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之的一生也是中国激荡变化的一个年代,他曾经讨论的“问题与主义”,现在读来,我们不过是踩在历史的脚印上原地踏步,而更多的,还没踏上这个步。他主张的通过考据做学问,而现在是天下文章一大抄,还有谁去讨论什么学术方法。我们是退步了,退得很大。

2008-11-05 16:15   阅读42   评论0  

又一次写完稿,午后的阳光。

因为要报销500块书费,而以前买书一般不开发票。这次专门去买书,我的感觉就好象是要赴一场盛宴一样,而且是免费的,岂不快哉。

我买书从不拿篮子,这次专门拿了个篮子。国家地理、读书,两本好久没买的杂志,各拿一本,书店还能打折。财经杂志推荐克鲁格曼的《美国怎么了?》,据说是他获奖前就有出版意向,不是应景之作。在经济柜还翻到一本《美国银行监督制度》,翻译者竟然是银监会,我想清楚了解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的界线到底在1930年代以后发生了什么变化。还有一本书,买了永远不会错,《扫起落叶好过冬》,她的这个系列已经读过两本,有趣有味。《癫疯与文明》,翻了翻并不生涩,就拿下了。法学专柜,一本是萧翰写的法学案例,一个是美国人写的《34座里程碑》,反复比较,让一块来的P参考,他说显然这个便宜,买这个,我就买了后一本。另外还有一本,也许不会看,或许是为了冲发票或装点门面,《欧洲》,属于LP书系,中文版,98块,前年这本书也开始在国内上市了,以前还是在很小的圈子里流行。在香港我竟然傻乎乎地买了一本英文版的china,好象是发的港币花不完一样。LP、国家地理这类书籍的阅读总是激起旅行的梦想。

买了几天,这些书我一本也没看。我总有一种“看书任务”的感觉,前面买的书没看完,就应当消灭前面的书,当然消灭并不是滥竽充数,只是觉得应当好好花时间看书,而不是在电脑前面。这些天看完了之前买的《胡适口述自传》,这是一本读注释比原文有意思的书,唐德刚站在他的角度来点评胡适之,是最合适的。胡适之的一生也是中国激荡变化的一个年代,他曾经讨论的“问题与主义”,现在读来,我们不过是踩在历史的脚印上原地踏步,而更多的,还没踏上这个步。他主张的通过考据做学问,而现在是天下文章一大抄,还有谁去讨论什么学术方法。我们是退步了,退得很大。

再看了另一本有意思的书,之前只看了序言便不想看,但这次读来真是饶有兴致。施罗德写的政治生涯,他写到竞选历程,迁都,迁都后面临的问题,科索沃战争德国的态度,对战后美国公司的赔款和永久性的本国公司法律安全保障。这些事,只发生在眼前一样,那时在初中、在高中,看着宣传喇叭对国际形势的讲述。现在细细读来,仿佛是跟着他去思考了一遍全球局势。

这么多好书,多好。每当我读完一本书的时候,我就想,书越来越多该怎么办。如果有个什么地窖什么的,可以藏一下真好。或者有个安全的公共图书馆,专门供爱书却没有地方放书的人存放,书的所有权归主人,可以免费阅览,但如果要借出,则需各自的主人同意。

或许我可以做这样的事。要做的事情太多,我却常常游荡在网络上浪费时间。



  1. 胡适的书确实很有意思,只可惜,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书中提到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教育、文化、民主、自由等等等等。变得是,再也没有人有勇气写这些书了!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