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5 23:14   

每次见到上访农民,我胸口总是充满着愤怒和可悲的情绪,可气的是政府,可悲的是国民,两年多的农村报工作让我时常处于这种状态。

今天我又见到了一群上访农民,是我的远方亲戚,清早把我从电话里叫醒,让我去火车站接他们。我下午去见了他们,在棚户区某个角落的宾馆,我像接访日的书记一样,他们一个一个拿着材料等我“指点”。他们有八九人,老中青,男女,文盲到有一定活动能力的地方精英,这规模出乎我意料。我把我见到的、听到的上访的故事讲给他听,为了告诉他们,北京没有青天,不要寄托太多希望。

有些事很荒唐,荒唐得让人不可置信。一个农妇,地被征了,当核查田亩的干部来到村里,她正好不在,这却被一个有镇上干部背景的人把这块地指认为自己的,于是这个可怜的农妇一分钱补偿也拿不到。为了这事,他来了北京。之前,他去了镇里、县里,去了能找的各个部门,她的材料上有县长的亲笔签字。可这个类似于小学生写错数字的错误,一直没有得到纠正。我实在无话可说,这么小的事情,怎么可能来北京呢?

我无法告诉她该去哪个部门投材料,或有什么方法,我对她发怒了。你难道就这么窝囊?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那个犯错误的工作人员?你难道就不能赖在她家里不走?难道你家男人就不能跟人家打一架?我看了她的全部材料,像懒婆娘的裹脚布一样,牵扯不清。她要的是自己的地,可先却是大篇幅揭露对方几次造假获补偿。她要的是自己地,可她却把政府法院等等全变成了对立面。我可以理解这个小事情何以发展到京城,对一个无权无钱的小农民,但我无法理解她的老实、窝囊,她和她的男人,为什么不去直接找那个犯错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无用的政府,然后把所有本来可以团结的力量都变为了对立面,自己却成了个诉讼专业户。

维权需要技巧,切不寄托皇帝。权力需要斗争,而不是寄托皇帝。她,这个可怜的农妇只有把这个事情寻找胡书记。记得我写过一篇博文表示我对“山高皇帝远”一话的愤怒,每个农民都是个皇帝,他拉了屎没擦干净屁股也不会自己去擦,而要寻找皇帝帮他擦。在农村报采访时,每次我听到“山高皇帝远”这几个字时,我就恨不得打他一巴掌,这些人何时想到过自己有力量?何时才能想得到自己有力量????

可气的是政府,政府视民如草芥。可悲的是国民,从来不曾想到自己有力量。这个民族太没有骨气,太没有血性。

另外的几件事也很小(当然给当事个体都不小),比起侵吞国有资产、比起草菅人命,这几乎不值一提。他们几乎没有一个人有任何一丁点维权的技巧,与政府打交道的技巧,他们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青天,而且最好是不付成本的青天。

我花了很长时间给他们讲述利益关系,“好比是一笔投资,你要获得你的补偿就好比是种田的收成,你愿意施多少化肥提高收成。”他们争的是利益,他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不知道怎么判别自己的利益,更不知道清晰地区分哪里是自己团结的对象,哪里是自己斗争的对象,他们一股脑地把所有问题扔向政府,然后骂腐败以了之。

他们都是一群提着脑袋脱离地球的人,就如我和他们在吃饭时看到饭店里洪亮的声音,宣布神经又上天了,脱离地球了。多么洪亮的声音,多么高昂的旋律,却没有注意大地。我花210块请他们一群人吃了顿饭,然后走了。

政府固然可气,可国民的虚伪、愚蠢和懦弱更可悲。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