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按照GOOGLE EARTH提供的卫星图片和网友们提供的现场照片,位于黑海北边、靠近乌克兰的海滨城市叶夫帕托里亚的克里米亚目前还是一个风景优美的旅游区,游人在沙滩上嬉戏,不远的地方有农田、清真寺以及机场。

如果按照计划实施,中国商人王靖将在今年底开始在这里建造一个深水港口。在信威通信集团的英文版网站上,有一篇关于这个项目的报道,王靖在向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和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作工作报告。这个项目被命名为深水港口和经济发展项目,首期投资30亿美元。

这被认为是亚努科维奇第一个任期内最庞大的项目。与之几乎同步的是横跨乌克兰的4G网络的建设。

该文以一张图片来说明这个港口的意义:中国及东北亚地区的货物,到达北欧国家的距离将缩短6000公里。受益者除中国外,可能还包括韩国和日本。

从远东运往北欧的货物,过去在穿越苏伊士运河以后往东,横跨穿地中海,经过直布罗陀海峡后往北,经过英吉利海峡往北,达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和芬兰的赫尔辛基。

(本图来自信威通信产业集团官方网站)

这等于是绕欧洲而行,跨了个大三角。而如果这个转运港口建成后,来自远东地区的货船通过伊斯坦布尔装船,跨越黑海到达克里米亚。如果货物充足,克里米亚可能成为东欧的货物转运中心。

往北,从这里可以去往北欧诸国,包括瑞典、芬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白俄罗斯等等,往西则可以辐射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等国的部分地区。对于强化中国和中东欧的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往东的辐射作用不可高估,毕竟海运比陆路运输便宜。到达地中海的船只只需要往西走一点点,货物运送到巴尔干半岛地区十分便利。

这些简单的分析仅仅是纸上谈兵,现实中要考虑的因素则十分复杂。交通运输是个系统工程,在货币上岸之后的陆上运输,是否具有相应的铁路及公路体系对接?这些地区大多是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中国大举进行基础设施修建会否遇到阻力?中土关系是否会影响到土耳其港口转运功能的发挥呢?相关国家的货币报关、检验体系如何呢?

另外一个值得考量的因素是:中国的陆上及海上丝绸之路是如何规划的?比如,之前重庆开通的渝新欧铁路,而今情况似乎并不妙。这个港口的建设和中国陆地连接欧洲的铁路网络计划是如何对接的呢?

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底这个港口就要动工。未来的进展拭目以待,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GOOGLE EARTH跟进这一地区的卫星图、照片等。