦虚,未知永远大于已知,专业的人可能永远有更多的东西,除非我有研究,大多我并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谁都可以对谁说,“你是哪根葱?”,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人都有他的所专所长,没有谦虚的心态就无以做学问。

     社会科学纷繁复杂,千丝万屡。一个问题,从不同的学科去分析,有完全不同的路径,甚至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论,它好象每个都是假设前提的推论,不像1+1=2,可以验证,社会科学大多无法验证。因此,常常会讨论问题而陷入无限广阔的海洋,难以集中,从宏观到微观,从政治学到社会学,从……等等。
    今天接待一位作者,他写了一本子三农问题交给我,既有新农村怎么建设,又有人多地少,粮食安全,所有问题都视野极广,几乎是国家总理日思夜想的问题。他近乎对这些问题痴迷,而四处寻找与人讨论。我接触的这些农民不少,他们关注宏大,但却因为信息封闭和知识缺乏而难以走出圈圈——革命和教材的话语圈圈。如果他们能上大学,我相信都是最优秀的学生,可他们没有。
    我与他了聊到农业产业化,他说他们家乡的沙田釉广州看不到——当然仅仅指他看不到,他觉得全中国应当统一规划,一个地方一个品牌,政府应当帮助他们运到各地卖,然后他继续向上次一样夸夸其谈各种宏大问题,甚至有些自负,第一次见到他,他的署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学大师之一。
    他的家乡我去采访过,而且就那些农业特产的问题做过深入的采访,因此,我从这里开始谈起。我给他谈了半个多小时,我劝他尽量写小故事,关注具体的问题,而不是宏大的问题。我说,你是一个有激情、爱思考的人,这份热情很难得,而且你有宏观视野,这更难得,但远不够。我觉得至少有这几方面问题需要改进:
   1,要保持谦虚的态度,越是有宏观的视野越是需要谦虚的态度。谦虚不是指见到人唯唯诺诺,而是在思考问题时要时时意识到自己知识、视野的不足,不要认为自己在番禺打工见不到家乡的特产就认为家乡的特产没有发展,相反,我所了解的那边几个协会,政府已经给了不少资金,甚至远销海外,当然果农挣没挣到钱是另外一回事。
      谦虚是一种态度,在多元化的今天,知识高度专业化,无论是农民,还是其他人,都应当有一种对知识的的谦虚,未知永远大于已知,专业的人可能永远有更多的东西,除非我有研究,大多我并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谁都可以对谁说,“你是哪根葱?”,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人都有他的所专所长,没有谦虚的心态就无以做学问。
      没有谦虚的心态,做学问的结果可能是名家,可能是狂人,因为他会在自己封闭的体系和圈子里走得很深,他在自己的视野里走得很远,但却不知从另外的角度看问题。
   2,要尊重他人,人人都长着一个大脑。这位作者的主要观点与我所见的大多数热血青年般的农民一样,他的思想体系走不出革命话语,他反对或者支持当下,都不过是初中政治教材的那套语言和思想。而这套想法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不尊重人,就在于狂旷自大,认为自己都是总统,都是国家主席,可以轻而易举地调动一切资源,而这些资源似乎都是不需要成本的,一切行动听安排听指挥的奴化教育太深了,从来不会想想:人家头上也是一个大脑!
      尊重他人的大脑,无论你是富商还是乞丐,这是一条基本的原则和底线,而且是一个基本的原则,如果没有基本的尊重知识和人类的观念,那所有的知识不是真正的知识。
   3,保持对大自然的敬畏,对人类力量的谦卑。很多人总希望能一劳永逸解决人类的所有危机,比如这位作者说,要统一安排解决人类经济危机等等。这一观点并不值得去专门讨论。但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科技其实永远解决不了人类的危机,甚至带来更大的危机,企图通过物质手段,而不是人类自身制度的改进而达到一劳永逸地解决危机永远是不可能的。
     而且危机和风险从来就伴随着人类,提出方法的人希望的永远消失风险和危机,以人定胜天的哲学与一切斗争,这是最可怕的思想。危机其实是一种常态,它永远存在,我们要理性地改进,而不要试图主宰宇宙,至少目前看到的,这不可能。
     对大自然的敬畏才能保持自己对世界淡然的心态,才能寻找一种改良的思路和方法,才不致于因做学问而变成丧失理性的狂人。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