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有几个问题分析很有意思,一是对贫富分化的分析,它认为把原因归结为全球化和科技化的两大因素没有道理,欧洲也经历了同样的全球化和科技化,但没有变得更糟糕。二,同样,他对影响高管薪水水平的分析、对美国医疗改革的分析都非常独到,且很具说服力。

2008-11-09 19:23   阅读41   评论0  

这些天,天天闭门不出,除了看书就是买书。

《美国怎么了》,虽然作者是克鲁格曼,现在已经是全世界鼎鼎有名的人物。他的表达方式很不喜欢,粗暴地下结论,攻击性的语言。我看不到一个严肃经济学家对美国经济问题的专业分析,它谈论的也多不是自己擅长的经济问题,而是社会思潮变迁。

但是这本书却告诉我一个美国人,或者普通美国人对美国问题的看法,这些看法与我前些日子与一位华裔美国某大学教授的聊天得到的印象一致,美国面临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之争,美国的不平等在加剧。克鲁格曼谈论的就是美国的平等状况的变迁过程,他把罗斯福新政后的美国称为大压缩的黄金时代,而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则是逐渐推翻这一时代的过程,并在小布什时代达到极致,他断言2008年一定是民主党上台。这个猜测是对了,但对于保守主义在美国兴起的类似阴谋论的分析,我却存疑。

这本书有几个问题分析很有意思,一是对贫富分化的分析,它认为把原因归结为全球化和科技化的两大因素没有道理,欧洲也经历了同样的全球化和科技化,但没有变得更糟糕。二,同样,他对影响高管薪水水平的分析、对美国医疗改革的分析都非常独到,且很具说服力。

读这本书要注意的是,封面上“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良知”,这个自由主义切勿理解为国内语境下的自由主义,这个自由主义实质是平民主义,或者是西方意义上的左派。

《美国银行监管制度》同样是一本很好的书,这本书不仅仅没有完全解答我的疑问,反而引起了我对更多问题的兴趣和疑问。这本类似教材似的体例,介绍了美国银行监管的历史。当然这是第五版,出版于次贷危机初期,相信第六版在介绍这些制度时会有更多反思。

借用LUXUN的一句话,“地上本没有银行,办的人多了,便有了银行。”这句话来形容美国银行业再恰当不过。银行本来是产生于实体经济活动,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才会有统一的行业规则。而对美国这个诸制度皆由草根创设的国家来说,至今银行仍然是参差不齐。

比如说吧,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的界限。许多人知道1933年已经有法律进行了切割,但1999年《格雷姆-里奇-比利雷法案》又更改了这一规定,而更改并不是一刀切,其切割的只是联储的会员银行。而在美国诸多银行当中,还有大量的非会员银行,非会员银行又分参加存款保险和非存款保险的。这样说来就复杂了。

这本书还没看完,另外一本《34座里程碑》却轻松易懂(缺点是不够深入),我花一个晚上就读完了。美国真是一个古怪的国家,甚至可以说是一头倔驴,那种自由至死,宁愿死也要自由的精神,那种不试错一千遍绝对不设置禁止性规定,甚至试错了一万遍,也仍然要纠回来再来10001遍。

当然,美国同样有群体无意识的时候,或者说独立意识被掩盖的时候。伊拉克战争就是个明显的例子。在施罗德的书里写了战争前的种种斡旋的细节,可小布什——曾经靠打仗、塑造战争恐怖上台的总统——却誓在必打,管它国际原子能机构有没有查出核武器。

其他的阅读。上期财经杂志的《金融改革不能停步》一文写得很好,金融危机的反思不能仅仅停留在器物的“衍生品”上,而应当看到地球上经济最不平衡的美国和中国两个国家。

《国家地理》杂志水准有所下降,一些文章显然不够深入,似乎是为了凑数。

其他的书,好看的,留到出差的时候在路上看吧。

为了买满500块发票,于是在阅读的兴奋之中再去买了趟书,去了万圣,虽然贵一些,反正报销呢。

万圣的一楼旧书发现了两本,加起来才10块钱。一本是《1968年5月法国的“文化大革命”》,前些日子有人写五月党一代人四十年的文章。这个运动很值得回过头来嚼。另一本是《亚洲在衰落》,1998年出版的,回到那个时代,人家看亚洲,和现在看世界,应该很有意思。

(正在写这个博客时,新闻联播宣布了重大的决定,明年要投资4万亿,出拳要狠要重。几个月前问吴敬琏,CPI今后还会是焦点吗,他说是。问他该不该像98年那样直接投资,他说那样的事现在最好不要干。而现在严峻的经济形势却一记记重拳出来,这是产生一个罗斯福新政的时代吗?至少中国是没有希望了,看看奥巴马吧。中国现在是世界上都羡慕的国家,2万亿的外汇储备,多少人羡慕啊。可,能抓住这个时机么?我担心,也担心会不会下一轮的通货膨胀,如果真的出现,估计救就难了。)

奥巴马,除了知道他来自单亲家庭,还不清楚他是什么来头。有人说,美国的奴隶都当总统了,我们国家的干部还是“部里派来的”。于是,买了一本他的自传,《无畏的希望:重申美国梦》。为了继续了解美国和金融,也是出于对《伟大的博弈》一书的信任,再买了这个系列的另一本书《半路出家的投资银行家》。

其他的几本闲书,如《外国古建筑二十讲》,贼贵,另一本是《幸福之源》,心理学的书,闲的时候看看。《一个澳大利亚人在中国》,这类似于海外中国书系,从早期进入中国的西方人的眼睛来发现东西文化的差异,这简直是一个绝佳的视觉,类似的如《乡村生活》等等。

生于这个时代是幸运,每天这么多事,看不懂的,看得懂的。新闻联播的消息在平常时代多半没用,而这个时代,一个接一个新政策出来,反而倒有些用了,听听风向标。一些风吹过了,真变了,可在中国,任何风吹过,都有后遗症,我相信这次挽救经济的风,即使会在一两年,两三年之后被认为十分成功,那么后遗症的制造也必然十分成功。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