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关于震区的事逐渐遗忘,然而却有一件事我始终不能忘记。那天早晨,我和一群志愿者准备从那背对着马路的临时救助站借来锅和桶,捡来干柴烧开水供应给从北上逃难来的路人。

打水是件艰难的事,要把几公里之外的山上取山泉水,我搭了当地一位干部的便车过去。那位干部掌管地震发生后映秀镇上唯一的油库,凡是车要加油都要经过他同意。取水点在加油站附近。没想到,我们一早出发,他却不回来了。

他要留在那里吃中饭,他知道在那里有一户人家家里的腊肉扒了出来。那个老农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不认识这个干部,但知道人家叫这个干部叫“书记”就知道应该是官员。这个干部向老农要腊肉,让他把家里的全拿出来。当时,镇上没有通车,许多战士别说吃肉,就是大米也不足。称了称重量,20多斤,他问老农:我应该给你多少钱?老农说:书记,你看着给吧。书记给了他100元。

这一切我在现场,并用手机拍摄了部分画面。然后我把老农叫到一边,问:你这腊肉多少钱一斤?老农说:平时也要20多块,他是书记就便宜给他算了。

我水已经装好了,等着便车装满油后一同下山,可书记却不准备走了,他叫上一名看守加油站的一名军官说:今天中午,咱们要吃就吃个好,吃个够。

我当时真想告诉他们:我是记者,我要把这些丑恶写出来。我没有制止,抬着水上车走了,开车的司机很想留下来吃肉,却遇到我这个烦人的、要马上回去的志愿者。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